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63章 终章 ·凡目视尚可行动者,皆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463章凡目视尚可行动者,皆杀!

    韩世忠犹豫一下,答:“时长卿的军队向来鼻孔里看人,我带来的军队长途跋涉、军械不全、战具残缺......”[搜索最新更新尽在   张叔夜截断韩世忠的话:“军械不全——有中山百姓‘不全’吗?战具残缺——有中山百姓‘残缺’吗?”

    韩世忠无语。自时穿大张旗鼓宣传中山百姓的不屈与抵抗后,大宋的官员再也找不到借口投降了,很多人刚刚强调一下困难,常常被人拿中山国来诘问,被问者往往说不出话来。

    张叔夜一摆手,继续说:“时长卿的队伍交给我来,这些人虽然祭鸯,但依旧是我大宋的军队,他们完全是大宋的习惯令行禁止,只不过,他们太苛求下命令的人了——这次我让燕王下令,你只管指挥就成,燕王有令,我虽然指使不动,但别人来指挥,他们绝对好使。”

    韩世忠拱手接令。稍倾,张叔夜又说:“我昨天接到消息,时长卿已经回军,今明两天就要坐船回南岸,韩将军想独享灭尽之功,那就今日动手,绝不能延误。”

    随即,张叔夜丢下韩世忠,登台作战前动员。这个时候,金人也在频繁调动圌兵马,宗望、银可术望望周围,包围他们的不下数十万士兵.....或者百姓。在他们正对面,张叔夜带领大军排列成整齐的密集方阵,正在等待出营排阵,而其余方向,也说不清是士兵还是百姓,他们手里拿的武器很驳杂,木棍长枪刀斧锄头镰刀.....总之什么都有。

    那些杂兵的数量难以计数!放眼望过去,宗望只觉得他们仿佛进入了一座人体囚笼,密密麻麻的人体组成严严实实的人墙,将他们囚禁在其中让他们喘不过气来,让他们难以站立......

    对面的张叔夜登上指旗台,从头到尾缓慢地观察着队形。面对指挥台的阵型当然属于时穿的登州部队,他们训练最严格,军纪最严。这时候,数万登州兵面向指挥台大气也不出在一个个方块阵前方,各方阵的指挥使背手肃立,背向指挥台面向自家方阵,随时注意自己手下的动态。

    登州兵侧方是京东西路的南京兵,这些南京兵是按照禁军标准操练的,虽然精神面貌比不上登州兵凶悍,但也是军容整圌肃......稍稍遗憾的是,张叔夜玩弄金融的手段不如时穿,相比登州军装备的豪华,南京兵约略显得寒酸了点,比如今日登州兵全穿着呢料军装,上红下黑大檐范阳帽,而南京兵服装新旧不等,穿在身上还有点邹巴巴。一个两个这样穿没什么整个方阵离队肃容,那精种面貌就截然不同了。

    登州兵参战部队有五万,南京兵不足两万,这两对士兵后方是韩世忠带来的淮南军,这些士兵也是刚刚从南方撤下来,只不过他们比姚平仲跑得慢点。然而跑得慢有跑得慢的好处,比如他们混到了张叔夜这里,而张叔夜这里部队的粮草供应是由登州军徐宁负责,

    标准等同登州军,一天一斤肉一升米、二两白酒三钱盐......几顿吃过后,

    士兵们逐渐恢复体力。

    不过,韩世忠带兵不像岳飞严厉,岳飞喜欢标准化管理,在时穿手下混一圈,接收一大批军官团后,岳飞管理军队更加严格了。而韩世忠喜欢散养,他喜欢游侠儿一样的勇猛,但对于纪律要求不严,所以他的军队虽然面色红圌润,但基本没队形,许多士兵站没站样坐没坐形,张叔夜懒得看他们,干脆把他们放在所游戏伍后面。

    将所有士兵检阅一遍,各个指挥的士兵——应旗之后,张叔夜开口了。他的声音不大,但下面有无数传令官跑动着,把他的话传给每一个方阵每一个士兵......

    “这次出战之前,时长卿反复问过我一个问题:我们为什么而战?近日来时长卿连篇累牍,反复表述这个问题,他在替你们争权力,要求你们的血不要白流。要求你们感受到自己的责任,自觉自愿拿起刀剑来维护自己的权力。对于他说的话,我有的赞同有的不赞同,但今日我不想跟你们讨论这问题,我想跟你们说说‘华夏’。

    上古时代,这片土地上各部落迁徙不定,分和无常。

    自夏代至秦汉,夷、夏名族并立,当时但凡使用“夏礼”之部落则被称为“诸夏”。“诸夏”非单一民圌族,而是血缘不同的各族联盟。此后,“诸夏”又称“华夏”。如此,“诸夏”与“诸夷”的区别简单而明确——礼也!

    我华夏乃礼仪之邦,出恭入敬,行走坐卧、父母兄弟亲朋如何相处,皆遵循礼仪(规则)而行圌事,以此区分“诸夷”,虽与“诸夏”。当是时也,“诸夷”“诸夏”犬牙交猎,一片土地彼出我入,然而最终“诸夷”仰暮我诸夏礼仪,求之为我华夏一员,比如春秋之戎狄;汉之匈奴、诸羌;唐之突厥等等......

    诗曰:‘君子万年,永锡祚胤;又曰:‘受禄于天,保佑命之,自天申之。干禄百福,子孙千亿。’我华夏绵延传承,虽屡有亡圌国之事,国祚不传,然华夏的香火传承一直未断,宗族绵延,先祖享受子孙祭祀,而我等亦期望子子孙孙,千年万世犹‘永锡祚胤’。

    但是金人不同,五胡乱华犹在不远,金人入中原,掳掠我华夏子孙入夷狄.....神不歆非类,民不祀非族。若金人猖獗,则我华夏为夷狄也。那些被掳之人,不后还能指望子孙供奉香火吗——他们永绝传承。

    这就是我们战斗的理由,我们为了不当夷狄而战,为了香火传承而战......你们瞧瞧,金人虽然在仓皇夺路,但依然不忘他们俘虏的宋人,那队伍里拖家带口,拖延前行的人,今后将去夷狄之地做夷狄的奴马。现在这伙夷狄踏上了我们的家乡,今日我们不反抗,明日我们、我们的妻子儿女姐妹也将被刀枪相加,我们的香火也将断承,我们即将成为夷狄!

    所以,此战,不死不体——号响首遍,众人即须披挂严整;号响两遍,所有华夏的庶民们,随我冲锋!让我们为家人而战,为华夏礼仪而战!号响三遍,凡目视尚可行动者,皆杀!”

    话音刚落,军中号角顿时吹响,号令中韩世忠带领自己亲信催马上前,引领宋军第一方阵走出大营......奇诡的是,就在他们刚刚踏出营门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