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562.第562章 :那样洗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若雪对历史还是蛮感兴趣的,不然就不会挖出了那么多历史内幕。

    吃完饭,若雪抽空去了一趟月竹城衙门处,本来衙役是要加以阻拦的,若雪亮出了黄金说是来买房的。凶神恶煞的衙役,立马变成了乖巧柔顺的猫咪。

    若雪无语,恐怕这就是官场吧……

    若雪买来的地契,位于城北的角落,即使她不愿意,也没办法,但是衙役告诉她这是本城最后一座宅院,她也认了,最开心的是价格出奇得便宜。到了城北,若雪才知道这个宅子是天陨家的偏宅,已经五六年没人住了。杂草丛生,地皮荒芜,一进门就给人一种大漠风光的错觉。

    若雪抚额,这就是便宜没好货吧……

    若雪心里又开心又难受,非常矛盾。

    开心用那么少的黄金买到了一座还算大的宅院,但是失落的则是……

    这么大个宅院,要她一个人打扫,这不是要她的命吗?

    无奈,即便她百般不愿也无法改变她要一个人打扫的局面,整个下午把时间都放在了打扫上面,好不容易打扫完前院,天已经黑了,吃完饭若雪又去了一趟布庄,买了床褥和衣服,身在这个时代必须要低调,不能显地自己很特别。

    穿上买来的淡蓝色衣服,若雪看着非常满意,不过很快就脱了睡觉了……

    第二天一大早,若雪从床上爬起,她可没有忘记还有后院没整理呢。

    整理好自己后,吃了两个包子,扛着扫把,痞痞地走向后院。

    为什么若雪这么不注意形象呢?

    这不废话吗,在这个时代装淑女给谁看啊?

    若雪昨日虽然没有打扫后院,但是草草看过,后院有一个偏房,正适合用来当仓库,现有的胶囊用来装东西怕搞错,又没有多余的胶囊,若雪身在古代,没有人提供给她空的胶囊,她只能出此下策。

    昨天没有打扫偏房,因为实在没有时间,而在昨天睡觉之前,若雪考虑好了,把偏房当作仓库来用。现有的胶囊用来装东西怕搞错,又没有多余的胶囊,若雪只能出此下策,本来是想把偏房出租赚钱的……

    只不过刚到后院,若雪就感觉到了一股异样,心里有点毛毛的。

    转身想要离开,却没有想到一个身影闪过,若雪感到脖子一凉,发现有一把冰冷的匕首抵在她的脖子上。

    “什么人?”若雪看着眼前拿匕首抵在她脖子上的黑衣人冷声问道。

    “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你肯回答我几个问题吗?”另一个声音也不带一丝感情。

    脖子上匕首似乎更加紧贴自己的皮肤了,若雪心里没由来地一股恶寒。

    “好,只要你放过我!”

    “你为什么会在天陨偏宅?”黑衣人不带一丝感情得问道。

    “我昨天刚入城,买了这个偏宅。”若雪心里十分愤懑,难怪这栋宅院这么便宜,不仅荒芜,还会遭到暗杀?!

    “你有没有看到过其他人出入过这间宅院?”

    “没有!”若雪很肯定,这个人绝对不是来找她的。

    “你没有骗我?”黑衣人的声音忽然间冷了下来,匕首忽然加重了力道。若雪吃痛,眼里闪过一丝不甘,但还是咬咬牙回答他:“没有。”

    “那么你是什么人?”黑衣人很好奇,眼前的女子倾国倾城,为什么会住在天陨家的偏宅。

    “我是若雪!”若雪有点害怕,一般杀手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后,似乎都会杀人灭口。

    黑衣人冷声道:“既然我得不到我想要的答案,而且你和天陨家没有任何关系,那就去死吧!”

    黑衣人刚想动手,却没有想到身下传来一阵剧痛……

    闷哼一声,黑衣人捂着自己下半生的性福,缓缓得倒了下去,趴在地上滚来滚去。

    若雪在刚才就卯足了劲,她可不想死,为了活命她只能看准机会,使劲往他老二那边踹……

    看着滚在地上的黑衣人,若雪眼眸里闪过一瞬而逝的怜悯,这一脚下去,不废,也要残……

    此地不宜久留,若雪转身就逃。

    却不想黑衣人也甚是顽强,忍住剧痛,向她追来。

    “混账女人……我要你的命……”黑衣人虽然跑的不快,但是他将手中的匕首运气投向若雪。

    眼看匕首距离若雪越来越近,若雪绝望了,她转头看时,匕首已经距离她不到三尺,她跑步的速度远远没有匕首飞来的速度快。

    她放弃了,转身呆呆地停下,眼前匕首就要刺中她的胸口,她闭上了双眼……

    “轰”得一声,后院的偏房被气旋爆开。

    “不要伤害我姐姐!!”从偏房里吼出一个声音,刺激着若雪和黑衣人的耳朵,黑衣人被这个声音吼得浑身一颤。

    “啊……”剧烈的疼痛让若雪不不禁失声大叫。

    爆开的偏房里,闪出一个衣衫褴褛的身影,向若雪飞奔而来,将匕首一掌打开。

    “你这个混蛋,敢伤害我姐姐,去死吧!”衣衫褴褛的男人,一掌劈向黑衣人。

    黑衣人来不及闪躲,硬生生得被劈断了右手,鲜血直飙。

    “你这个该死的杂种,我就知道你在这,这里算你运气好,下次……你就跟你那所谓的姐姐陪葬吧!”黑衣人眼里划过万分不甘,何奈,敌人十分强大,强忍住手臂的伤痛,仓惶得逃离了天陨偏宅。

    待黑衣人走后。

    抱着若雪的男子,喃喃道:“姐姐……”忽然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若雪,只感觉,眼前的男子好熟悉……似乎…就是那个人影……

    若雪将男子搬到了自己的闺房,将他安置在床上。

    仔细打量眼前二十岁左右的男子,为什么他会被人追杀?刚才那个黑衣人是谁?他为什么叫她姐姐?思索了半天,没有结论……

    若雪撇了撇嘴,无意间看到他脖子上的令牌碎片上面刻着“陨”字,也没有太在意。

    “算你运气好,碰到本小姐,如果碰到其他狼女,恐怕就要把你给吃了吧……”她帮眼前的男子简单得擦了擦脸,她发现其实他还是挺英俊的,五官端正,眉清目秀,给人一种敦实的感觉。

    若雪刚要离开,起身时发现自己的衣角被他捏住了,他说着梦话,嘴角喃喃道“姐姐,不要走……不要离开烈卿…”似乎是在做噩梦,他的呼吸陡然间急促,眼角滴出了眼泪。

    若雪浑身一颤,好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揪着她的心……

    有些人,总能在你不经意间,打动你心里最柔软的那根弦。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根弦,最柔软的一根弦,若雪也是,所以她不忍心离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