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8谁怀了你的孩子?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nb我气得脸红了,“谁怀了你的孩子?瞎说什么?什么闹出人命了,你都不问就瞎说。”

    &nb“哦?难道是我的员工听错了?”

    &nb“老板,她刚才在电话里就是说自己怀孕了,我可没有听错。她还说要是不马上告诉你,孩子要是有什么意外,就赖我头上呢。”

    &nb我忍着忍着,忍的都肚子疼了,“给你家服务员,我刚才是这么说的吗?啊?是这么说的吗?”

    &nb那姑娘理直气壮的在一旁回到:“反正就是这个意思,我没有理解障碍。老板,我先去忙了。”

    &nb说完就只剩下闫冥的呼吸声了,这会儿他才好声好气的问我怎么回事儿。

    &nb我刚败下阵来,这会儿终于又能理直气壮了,“你们家送餐的服务员,怎么回事儿?我明明在办公室呢,他也不说给我打一电话,都到门口了又走了,嘴里还骂骂咧咧的,什么素质?”

    &nb“哦,有这事儿?是哪个我去问问。”

    &nb“就是十几分钟前送到白氏的外卖。”

    &nb闫冥答应一声,跟店员讲了些什么,随后问我:“你们公司是不是锁门了?”

    &nb“是啊。”

    &nb“那就不能怪我们的员工了。”

    &nb“怎么不能,我只是被锁在办公室了,并不代表我们办公室没人啊?”

    &nb闫冥在那头笑出声来,我没好气的问他:“笑什么笑?”

    &nb“你是不是锁在办公室出不来了?”

    &nb我支支吾吾了一会儿,“是又怎么样?”

    &nb“那你不应该打我的电话呀,你应该直接打保安室的电话。”

    &nb我怒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啊?我要是知道保安室的电话,还用的着大费周章的定外卖吗?”

    &nb“哦,原来是这样啊,那我就知道了。现在我去亲自给你送咖啡好不好?”

    &nb“这还差不多,那你快点啊,我着急回家。”

    &nb闫冥答应一声,挂了电话。

    &nb白博涵在一旁若有所思的看着我,“你为什么定外卖还能定到闫冥家呢?”

    &nb“不然呢?别人我又不认识!他在我们公司楼下不正好吗?”

    &nb白博涵有福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不是跟你讲了少接触他为好吗?”

    &nb“为什么?”

    &nb我皱眉,一直把这个忠告当成是一句玩笑,为什么白博涵一而再再而三的要阻止我呢?

    &nb但是白博涵这次依然没给我足够的理由,他说:“因为他看起来不像是好人。”

    &nb我反问:“能比你一个鬼更恐怖吗?”

    &nb成功的阻止了白博涵接下来要跟我讲的话,因为他不理我了。

    &nb瞪了半天,我听见有人开门,我立马蹲下身子,藏在办工作桌下。来人进了办公室,不一会儿我的手机响了。这下子我藏也藏不住了,只好迅速抬起头来看看是谁。

    &nb还好还好,来的是闫冥。

    &nb“你怎么上来的时候也不吱声?害得我还以为是别人呢?”

    &nb闫冥慢悠悠的踱步到我面前,轻轻的将咖啡放在我身侧,“你以为是谁呢?”

    &nb这会儿闫冥离我还是比较近的,我赶紧后退一步,“没以为是谁?哎,你怎么有我们公司的钥匙?”

    &nb“在保安处拿的呀?”然后一脸看白痴的表情看着我。

    &nb“保安处为什么给你钥匙?他们又不认识你?”

    &nb闫冥叹了口气:“因为我有手机啊,我还有通讯录呀。还因为我之前来过呀。当然了,最关键的一定是因为我长得比较帅吧。”

    &nb我大步跨过闫冥,“自卖自夸,真的替你好尴尬呀,走啦走啦。”

    &nb我伸手招呼一声,率先出了办公室门,等闫冥出来之后,我锁了门。

    &nb我出来的时候没忘记带着咖啡和甜点,以防明天早上被有心人怀疑。白博涵在一旁夸奖我,“好样的,还能记得吃就不错。”

    &nb我在背后竖了竖手指,闫冥应该没有看到。

    &nb来到楼下我还了钥匙,并不是之前上楼检查的那个保安,我松了口气。我跟闫冥来到他们的咖啡馆门口,我道了谢,准备飞奔回家。

    &nb闫冥却嫌弃我卸磨杀驴,我只好又答应改天请吃放,才被放回家。

    &nb回到家自然免不了我爸妈的一通盘问,我还是用加班为理由糊弄过去。周末的时候我赶紧为新房子添置锅碗瓢盆,都弄好之后,我以最快的速度搬了过去。

    &nb第一天自己一个人住的时候还有点害怕,但是我妈妈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还是吹嘘了一番,什么不害怕,什么环境好,什么新房子各种舒服云云。

    &nb吹嘘完了,我就进入了梦乡。

    &nb在梦中我见到了白博涵,话说这孩子今晚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并不在家的。然后梦中还有闫冥。

    &nb我看见白博涵再跟闫冥说话,像是认识一般。

    &nb我走进一点听,就听见白博涵说什么他不想投胎了,想这一世继续做人。

    &nb闫冥问他能拿出什么东西可以交换,如果他满意了,就可以满足他的愿望。但是只能活一年。

    &nb白博涵说可以把自己的全部身家送给闫冥,闫冥意味深长的笑,但是还是点头答应并且问白博涵是否后悔?

    &nb我看见白博涵坚定的眼神,坚定的点点头,表示自己不会后悔。

    &nb闫冥悄悄的告诉白博涵办法,但是我并没有听清是什么。我总感觉闫冥像是能看到我似的,还在梦中冲我笑。

    &nb闫冥最后告诉白博涵,如果醒来之后不能做到自己答应的条件,那么一周之后便会再次死去。之后,会直接去地府。所以建议他还是先了却之前的心愿比较好。

    &nb我见他们两个离我越来越远,我的视线也越来越模糊,我想喊他们,想问清楚怎么回事儿。突然,我的手机闹钟响了,我在梦中惊醒。然而这次和之前一样,我明明记得自己做了梦,却死活记不清做的什么梦。

    &nb我醒来的时候,白博涵在我身边看着我,眼神跟以往有点不一样,我也说不清哪里不一样。

    &nb“喂,美女要起床了,你是不是应该先出去?”

    &nb白博涵这才耸耸肩,出了我的卧室。

    &nb因为今天是周末的原因,不需要上班,我悄悄的和白博涵来到公司,因为他希望加快查案进度。

    &nb我顺利的进入王董事的办公室,依然是白博涵给我把门。然而这王懂事的电脑却是出奇的干净。

    &nb“这是怎么回事?”

    &nb白博涵也是一筹莫展,“说不定是在其他地方呢,看来这老王还是挺严谨的人呢。”

    &nb我皱眉:“会不会是赵苗苗他爹诬陷?”

    &nb白博涵噗之以鼻,“你以为都跟你似得没事喜欢翻人家的电脑?诬陷老王?你以为老王是省油的灯吗?”

    &nb“不是酒不是呗,看不起人是几个意思?”

    &nb“我有看不起人吗?有吗有吗?不要随便诬陷别人好不好?再怎噩说我也陪了你好多个日日夜夜呢!”

    &nb我白她一眼,“流氓。”

    &nb既然没有找到东西我便准备离开,我照常去保安室还钥匙。

    &nb只不过这次的小保安看我的眼神让我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nb“唉,大周末的您还来加班啊?还真是挺辛苦的。”

    &nb那小保安突然跟我讲话,我记得这声音,真是昨天晚上跟王力讲话的保安,我记得王力叫他小李子。

    &nb我敷衍的应了一声,“啊,还好,你也辛苦了。”

    &nb小李子上前一步,冲着我开口,我突然闻到这人口中的一股大蒜味,我悄悄的往后挪了几步。

    &nb“唉,你听说了嘛,昨晚你们公司有个叫王力的好像是死了。我可是昨天见到他的最后的人,警察还怀疑我呢。”

    &nb我瞬间睁大眼睛,王力死了?

    &nb小李子不给我思考的时间,“还好警察调监控去了,我肯定很快就没有嫌疑了。不过,说不定我也不是最后见到他的人呢。还真是奇了怪了,这人平时看着人员挺好的样子,怎么说死就死了呢?”

    &nb我惊出了一身冷汗,赶紧找借口离开了。王力突然死了,警察还在调监控,那是不是我也有嫌疑?

    &nb“看来你有麻烦了呀。”

    &nb我怒了,“还不是因为你吗?我长这么大还没进过警察局呢!”

    &nb“正好可以增加你的人生阅历。”

    &nb“你是在幸灾乐祸吗?还不赶紧的想想办法?”

    &nb“船到桥头自然直……”

    &nb我去,我怎噩梦酒摊上这么个鬼?

    &nb我突然想起来,我可以登陆渡灵人系统,系统里还有个老头子可以聊聊。但是我好像很久没有上供了,我一拍脑门,决定去城隍庙。

    &nb我在这城市里土生土长里二十多年,竟然没怎噩梦来过城隍庙,再加上多家维修建造,早已不是小时候的样子了。

    &nb白博涵悠悠的叹气,“我也是好久没来过了,这城隍庙都不是记忆中的样子了,我也变成了一缕幽魂,还真是物是人非呀!”

    &nb被他搞得这么伤感,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话。一低头看见手中的鸡鸭鱼肉,还有好巨资买的法国香烛,一时间还真是惆怅。我想还是闭口不言来的好。

    &nb不过白博涵并没有想象中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