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26 那种痛彻心扉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曾经她想要不离不弃的人现在正离她而去,雨凉的身子止不住地抖动起来,原本璀璨的眸子里盛满了悲伤与失望,还有就是滚烫而灼热的泪水顺着苍白的脸颊慢慢滑落。

    “啊!”

    雨凉忍不住仰天大叫了起来,两行泪水逐渐开始变得猩红,白皙的脸庞上瞬间留下了两条骇人的印记。

    “娘娘!娘娘!”

    小海子不知所措地看着发出凄厉喊声的娘娘,他没听清楚刚才云公子对娘娘说了什么,可他知道就是因为云公子的一句话,娘娘才会变成现在这样。

    “为什么!为什么他不跟我解释!”雨凉像疯了一般朝天空怒吼,她睁开血红的双眼,眼神妖冶地看着老天。

    为什么老天总是要这么戏弄她?为什么?难道她注定就不能与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吗?

    “娘娘!您流血了!”小海子的声音里充满了惊恐,他是眼睁睁地看着娘娘眼睛里的血一滴一滴地落到青石砖上。

    雨凉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之中,身体上的一切痛苦都已被她抛之脑后。

    她听见满城风雨却未怀疑公子丝毫,可公子却不愿给她一句话的解释。

    雨凉踩着不稳的步伐很快地冲出了听雨轩,一路上都会留下斑斑点点的血迹。

    小海子急了,他急得汗水都已经流了出来,他立马随着娘娘的脚步追了出去。

    一路上的宫女太监看见清贵妃像疯了一样冲出来,他们都被骇住了,看着她脸上的血迹,没有一个人赶上前去询问什么,他们唯有低眉顺眼地站在一旁恭恭敬敬地行礼。

    小海子真是有种心急如焚的感觉,如果现在有人能够拦住娘娘,就不会让受伤的娘娘不停地往前跑。

    在这一瞬间,小海子好像体会到了宫里的人情冷暖。

    他不敢再耽误丝毫时间,立马提起最快的速度往前追去。

    但雨凉毕竟是有轻功在身的人,不一会儿的时间就看不见了人影,连带着路上的血迹也消失了。

    小海子追到梅园外面就停下了脚步,因为娘娘就是在这里不见的,而且连地上一直有的血迹也不见了。

    他小心翼翼地在梅园外仔细地查找每一个角落,他生怕娘娘会做出什么极端的事。

    雨凉提起轻功落在了梅园内一棵高大的梅树上,她满脸悲戚地靠在树干上,血泪源源不断地涌了出来,她长长的指甲已经在不知不觉间陷入了肉里。

    她心里的悲伤是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她不明白公子为什么会突然和她形同陌路,难道公子一心装的真的只有江山社稷吗?

    她不相信!

    当初公子为了她可以放弃性命,为了她可以屈于一个小官职位,为什么到现在一切都变了。

    雨凉双手紧紧抱住树干,双肩像一个筛子一样不停地抖动起来。

    血泪流得越来越快,雨凉感觉自己的脸上是黏稠一片,她伸出纤细的手指慢慢抚上脸颊,她情不自禁地苦笑了起来。

    因为这样的情况似曾相识。

    曾经她为了除掉南宫翎弹千魔曲而走火入魔,也是像这样不停地流血泪。

    没想到有朝一日她也会为公子流下这痛彻心扉的血泪。

    眼前的视线越来越模糊,雨凉只觉得地面与自己越来越近,本来就在树上摇摇欲坠的身子现在一下就掉在了雪地里。

    本来还在梅园外找娘娘的小海子听见这巨大的声响后,他赶忙几个箭步冲进了梅园。

    娘娘摔倒在雪地里,面上流出的雪将她周围的一些雪都染红了,偶尔有几多红梅翩翩起舞地落到娘娘脸上,好一副妖媚的姿态。

    可小海子却迈不出这脚下的一步,看见娘娘了无生机地躺在雪地里,他的喉间异常哽咽,眼眶也不禁红了起来。

    本就清秀单薄的身子已经开始有微微的颤抖,但他的双拳却慢慢地攥紧了,他在克服心里的震惊和害怕,带着一下比一下沉重的步伐慢慢朝娘娘那里走去。

    “娘娘,奴才这就扶您回听雨轩。”小海子尽量将自己的声音放得平稳。

    雨凉将全身置于冰冷彻骨的雪中,她觉得只有这样才会慢慢浇灭她心中找不到发泄处的怒火,所以她并没有去回答小海子的话。

    小海子见娘娘不吭声,心里的着急感是越来越强烈,他很沉重地说了一句,“娘娘,奴才对不住您了。”

    说罢,小海子瘦弱的身躯便将娘娘整个人都背了起来,没办法,他只有用这个办法带娘娘回听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