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楔子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今日,朝尘国举国同庆,一年一次的国宴,场面蔚为大观。

    朝尘国皇宫里,歌舞升平,殿中间的舞女们衣袖飘荡,姿态优美动人,乐官们在一旁鸣钟击磬,各种乐器发出的声音交织在一起悦耳动听。

    金碧辉煌的大殿之上,头戴蟠龙朝冠,上面镶着一颗耀眼夺目的明珠,垂下来的珠帘悬挂于面上,身份尊贵的南宫玄身着隆重的朝服,但一脸祥和,已经是年近五旬的人,岁月却好像并没有在他脸上留下什么痕迹。

    “宿月国皇上到!”殿外公公尖细的声音通传到。

    大殿内的歌声停了,舞姿停了,乐声也停了,众官员的视线都齐齐汇向大殿门口看去。

    同样是年近五旬,可是这位宿月国皇帝却显得更加苍老一些,今日浅凌着一身玄色的便服,但帝王之气一丝不减,略微布满皱纹的面上挂着慈祥的笑容,让人很容易将他认作一位平易近人的老爷爷,而不是英明武断的宿月国君主。

    “凌弟你可终于来了,朕还以为你今年不会来了!”南宫玄的语调就像对待多年不见的老友一样。

    “南宫兄的国宴,凌弟怎敢不亲自前来。”浑厚的笑声传入殿内每一个人的耳中,浅凌热情地回答南宫玄。

    “入座。”南宫玄指了一下他下方的第一个位置。

    “这是宿月国献给皇帝陛下的礼物。”浅凌落座后,随侍的一人托着一个长条的黑色锦盒走到大殿中央屈膝恭敬地说到,虽说是低眉顺眼,但他的语气却是不卑不亢。

    “劳烦凌弟了。”南宫玄爽朗地笑了起来。

    木公公接过锦盒,便把里面的东西呈现了出来:皇家御用的明黄色锦布包裹着数十个小巧玲珑,制作精细的琉璃酒盏,因为突然接触了外界的光线,杯身竟出现了五彩的纹路,似流动,又似静,让每一个看见它的人都舍不得移开眼睛。

    “就用这琉璃杯盛酒分给各位大臣,也给朕留一杯。”南宫玄甚是喜欢这酒盏,手里拿着一个把玩到,于是吩咐木公公说到。

    侍女们将盛满酒的琉璃盏分给众人,众官员都在感叹这世间竟有如此巧夺天工的物件,真是葡萄美酒夜光杯!随即就一饮而尽里面的佳酿。

    唯独浅凌面前的这杯酒毫无动静,来向他敬酒的各位大臣他也只是以茶回之。

    浅凌,可是被称为酒仙之人,只是因为不得已的原因,他发誓再也滴酒不沾,这事恐怕连一向视为挚友的南宫玄也不知道。

    正当浅凌在细细品尝自己手里的茶时,焦急的呼喊声此起彼伏地响起。

    “皇上,皇上,你怎么了?”南宫玄突然双眸紧闭,口吐黑血,倒于地上,浑身抽搐不止。

    随即,杯碟滑落的声音在大殿里接二连三地响起,一次次都重重地砸在浅凌的思绪上,每个喝了酒的大臣都无力地瘫倒在地上,和南宫玄是如出一辙的症状,有些官员因为太过年迈身体根本不能抵挡毒性,当场就死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