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零九章:番之卫南衣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对于胡颜出现在白家这件事,几乎是眨眼间,便闹得人尽皆知。当然,这里面所指的人,也只是那些和胡颜有着说不清道不明关系的男人。

    一时间,六合县的上空漂浮着各种浓烈的气味。有醋味、有欢喜、有恼怒、有期盼、有幽怨……

    卫南衣担心胡颜不知道他排在白子戚之后,特意打扮一番后,屁颠颠地去寻白子戚,打算当面告诉胡颜今晚有约。结果,却扑了个空。院子里,唯有白子戚一人,带着金面具,正在伺候那些果树。

    卫南衣抻长了脖子在院子里转悠了一圈后,像只大懒猫一样,慵懒地靠在树上,双手抱胸,仰头,眯眼看着头上的果子,问道:“人呢?”

    白子戚舀了一瓢水,倒在树根上,回道:“走了。”

    卫南衣扭头看向白子戚,眼神不善地道:“走了?”

    白子戚直起腰,看向卫南依,道:“要么,你回府去等;要么,你去追。别在我这杵着,碍眼。”

    卫南衣唇角一勾,笑了:“留不住女人的男人,恼火也算正常。”晃晃悠悠地走白子戚面前,伸手去掀白子戚的面具,“大白天的,怎还戴着面具?做什么亏心事了?”

    白子戚攥住卫南衣的手腕,道:“房中事,你也有兴趣窥探一二?”

    卫南衣的眸光暗了暗,终是勉强一笑,收回手,道:“想不到,一年不见,阿颜还有这种癖好。”转身,展开扇子,悠哉悠哉地走了。

    白子戚望着卫南衣的背影,道:“与求而不得相比,你当开心。”

    卫南衣的脚步微顿后,继续前行。他收起扇子,在空中随手挥了两下,道:“我知。”

    不是看不透,不是不知道,而是……情关难过。

    每个人的感情不同,所表现出的喜好自不相同。对待一颗鸡蛋,每个人的下口处都有所不同,更何况感情?

    卫南衣被白子戚开道,不免自嘲地笑笑。他竟没有白剥皮洒脱,为何?当然是因为他想要得结果,是一世一双人。可这世间,偏偏有那种男人,为了一段来之不易的感情,宁愿做小。例如白子戚,例如花青染,真是……让人不喜!好吧,与他们相比,卫南衣自认为是正经相公。他就大度一些,勉强提高一点儿容人的雅量。

    卫南衣仰头,眯眼望着太阳。他发现,今天的太阳格外讨厌,竟然高悬不落。是时候让月亮出来露露脸,圆圆他的思念了。

    卫南衣走到卖猪肉的摊子,左挑右选了一块肥瘦相宜的五花肉,用草绳系了,拎在手中,提溜着回了县衙。

    除了李大壮不在,其他人还都是原班人马。至于那些生肖,原本便是卫言亭培养起来对付飞鸿殿的,如今卫言亭远离朝堂,游走四方,便将生肖们安排进了他们比较中意的地方,至于搜猴和展壕二人,也无心朝廷之事,便跟在卫言亭身边,保护他一路平安,打点他日常琐碎。

    王总管见卫南衣回来了,立刻迎了上去。她见卫南衣手中拎着五花肉,伸手便是接,口中还道:“大人这是想吃红烧肉了?奴这就去做。”

    卫南衣将五花肉向后移了移,道:“这回,你教我做。”

    王总管微愣,忙道:“那怎么行?!有句话咋说得了?君子……君子远离庖!”

    卫南衣拎着肉笑而不语。

    王总管的眼睛一亮,道:“大人如此开心,莫不是……夫人回来了?”

    卫南衣脸上的笑容又加深了三分。

    王总管一拍大腿,道:“妥了!大人请来,咱这就做夫人最喜欢吃的后烧肉!”

    卫南衣提溜着红烧肉,走进了厨房,这一忙乎,就是一小天。

    太阳西落,卫南衣洗了个澡,又好生将自己打扮一番,穿上宝蓝色的衣袍,腰间还系了一条由颗粒饱满的小珍珠串成的精美腰带。

    他对着镜子照了照自己的脸,时而靠近,时而后退两步,看了又看后,终是一伸手,指了指镜中的自己道:“明明可以靠脑子当个相爷,偏偏要靠脸在后院里争一席之地,真是……厉害!”言罢,自己摇头一笑。

    窗外有声音飘进来:“此话在理。”

    卫南衣瞬间回头,冲到窗口处,仰头望着坐在树上的胡颜。他眸光中的喜悦,如同春天里最先绽放的一只碗大红花,艳丽了整个苍白的冬天。

    胡颜垂眸看着卫南衣,笑颜如花。

    卫南衣用手撑着窗台,直接跃出,来到树下,张开双臂,道:“跳下来,我抱着你。”

    胡颜挑眉道:“能抱住?”

    卫南衣笑容璀璨地道:“不试试怎么知道。”

    胡颜点头应道:“好。”话音未落,人已经从树上一跃而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