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零九章:番之卫南衣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卫南衣直接将胡颜抱了个满怀,那般用力,紧紧的。

    卫南衣闭着眼,道:“多少次午夜梦醒,我都在想,你若出现,会出现在哪里?窗口?床上?厨房?房顶?还是树上?呵……终是被我猜到了。”

    胡颜的鼻子有些发酸。这一段段厚重的感情啊,让她无法继续自私地躲下去。她用力回抱着卫南衣,道:“对,你猜对了。”

    卫南衣用力嗅着胡颜身上的馨香,恨不得将她整个人揉进身体里。

    胡颜主动亲吻向卫南衣,这个让她为之心动不已的男人。厚颜无耻,却有担当;面善心狠,却明是非。这一生,她何其有幸,能遇见他,这个一出生,就为难了她一件衣裳的小男人。难衣,南衣……

    卫南衣用力回吻胡颜,似乎要用尽一生的力气。他想将她吞下腹,然后细细品尝她的味道,独占她的所有,不让任何人窥探一丝一毫。她是他的,他亦是她的,完整的,零散的,不可或缺的。在遇见胡颜之前,他从不知道,会有那么一个女人让他为之甘愿付出所有,包括性命。

    卫南衣将胡颜抱进屋里,直接压在了床上。

    情人的味道,那是最好的春-药。

    胡颜用指甲划开卫南衣的肌肤,取出了那青色的“恨绝蛊”,用舌尖舔吮掉卫南衣的血。她吟唱着灰暗难懂的祭祀词,割开自己的手指,将血喂到卫南衣的口中。

    卫南衣将手腕凑到胡颜唇边,让她吸自己的血。

    没有任何疑问,也无需语言,只剩纠缠。所有的爱恨痴缠,都在彼此的体温中。

    至于那精心准备了小半天的红烧肉,谁还有空去尝尝它的味道。它等待主人的品尝才小半天,而他卫南衣等待胡颜,却是多少个日日夜夜啊。

    卫南衣见胡颜身上挂着其他男人送的礼物,有燕凡尘的玉章、司韶的相思、白子戚的盘蛇戒,却没有他的任何物件。这一年里,她到处走走停停,看见那些物件儿,好歹能睹物思人。他呢?他还真没送过胡颜什么东西。

    卫南衣心里有些不是滋味,问胡颜:“走了一年,可曾想我?”

    胡颜眯着妩媚的眼睛,沙哑道:“怎会不想?”

    卫南衣伸手,在胡颜的鼻尖上弹了一下,故意恶狠狠地道:“想我不知道回来看我?!你那小狼崽子可是寻来了,还等着认娘呢。”说方燃寻来是真,说人家等着认娘是假。

    胡颜诧异道:“小狼崽子,谁?”

    卫南衣这回心里舒服了几分,笑道:“自然是方燃。”

    胡颜思忖片刻,笑道:“他还真寻来了。”

    卫南衣的手又开始不老实,抚摸着胡颜道:“看来,你很喜欢捡小孩养。不如,我们自己生一个。”

    胡颜道:“我老了,恐怕不能生养。”

    卫南衣揉了揉胡颜的腹部,道:“你这身体,都活成了精。调养一番,未必就不能生养。我们今天说好了,你若能生,第一个给我生。你我结为夫妻。总要让我不太嫉妒才好。”

    胡颜用手指间滑过卫南衣的额头、鼻尖,嘴唇、下巴,终是点了头,道:“若能生,第一个给你生。”

    卫南衣欣喜若狂,紧紧抱着胡颜,激动得直亲吻她的脸。

    胡颜问:“南衣,你很想要个孩子?”

    卫南衣的动作微顿,捧着胡颜的脸,认真道:“唯有你生的孩子,才是我卫南衣的亲生子。我爱他,与你有关。若不是你生,我宁愿不要。”

    胡颜盯着卫南衣半晌,忽而一笑,道:“我没有其它意思。我自私的很,怎能容下你与其他女子生儿育女。你这一生,既然选择了我,便要从一而终,否则…… ”

    卫南衣问:“否则如何?”

    胡颜道:“否则,送去你练葵花宝典!”

    卫南衣扑向胡颜,挠她痒痒。

    胡颜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大口喘息着。

    卫南衣凝视着胡颜,道:“总想送你一样礼物,代表我的心意,贴在你的肌肤上,时刻相伴。”

    胡颜问:“想好送什么了吗?”

    卫南衣坦言道:“没有。若可以,我道是想把自己送给你。”用笔尖顶着胡颜的鼻尖,“就这么贴着,不分彼此。”

    胡颜道:“那你我岂不成了连体人?”

    卫南衣支起身子,神采奕奕地道:“今晚,我们便连成一体。”言罢,以最无耻的方式,与胡颜连成了一体。

    半夜,胡颜几次欲走,却被卫南衣缠住不放。百般手段皆出,让胡颜双腿发软,无法逃落。

    最后的最后,随着一声属于男人的闷哼,结束了所有。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