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零一十章:番之云起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  卫南衣和白子戚不得不摘下面具,露出那两张鼻青脸肿的脸,着实给众人添了几大盆的下酒菜。原来,看着对方吃瘪受伤,能让自己如此开心。来来来,先干掉三大碗!为何?为了大家一起爱上了一个强大到任何人无法掌控的女人。为何?为了冲淡心中那份不甘与酸涩。为何?为何让胸腔里的欢喜有人共同添柴,越烧越旺!

    封云起现在住的地方,其实就是镖局的后院,与凡尘商铺比邻而居,也就是说,一墙之隔的那一边,便是燕凡尘等人喝酒的地方。

    封云起的镖局后院,不像镖局的后院。这里没有刀枪棍棒,只有一个大大的游泳池。池子里都是凉水,却是封云起最喜欢的地方。他每天早晚都要在里面游上几圈。

    他知道胡颜会来,打发了所有人,独自浸泡在冷水池里等着胡颜。他感觉自己在燃烧,若没有这一池子的冷水,他很有可能会在见到胡颜的那一个瞬间,变成一个巨大的火球,而后化为一捧黑灰。

    封云起赤身裸体地在水里游动,宽厚的肩膀、有力的手臂、精窄的腰肢、修长的大腿、黄金比例的身体,在清澈的冷水中游动,充满了迷人的力量。

    胡颜循声而至,站在池边望着封云起。

    封云起知道胡颜来了,却并没有急吼吼地扑过来。他就在水里游动着,偶尔浮出水面,甩胡颜一身水珠,然后笑着坠入冷水中,就像一条勾人的雄性美人鱼。

    当他再一次蹿出水面,他对胡颜摆了摆手,道:“来,一起。”

    胡颜道:“我更喜欢乘风破浪的感觉。”

    封云起哈哈笑道:“好,你来。”言罢,继续游了起来。

    胡颜脱下鞋子,脚尖在水面轻点,跃到封云起的后背上。

    封云起继续游动,载着胡颜在冷水池中畅游。

    他游动得速度非常快,胡颜的衣裳都轻轻摆动起来。这种感觉实在太过新奇,胡颜张开双臂,随着封云起起起伏伏,在清透的水中穿梭。她发出畅快的笑,像一个调皮的孩子。

    封云起勾起唇角,笑得像个坏小子。他的身体突然下沉,在水中翻了个身。

    面对封云起突然的使坏,胡颜忙提起丹田之气,尽量让自己平衡在水面上。

    一只大手,攥上她细腻精美的脚踝。封云起慢慢浮出水面,像英俊的水神,勾引着她,将她拉下水,贴向自己的胸膛。

    他们互换了血液,尝到对方生命的味道。

    衣衫在冷水中绽开一朵朵巨大的花儿,两条小鱼由嬉戏追逐变成了交颈缠绵,最后变成了一条追一条逃,最后的最后,变成了一场水中大战。

    子时末,胡颜推开封云起,道:“过几天,再来看你。”

    封云起攥住胡颜的手腕,不言不语,也不放她走。

    胡颜略显急躁,道:“放手。”

    封云起狂傲地一笑,道:“不放。我就是想看看,你如何变成为傅千帆打我。”

    胡颜的眸子缩了缩。

    封云起继续道:“我一直想和前世的自己聊聊,择日不如撞日,就现在吧。”

    胡颜的表情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就先脱下了一层面具,又戴上了另层面具。每具面具都那么真实,让人分不清真假,却又实打实的有了变化。她道:“你想谈什么?”声音低沉、沉稳,听起来还是她,却又不是她。因为,此时的她是傅千帆。

    封云起勾唇一笑,道:“我只想问问你,每次醒来,看见自己心爱的女人与不同男子恩爱私缠是什么感觉?”

    傅千帆一拳头打向封云起,将他打入水中,激起大片的水花。

    封云起从水中挣扎起身,用食指擦掉唇角的血,送入口中舔吮入腹。他突然扬起拳头,狠狠地給了傅千帆一下!

    傅千帆的头被打偏。他转回头,看向封云起,竟是笑了笑,道:“你是第一个回手的人,却还是没有下重手。”

    封云起挺起胸膛,微扬起下巴,道:“有种你将自己的神识投到一条狗的身上,你会知道我的拳头到底是不是吃素的!”

    傅千帆一踢开封云起,随手抓起衣衫,裹在身上,向池外走去。

    封云起一掌拍向傅千帆的后背,傅千帆回身,与封云起对了一掌。雄厚的内力,震得封云起向后退了一步。

    傅千帆道:“不自量力。”

    封云起却是再次从水中站起身,道:“再来!”

    傅千帆道:“我与阿颜一体,她的内力如何雄厚,你应知。”

    封云起狠狠地一笑,摆出战斗的样子,吼道:“来,打死我!你除了这点儿能耐,还会什么?!她为你苦等了近一百年,你还想霸占她多久?!下一个一百年?!”

    傅千帆皱眉,突然靠近封云起,接连三拳打在他的腹部。

    封云起被打得后退数步,胸腔里铁锈的味道翻滚,却被他生生咽了下去。尽管他是傅千帆的转世,却也是一个独立的男人。他爱着自己的女人,不许她不爱自己!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