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番之青染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花云渡。

    胡颜抬头看着门匾上那三个飘逸的大字,嘴角禁不住抽了抽。

    为何?

    因为,那上面插着一只箭,箭尾还挂着一条飘荡的白布,白布上书写者一行字:进门直行五十步后,左拐。

    胡颜推开虚掩的大门,在一片杂草丛生中,行了五十步,然后左拐,在一个门柱上发现了另一只箭,以及垂在箭尾上的白布,和上面的一句话:右拐,直行一百步,见凉亭。

    胡颜依言前行,在凉亭上同样寻到了下一个指示。

    就这样,胡颜在花云渡里转了好久,直到快失去耐心,才在剥开杂乱无章的长草后,看见了一片妖娆芳菲。

    成片的虞美人中,花青染一拢白衣,坐在一副秋千上,手持双修绘本,正看得目不转睛。

    微风徐来,吹开花瓣,吹翻他的衣摆,吹起他的发丝。他却只是坐在秋千上,静静看着绘本。若不是知道那绘本里描画得是何等香艳之物,定会误以为此情此景乃神仙下凡,怎敢打扰?

    胡颜不得不承认,花青染真是上天的宠儿。那容颜、那肌肤、那身体、那一言一行,都美到了一定的境界。无论谁,都欣喜美好,厌恶丑陋。望着花青染,心中那种对美的渴望,竟也会变得如痴如狂。

    花青染抬头,看向胡颜,道:“本以为你早会不耐,不想竟寻了这么久。”胡颜刚要笑,就听花青染继续道,“能寻这么久,也足见你不够聪明。”

    胡颜哑然,动了动唇,摇头一笑,走向花青染,道:“如何才算聪明?”

    花青染道:“你喊呐。”

    胡颜微愣,随即发出一阵大笑:“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她上气不接下气地道,“对,我应该大声喊你,你就会应我。”

    花青染的唇角勾了浅笑,摇头道:“不,我不会应。”

    胡颜挑眉看向花青染。话说到这里,她还不明白花青染心中有气,真就白活了。

    花青染没有给任何解释,继续低头看起来手中绘本。

    胡颜等了半晌,也没有结果,于是挤到花青染身边,也坐在了秋千上,探头,和花青染一同看绘本。花青染翻看了两页后,绘本上竟然出现一副在秋千上合欢的画面。

    男子坐在秋千上,女子坐在男子的双腿上,某个私密的位置相交,随着秋千的荡漾而荡漾。

    咳……香艳。

    花青染看向胡颜,胡颜感觉后脊椎都僵硬了。实话,花青染让胡颜有些摸不清底儿。他中了疯魔蛊,痴傻多年,心智一直不成熟。一会儿是花青染,一会儿又变成了小染。后来,他斩断情丝,变得无欲无求,却对她有着与众不同的执念。最后,他恢复了正常人的感情。可在胡颜看来,他反而变得不太正常了。

    花青染收回看向胡颜的目光,抬起那修长白皙的手指,用泛着淡粉色光泽的手指甲,点了点秋千上的女子,道:“你看这个。”

    胡颜只能配合花青染,再次将目光转过去。为了不尴尬,也为了表现出自己非一般的阅历,不被花青染震慑住,她像个老学究似的开口道:“嗯,这个动作有些不着力,但做起来并不难。”

    花青染瞥了胡颜一眼,道:“我是想问你,这个女子画得是不是有些丑。”

    胡颜回望花青染,笑得干巴巴的。

    花青染道:“不过,既然你说这个动作并不难,我们也可以试试。”言罢,合上画本,将其随手一抛,扔到了另一棵树的树叉之上。

    胡颜的手指动了动。不是食指大动,是因为紧张而抖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