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贱剑溅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胡颜打开石门,走进浴室,刚准备脱下衣裙,却听见花青染唤了声姐姐。那声音有丝沙哑,好似从很很遥远的地方漂泊而来,尽管历经了沧桑,却仍旧有着滋润万物的力量。不妩媚勾人,却生生地令人愉悦。

    胡颜转回身,看见花青染披散着黑色长发,赤着双足,身穿白底银线的华服,双颊泛着淡粉色的红晕,整个人犹如坠落凡尘的谪仙般,一步步向着自己走来。他的眼里,有浓得化不开的色彩。

    他说:“姐姐,一同沐浴可好?”

    胡颜微愣,暗道不妙。

    花青染脚下一个踉跄,直奔胡颜而来。

    胡颜闪身躲开花青染的碰撞,任由他磕碰到浴池沿上。花青染的衣襟散开,两条修长的大腿微曲着,贴在冰凉的地面上,有种肆虐的艳丽。

    过了半晌,花青染支撑着身子,缓缓爬起,向后退开。他的眼中似有氤氲,只轻轻地瞥了胡颜一眼,便低下了头。那一眼,若换了其他女子看到,怕是恨不得将万贯家财都捧到他的脚下,换取他片刻的笑颜。

    胡颜摇头一笑,刚要挥手让花青染出去,一把长剑却刺进她的腹部!

    原来,花青染在跌倒的瞬间,竟抓起了胡颜放在石台上的佩剑。

    胡颜的身体后仰,跌进浴池里,红色的衣裙就像浸满了血的彼岸花,摇曳着绝美的妖艳。她的眼中有震惊,有不解,有愤怒,最后竟化为一个自嘲的笑,以及看透生命的淡然与薄凉。

    若是以往,花青染刺出的这一剑,十有八九会落空,可今日她不但体力透支,且脑子越发浑浊。近几年来,她总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她什么时候会死。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她竟会死在一个玩笑上。哎,再厉害的女人都抵不过一个会发贱的美男子啊。

    花青染手中的宝剑名曰“三界”,是胡颜的随身之物。它通体乌黑,刃如秋霜,此刻正散发着阴冷的寒气。它在吸食了胡颜的血之后,竟开始嗡鸣震动。

    花青染是个狠角色。他用双手紧紧攥住“三界”,竟又上前一步,想要给胡颜补上一剑。

    胡颜满是不屑地瞥了花青染一眼,伸手在水中一弹,一股气流直冲向浴池壁上的一个小孔。

    在花青染震惊的目光中,浴池底部竟从中间分开,那一池的浴水连同红衣女子一起向下跌落。

    任谁也想不到,这浴池竟然是悬空而建!

    巨大的断壁上,有一块凸起的石头。浴室正是将石头挖空而造,说不上鬼斧神工,但能将沐浴建在这里的人,绝对拥有一颗十分强悍的内心。而浴室的下方,则是奔流着的滚滚长河。

    花青染趴在浴室台上,看着女子的身体在急速地坠落。莫名其妙的,他竟在胡颜的眼中看到了一丝解脱。再想细看,却瞧不真切了。

    胡颜的身体在被河水这只怪兽卷入腹部之前,竟竖起食指和中指,凑到银制面具的唇边,轻轻地触碰一下,并冲着花青染扬了扬手指!

    花青染暗恨:真真是轻浮,恶劣,死不足惜!

    他的目光清冷,一甩衣袍,转身离开。

    河中水浪翻滚,似有巨物出没。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