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昭雪(二)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p;   施溪亭膝行向前道:“大王,臣冤枉,请大王恕罪啊。”

    南宫擎宇看见替施溪亭下跪请求宽恕的多是老臣,虽然心中气恼至极,恨不得将施溪亭立刻发落了,但是碍于群臣的面子还是有些为难,遂阴沉着脸不说话。

    苏振此时有些急躁了,生怕局势出现逆转。身处官场多年,他见过了太多大风大浪,只要一息尚存,就不排除东山再起的可能,更何况他在后宫也有一个陪在南宫擎宇身边多年的身处妃位的女儿。倘若此时不能给其致命一击,就好比是放虎归山了,日后,别说他原想要的那片地可能不保,就是自己也会受到威胁。

    想到此处,苏振出列道:“大王,施溪亭身为重臣却冒犯律法,倘若此次轻饶了他,那藐视法度之风不仅不能受到遏制还会更加猖獗,恳请大王重责施溪亭,匡正律法。”

    施溪亭跪在地上不敢动一下,更无力再去偷偷观察南宫擎宇的神色表情。此时,沈湑出列道:“大王,臣以为施溪亭营私结党、虚冒军功之罪倒也不是十恶不赦。”

    苏振听完愕然的看着沈湑,实在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南宫擎宇皱着眉头问道:“怎么沈爱卿也说出了这样的话?施溪亭的案件不是沈爱卿一手查办的吗?”

    沈湑点头道:“施溪亭结党营私,虚冒军功的案件确实是臣亲自查办的。但在查此案之时,臣无意查到了另一桩牵扯到施大人的旧案,此案的真相让人触目惊心,不敢相信。比起这桩旧案,施大人所犯的结党营私、虚冒军功之罪并不算什么。”

    施溪亭扭身看着沈湑,沈湑的眼睛里面寒气闪闪,如一把锋利的匕首。方才他还觉得勉力为之还有一线生机,但是此刻看到这双眼睛,他知道一切都没用了。

    他的心里充满了悔恨,恨恨得剜了沈湑一眼。其实,在这盘棋局的最初,他们两个人是势均力敌的,只是他选择了一味防守,没有想过主动出击。追杀雷霆军遗臣也好,追杀青莲先生也好,他都是被动地被牵着鼻子走,直到现在他忽然间觉得整件事情好像是一场精心布好的局,专门等他来跳,甚至连此刻得意洋洋的苏振,也被算计了。

    也许,从青莲先生被带到邺城的时候,他的注意力不应该放在怎么杀死他,而是放在已经寻到蛛丝马迹的沈湑身上,他应该做些准备,让青莲先生即使活着也不能威胁到他,不能改变那件事情。他更没有想到的是,沈湑昨夜连夜提审此案。虽然他的思路瞬间茅塞顿开了,但是已经没有时间和机会再给他,让他去布置一切了。终究是大势已去了,想到此处,施溪亭硬提着的一口气慢慢地泄下来,整个人瞬间委顿下来,头顶的银丝分外刺目,顷刻间苍老了许多。

    南宫擎宇问沈湑道:“此中有何缘由?”

    沈湑正了正衣襟,将头上的高官取下来,摆在一旁,庄重而严肃地跪下来。

    南宫擎宇不明就里道:“爱卿何以至此啊?”

    沈湑的眼中满含悲痛和陈恳,朗声道:“大王,臣斗胆为雷霆军喊冤。”

    沈湑的话如同晴天炸响的惊雷,炸得殿内文武百官脑中嗡嗡作响。施溪亭听到这句话时,如同听到了丧钟敲响,脸色蓦然黑了下来。

    雷霆军往事是一段隐痛,虽然南宫擎宇对当年的事情并不了解,可是此事毕竟牵涉到先皇的英明,他也不敢轻举妄动,说话间脸色冷淡下来道:“沈湑,你好大的胆子,竟然仗着孤的信任,公然为乱臣贼子喊冤。”

    沈湑在决心翻案之前也不是没有揣测过南宫擎宇的心思,虽然他对在大邺开启一个清明繁盛的政治局面有着强烈的欲望,可是,这一切的前提是,南宫擎宇他是大邺至高无上的君王。君王有君王的自负,现在要让他承认他父亲犯过的错,无疑就是要承认君王也有犯错的时候,君王也不都是时刻英明睿智。这一切,谈何容易……

    可是沈湑却必须这么做,这是他避无可避的一件事情。并不仅仅是履行给雷霆军遗臣的诺言,而是他从骨子里认定的正义和为臣的良心——忠魂良将血溅沙场已是悲剧,不该再多背负一天的冤屈了。

    沈湑将前一夜他与张见信、袁固连夜审理的结案文书和雷万钧与雷霆军的血书高高举到头顶,膝行至宝座的台阶下,呼道:“大王,请您明察,雷霆军已经背负了数十年冤屈了,是时候还他们清白了。”

    苏振观察着南宫擎宇难测的脸色,沈湑很有可能因此迁怒南宫擎宇,心中暗自庆幸当时并没有自己去查此案。现在,施溪亭罪证落实,南宫擎宇虽然表面上不会理会雷霆军的旧案,但私下一定不会无动于衷,到时候他一旦发现施溪亭蒙蔽圣听,那么施溪亭的这条命是无论如何也保不住了。而沈湑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挑衅君王的尊严,他这次恐怕也不会好过了。现在怎么看,苏振都觉得自己是最大的赢家。

    南宫擎宇看着满朝众臣,将手中的翡翠珠串重重拍到案上,问苏振道:“苏卿,你认为如何?”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