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昭雪(三)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苏振此刻摸不准南宫擎宇的心意,所以既不敢直接肯定也不敢直接否定,期期艾艾了好一阵道:“雷霆军的事情臣并不了解,所以不敢妄言。”

    沈湑在心内更加坐实了刚才的猜想,暗道:“好狡猾的顺义候。”

    杨仕卿出列道:“大王,雷霆军当年的事情虽然过去很多年了,老臣的记性不必年轻的时候,但是有些事情却还是记得的,顺义候不了解的事情,臣了解,诸位大臣们记不得的事情,臣记得。雷万钧雷帅,当年是何等雷洛威武的风姿,怎么忽然间就投敌叛国了,当年此案来势汹汹又匆匆结案,饶是大臣们心中有些疑问,只可惜雷帅和雷霆军已经战死而作罢,当年的事情究竟如何,也只有施溪亭一人的说辞,此刻,或许真相就在眼前,臣恳请大王将此事的真相大告天下。”

    南宫擎宇看着沈湑手中高高举起的折子和文书,脑中忽然闪过父王的面孔。他记得很小的时候,那时候他还在学监上学,夫子们在讲先哲们的仁政贤明时总会拿父王的德行来比拟,那时候他就暗暗下决心,如果有一天他当了君王的话,一定要向父亲一样当一个贤明的主君。

    “大王!”施溪亭的声音将他拉回现实。

    南宫擎宇回过神,看着跪在地上的两个臣子,一个发髻散乱局促不安,一个面容冷峻眼神恳切。

    “你们只知道雷万钧功勋卓著,可是谁能保证他在我们看不见的时候没有居功自傲?他雷万钧是真厉害,厉害到百姓只知雷霆军而不知先王了,为臣子者功高震主就是大大的大逆不道!”

    当年的雷万钧率领的雷霆军确实受尽了百姓拥戴,在某些时候,雷万钧的的存在甚至比主君更能给百姓们安全感。当主君的权威受到挑战和威胁,长久以往任凭是多么英明的君主也难以容忍吧。

    施溪亭的话音落下,满朝文武面面相觑,当年的事情不是没有人这样猜测过,此刻那近乎血淋淋的真相摆在面前时,没有人能说出一个字,只觉得寒意森森。

    南宫擎宇心内忽然生出了一个可怕的想法:也许当年雷霆军的旧案并非什么冤案,而是父王授意,即使不是他直接授意也是默许纵容的。在他的心里其实早就容不下雷霆军这样的存在了,施溪亭的构陷不过是看准了君心的顺势而为,其实,雷霆军到底是不是谋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让他们彻底地在大邺消失。

    到底雷霆军确实是枉死的,南宫擎宇的双眼空洞,心里犹如万丈巨浪翻涌,沉默着端起茶杯饮了一口。

    记得第一次受封的时候,他的年纪还很小,那一日,他的父王摆了盛大的仪仗,将他们这些王子带到宗庙前祭拜。他跟着赞礼官的唱赞,跪倒在父王脚下,一抬头,刺目的日光照得他几欲流泪,他的父威严地王端坐在九百九十九级玉阶之上的宝座上,是那样高那样远,像是在天边在云里。他在最光明的地方慈爱的笑着,俯视万民,小小的他如同瞻仰天神般瞻仰着父王……

    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开始碎裂,耳边传来破碎的声音,那个闪闪发光的塑像轰然倒塌。

    父王,我曾以为你永远都站在那个最光明的地方,为此我曾许愿做一个和你一样伟大的主君。不管你是否有悔意,你用卑鄙的手段残忍地杀死了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而我不会与你相同,所以我注定要比你伟大,注定要开启大邺全新的气象,做一个真正光明而贤德的主君。

    南宫擎宇睁开眼睛看了看沈湑,喊了声:“魏良安。”

    魏良安乖觉地从沈湑手上取下折子和文书交给南宫擎宇。

    南宫擎宇看着文书上的字,忍不住剑眉倒竖,尤其看到雷万钧和雷霆军将士惨死之时,忍不住将案上的茶水一把挥到地上,滚烫的茶汤尽数洒落在猩红地摊上绽开一朵花,幽幽的热气慢慢升腾上来转眼间消散不见,精致的茶杯骨碌碌从台阶上滚下来,正在滚到施溪亭足边。

    大殿中一片寂静,每个人都想要看看南宫擎宇究竟如何处置这件事情。

    沙漏里的流沙堆成一个小山尖,良久,南宫擎宇合上折子,他嫌恶的看了施溪亭一眼:“好好的朝纲就是被你这样的奸恶之徒败坏了。”

    施溪亭低着头长俯在地上道:“大王,臣对大邺一片赤诚,大王明鉴啊。”

    “蒙蔽圣听,欺瞒主上,构害忠良就是你的赤诚吗?你竟也敢说!”南宫擎宇冷言道。

    “大王,雷万钧他手握重兵又在先王身侧,谁能保证他不曾生出谋逆的念头,臣是担心江山社稷的安危,防微杜渐啊。”施溪亭道。

    “哈哈哈,原来如此。”大殿中传来一阵苍凉的笑声,又道:“我当是施大人拿住了什么了不得的证据,原来是凭空编造信口开河啊。可叹雷帅那样的英雄竟然枉死在你手中。”

    殿内有些年岁,往日和雷帅有过交集的老臣皆是眼眶湿红,胸中满怀愤懑。

    南宫擎宇俯视堂下众臣道:“站在殿内的所有官员,都是大邺的故宫股肱栋梁,你们中间有白发苍苍者,有立下汗马功劳者,孤的江山还要仰赖诸位爱卿。孤知道你们都想看看孤要如何处置雷霆军旧案,给诸位爱卿一个交代。此事天理昭昭,公道自在人心,在孤的朝堂上绝不允许构陷忠良的事情发生,孤亦不负忠臣良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