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霜雪匝地冷月寒(二)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大王万安,王后长乐~一众人行礼道。

    南宫擎宇不悦道:“起来吧,诸位今日怎得都来此了?孤有召吗?”

    苏曼仪道:“请大王赎罪,实在是因事出有因,嫔妾不得不率领各位姐妹来此。”

    施嫣然伏在地上自知狼狈不堪没有抬头,眼前只能看见一堆锦靴。

    苏曼仪道:“大王,嫔妾要告发静妃蓄意杀害王后。”

    施嫣然心中一紧,猛一抬头,看见傅月影站在苏曼仪的身后,心中已经猜到了七八分,顿时有些慌乱起来。

    “怎么回事?”南宫擎宇看了一眼施嫣然问道。

    “禀告大王,静妃教唆下人在御花园将王后推入寒池,还栽赃陷害嫔妾,嫔妾首告。”苏曼仪得意道。

    “你胡说!”施嫣然脸色苍白,胸口剧烈地起伏道。她看着一脸冷漠的南宫擎宇,爬到他的脚下,抓着南宫擎宇冰冷的金靴哭泣道:“大王,你不要相信她的话,苏曼仪她是欺骗大王您的,嫔妾没有做过。”

    “静妃这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本宫说话做事可是讲证据的,万万做不出草菅人命的事情,做过便是做过,没做过便是没做过,本宫可不会以莫须有的罪名诬陷静妃你的。”苏曼仪针针见血针对施嫣然,字字句句暗指施溪亭的罪行,让南宫擎宇又想起施溪亭的所作所为,不禁对施嫣然又多了几分厌恶,问道:“王后是你推到池中的?你好大的胆子!”

    施嫣然仰着泪水涟涟的脸笑了道:“如今,嫔妾怕是说什么大王都不会相信了吧。如果嫔妾说嫔妾没有做过,大*吗?”

    南宫擎宇冷哼了一声没说话,施嫣然见事情有所转圜哀声道:“墙倒众人推,嫔妾的父亲失势了,这些事情不管嫔妾有没有做过,便统统都算在了嫔妾头上,嫔妾冤枉啊大王。”说完便伏在地上哀泣起来。

    寒天冻地,石板地面寒气入骨,像是无数钢针扎在肉体上,施嫣然痛得瑟瑟发抖,让人不由得生出恻隐之心。

    苏曼仪冷笑了一声:“静妃果然会巧言令色,若不是本宫事先知道来龙去脉,真要被你楚楚可怜的样子欺骗了。静妃认识伍寻吗?”

    施嫣然的身体僵硬了一下道:“嫔妾从来不知道此人。”

    “静妃再好好想想,说不定静妃忘了呢。”苏曼仪笑道,随后声音一硬:“大王,嫔妾请求举证,请大王与王后移步慎刑司。”

    南宫擎宇和沈月笙坐在堂中上座,苏曼仪与冉绿竹分坐在左右两边首座,竺舜华竺舜英姊妹随苏曼仪坐在边,程明月与鱼拂云坐在右边,堂下的地上跪着一排人。

    南宫擎宇问道:“慎刑司作司何在?王后落水一事可有结果了?”

    慎刑司作司成睿道:“大王,奴才严查了那日去过御花园的一干人等,御花园当值的宫人说那日只有瑶华殿的宫人进过御花园。”

    苏曼仪笑问道:“何以见得是瑶华殿的宫人?”

    一个跪在地上的丫鬟道:“瑶华殿宫人的衣裳与各宫宫人的衣裳不同,故而奴婢便确信当日进入御花园的宫人是瑶华殿的人。”

    “他们是谁?你可叫得出他们的名字吗?”苏曼仪又问。

    “回娘娘的话,他们看起来面生的很,奴婢先前没见过,叫不出他们的名字。”丫鬟答道。施嫣然的素手在袖中攥紧,紧张地听着丫鬟的话语。

    苏曼仪满意地点点头道:“这样的手笔,也算是天衣无缝了。”南宫擎宇不解的看着苏曼仪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苏曼仪回答道:“大王,嫔妾宫里的人在王后落水的那一日并未去过御花园,而是有人假扮嫔妾宫中的人。”

    施嫣然的额头上沁出细密的汗珠,已经冲坏的妆容看起来肮脏而狼狈。冉绿竹问:“静妃姐姐怎么流了这么多汗?”

    苏曼仪自顾自道:“依静妃母家的神通,伪造一套瑶华殿宫人的衣裳不在话下。只是,静妃能伪造宫人的衣裳,却伪造不了瑶华殿宫人的令牌。嫔妾宫中有一批家中送来的内监,每人都有一块特制的令牌。”说完停了停,看着施嫣然道:“可是,有两个内监的令牌不知所踪,不知此事与静妃有无关系。”

    “你宫中人丢了令牌,与嫔妾有什么关系?”施嫣然明显地慌乱起来道。

    苏曼仪对南宫擎宇道:“大王,今日琪嫔慌慌张张的来瑶华殿要嫔妾救救她,嫔妾不解,就问她是怎么回事?谁要害她?琪嫔说她无意间撞破赵平与那伍寻谋害王后之事被发现了。静妃胁迫她不准将此事透露出去,琪嫔惶惶不可终日,今日思索再三终于决定来嫔妾宫这里告发此事。”

    施嫣然心内大惊大怒,没想到傅月影竟向苏曼仪投诚,恨不得将其撕碎,只是在这众目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