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八章:种族的荣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两人走在宽阔的殿堂里,但是一路上除了数不尽的战斗痕迹以外,什么也没有,银狼被一朵在石缝里生长出来的鲜花给吸引住了,它试探性地用爪子碰了碰鲜花,又把鼻子探前去嗅了嗅,鲜花散发着一股莫名的香味,只对它有效果的气味,它歪着脑袋看着它,神情特别入迷。

    “多米诺能够控制这样的魔兽我还是有些意外的,而且它在侵占这座神殿之后,多米诺为什么没有让他直接进攻普洛斯的答案,我也还没有弄清楚。”林轩抬头喝了一小口酒,随后用手抹去嘴边的酒迹,“不过我想很快就会有答案了。”

    子夜耸了耸肩,回头看见银狼还沉浸在那朵鲜花里,“阿银,我们要走了。”子夜喊道,阿银这才恍然大悟地抬起头,四处巡视了一下,才转身快步追上他们。

    “你什么时候给它起了个名字?”林轩问道。

    “就刚刚啊。”子夜看了一眼走在他旁边的银狼,“你看它的样子就知道这个名字有多合适。”

    走了一会,地上渐渐开始有一些绿色的不明液体,浓稠的样子和难为的气味让人十分反胃,特别是阿银,不停地打着喷嚏。

    “我的天!我居然把这件事给忘了!”林轩用手指捏住自己的鼻子,一脸很无奈地样子,“这些是我之前和在这里的魔兽战斗后那些魔兽遗留下来的东西…”

    “你应该庆幸有我在这里。”子夜举起双手向两边一挥,一阵汹涌的狂风从他背后向前面扑去,不明液体散发出来的气味被一冲而散,趁着气味还没有继续飘散的时间,子夜用风将他们全都包裹住,慢慢浮起空来,直接掠过那一片让人恶心不已的地方,阿银在空中不停地挥舞着自己的四肢,不停地摇晃着头,还不时地嚎叫几声,显然它对此十分兴奋。

    很快,他们便走到了路的尽头,一间不算太大的屋子挡住了他们的去路,整间屋子也是用和板砖一样的材料建筑而成,屋子的两边也各有一扇直接连接着天花板的粗厚墙壁,一直延伸到左右两边的尽头,林轩打量着屋子那被紧紧关上的门,说:“看样子应该有人来过这里了吧。”

    “你怎么知道?”子夜问道。

    “我之前是到了那条龙的老巢面前才走的,而且走的时候也没有关上这些门。”林轩悄无声息地走到门前,把耳朵贴在门上,却什么动静都听不到,随后轻轻地推开城堡的大门。

    他透过缝隙看了看屋内的情况,暂时确认了里面没有什么危险之后,才放心地把门推开走进去,一边挥手示意他们跟上来,屋子里除了一些破旧的布满灰尘的桌椅以外,什么东西都没有。

    这时,屋子的另一边传来了打斗的声音,子夜和林轩对视一眼,急忙走到另一边的门旁,推开门走了出去。

    两个身材差距有些夸张的身影正在对峙着,一个是两米多高的留着一头白发,额头上长着角,脸上挂着阴险的笑意,粗壮的手臂里握着一把流星锤,一身黑色肌肤的独角怪。

    另一个矮小的身影,则是一个穿着野兽皮革制成的衣服的小孩,看上去只有十一二岁的样子,一手拿着一把黄色刀柄白色刀身的单手剑,另一手拿着一个蓝色的盾牌。

    他抬头看着独角怪,紧张的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着,显然他心里是很害怕的,他张开颤抖着的嘴巴,吞吞吐吐地说:“我…我一定会打败你的…你…你别太得意了…”

    “哦?那不是多米诺召唤出来的通灵兽吗?”林轩饶有兴趣地看着那个矮小的身影,“年纪轻轻的胆子到时不小啊,我看他跟你有得一比啊,哈哈哈。”

    “现在不是在这里笑的时候,我已经亲身经历过一次什么叫做冲动是魔鬼了,我们快去帮他吧!”说着子夜就想走过去,林轩急忙伸手抓住他的肩,子夜回头不解地看着他,“你干嘛拦着我?”

    “你仔细看看他的手,他是宾克族的人。”

    “他是宾克族的人和你不让我去帮他有什么关系?”

    “宾克族的人在战斗上一直以来都秉承这公平的一对一对决,如果你现在去帮他的话,我觉得大概也会被他当做敌人吧。”

    “生死攸关的时候哪里还顾得上这个?”

    “这是他们的信仰,你就静静地看着就好了。”

    “…”

    小孩眉头一皱,紧握手里的剑和盾冲向独角怪,紧接着举起单手剑一刀看在独角怪的身上,但却没有一丁点的效果,小孩脸上不由得多了几分吃惊,“为什么这个家伙会这么结实呢…”

    小孩一咬牙紧握剑柄,用吃奶的力气连续砍了好几刀,独角怪脸上依旧是那副阴森森的表情,“真该死!”小孩小声地骂了一句。

    独角怪默不作声地挥动流星锤砸向他,“看我的破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