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二回,劫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赵沐一开始还不停地劝,劝到后来发现根本没用,索性也不劝了,只是搂着容昭让她在自己的怀里哭个痛快。一直到她哭得累了,在自己的怀里慢慢的睡着。

    赵沐把容昭抱起来的时候却暗暗地心惊——究竟是她变得瘦了还是自己身体好了,怎么能这么容易就把人抱起来呢?在看着她哭得红肿的眼睛,赵沐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

    一向习惯了她的嬉笑怒骂冷嘲热讽,以为她是一个坚强的人,只是忘了她再强也是个姑娘家,这一场战争让她父母双亡,就算是跟父母再不亲,那毕竟也是父母,自己却一味的顾着自己的相思之情却不体谅她心里的苦楚,实在是不应该。

    一直在外面守着的宋嬷嬷和梅若等人听见里面终于安静下来,大家互相对望了一眼,宋嬷嬷对梅若说道:“姑娘随着公子一路辛苦,不如先回去休息吧,这儿有我呢。”

    梅若摇摇头说道:“没事,我不累。嬷嬷要是累了,就先回去睡一会儿,这儿我守着,嬷嬷尽管放心。”

    “我也不累,哎呀,天色不早了,明早皇上还要早朝呢,这时辰可不能耽搁了。”宋嬷嬷叹道。

    “那怎么办呀?”梅若看了看屋门,心想自己可不能在这个时候进去啊!那人可是随时都能要自己的命的皇上。

    宋嬷嬷笑了笑,说道:“算了,还是我进去吧。我这一张老脸在皇上面前也还说得过去,应该不会就怪罪的。”

    梅若也觉得是这样,便没跟宋嬷嬷争着往里面去,只欠身说道:“有劳嬷嬷了,看我们家公子如何,若是要梅若进去伺候,嬷嬷给个信儿。”

    宋嬷嬷轻笑道:“你听我咳嗽声儿就进去,否则就在这里候着。”

    “好的。”梅若忙答应着。

    宋嬷嬷轻轻地推开屋门,蹑手蹑脚的进去,转过屏风帐幔直到里面卧房,便见赵沐坐在床边靠着床头的帐幔闭目养神,床上锦被之中裹着的是熟睡的容昭。

    “陛下?”宋嬷嬷轻轻地叫了一声。

    “嗯,什么时辰了?”赵沐问。

    “已经寅时了,您还要早朝,是时候回宫了。”

    “好吧。”赵沐缓缓地睁开眼睛又看了一眼床上的容昭,轻轻地起身往外走,直到转过屏风才吩咐道:“不要吵醒她,让她好好地睡一觉吧。”

    “是,奴才知道了。陛下的衣服已经准备好了,请洗漱更衣吧。”

    “嗯,你就不用跟过来了,和梅若一起在这里服侍着吧。”赵沐又吩咐道。

    “是。”宋嬷嬷福身应了一声,看赵沐出去了,有转身去看了看熟睡的容昭,把香炉里的残香收了又重新换上一块香饼,方出去叫梅若进来。

    赵沐踏着薄薄的晨曦去早朝,在太极殿内跟大臣们商讨西疆的戍守战将人选以及刚打下来的北燕王城以及周围的那片土地该如何治理,之后又说到赵凝母子的罪过等诸多事情,一直到中午方才散朝。

    众臣退下之后,赵沐立刻问张万寿:“睿云宫那边有什么消息送过来没有?”

    张万寿忙躬身回道:“回陛下,半个时辰之前宋嬷嬷打发人来说容公子还在睡着。”

    “还在睡?”赵沐心想这是有多累啊,怎么睡到这个时候还在睡?

    “陛下一早起来到现在还没怎么吃东西呢,不如先用午膳吧?龙体要紧哪。”张万寿又问。

    “嗯,传膳。”赵沐点头说道。

    张万寿答应着转身没走两步又被叫回来。

    “派人去传朕的话,说容公子醒了立刻叫他进宫来见朕。”

    “是。”张万寿又答应了一声才匆匆出去。

    赵沐心不在焉的用过午膳,顾不得休息便叫人把奏折抬进来开始批阅,一直到掌灯时分方把最后一份奏折批阅完毕放到一旁,抬头看见张万寿,又问:“睿云宫那边怎么样了?”

    “回陛下,容公子还没有醒。”张万寿低头回道。

    “还没醒?!”赵沐这下坐不住了,忙起身说道:“是不是病了?有没有叫太医去看?”

    “这个……宋嬷嬷在那里照顾着应该不会有事吧?”

    “不会有事怎么到现在了还在睡?赶紧的叫太医过去给她瞧瞧……”赵沐心烦气燥的摆摆手,说道:“算了,朕也过去看看。”

    赵沐心里莫名的惊慌,再也待不住了,起身就往外走。

    张万寿等一溜儿奴才们赶紧的跟上。

    *

    容昭的确还在睡,而且睡得很沉完全没有醒来的迹象。太医给她诊脉,半天没说话。

    赵沐在旁边站着看,脑门子上渐渐地沁出了一层细汗。

    看见太医起身,赵沐忙问:“怎么样?”

    “回陛下,靖西候的脉象沉稳不像是有大病,或许是太累了,需要休息。”太医回道。

    “都睡了一天一夜了还不醒,只是太累了?”赵沐不怎么相信太医的话。

    “臣才疏学浅,实在是诊断不出其中的缘故,求陛下恕罪。”太医忙跪下。

    赵沐也没办法怪太医,便不耐烦的摆摆手说道:“你起来吧。”

    “谢陛下隆恩。”太医磕头谢恩起身。

    赵沐又问梅若:“紫姬呢?她怎么说?”

    梅若忙回道:“回陛下,紫姬姐姐去忙别的事情了,明天一早才能过来。”

    “派人去找她,叫她立刻来!”赵沐被一种莫名的惶恐笼罩着,脸色甚是难看。

    梅若的心里也慌了,忙转身出去找人去寻紫姬。

    紫姬是半夜匆匆赶来的,至此时赵沐已经让太医院里的六个太医都给容昭诊过脉,六个太医都没诊断出有任何的不妥。

    “紫姬参见陛下,陛下万岁。”紫姬近前跪拜行礼。

    赵沐忙指着床上的容昭说的:“你起来!快看看容昭是怎么回事儿!”

    紫姬忙上前去,先摸了摸容昭的额头,又拿起他的手臂来诊脉。

    “奇怪。”紫姬皱眉道。

    “怎么了?”赵沐忙问。

    “从脉象上看没什么不妥的,只是为何睡了这么久还在睡?”紫姬纳闷的说道。

    “你确定她没有中毒或者生病?”赵沐终于问出心中最深的担忧。

    紫姬紧蹙着眉头欠身回道:“回陛下,紫姬不确定。因为这世上并不是所有的毒在中毒当时就能诊断出来。至于生病,我想前面几位太医的医术比紫姬高明数倍,若是我家公子生病了,他们肯定能诊断出来的。”

    “那么说,如果她有事,就是中毒了?”赵沐的心立刻揪到了嗓子眼儿。

    “……是的。”紫姬虽然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但也不得不说这样说。

    赵沐顿时双腿发软,眼前心里都是一片空忙忙的,若不是身边有张万寿扶着,只怕立刻就坐在地上了。

    “想……想办法,快!”赵沐的呼吸也急促起来。

    “陛下,陛下!您没事吧?”张万寿吓得要死,忙招呼太医快过来。

    太医上前来捏住赵沐的虎口以及手腕处的几处穴位来回的按压,张万寿也在一旁劝说:“陛下别着急,紫姬姑娘是解毒的能手,她肯定有办法的。她肯定有办法的,您千万别着急啊!”

    “紫姬,一定要想办法!”赵沐盯着紫姬说道。

    “陛下放心,奴婢一定想办法。”紫姬心里也是没底,她虽然从小生在炼毒世家,也跟着容昭学了不少本事,但是现在事情发生在容昭身上,她就莫名的慌乱。

    “传旨太医院所有的人,有一个算一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