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001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范逸也不知自己晕了多久,当意识渐渐恢复,他首先闻到的竟是一股若有若无的香气。品 书 网 (   .    .   )

    脑子里像是灌了铅一般,范逸努力睁开眼,迎接他的却是一窗刺眼的夕照;他下意识地用手遮挡阳光,却发觉身上没有一丝气力。

    范逸条件反射般的动作,使得原本趴伏在床畔的少女也从睡梦中醒过来。

    范逸并没看真切少女的面容,只是看到她那古怪的发型和穿着便匆忙闭上了眼。

    “我这是梦中?身在古代的梦?这女孩是谁?”

    身为单身狗的范逸,此时只想沉浸在这有妹子在身边的梦境,可脑子里却有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不断重复着,“范逸,你这是做梦;范逸,你这是做梦!”

    这个声音吓得范逸不敢动弹,脑子一思考,便能恍惚地看到许多由时间和空间组成的记忆碎片,——悲催的是,这些碎片组成了他生命中最后的辉煌。

    那是一个秋高气爽的午后,和几个朋友游园的范逸为了抢救一个落水儿童而毅然决然地跳入了湖中。与所有悲伤的故事一样,那倒霉孩子有惊无险地被救上岸,他却因力竭而沉入了湖底,永远睡了过去。

    “二公子?二公子!”身边的女孩似乎感受到范逸的挣扎,当即惊喜地叫了起来,稚嫩的声音中夹杂着语无伦次。

    范逸脑子里如真似幻的记忆突然被女孩的惊叫声打断,却不敢睁开眼睛。

    女孩语调婉转,腔调却似乎属于江浙一带,作为一个资深北漂本不该一下就听得懂她话中意思的,可现在......

    范逸以为自己是在梦中,却不愿醒来。

    由于女孩的惊叫,顿时引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随着房门的开合,范逸明确感觉出进来了三人。

    “二子醒了?”为首的是一个年近四十的美妇,她衣衫朴素、容颜憔悴,刚一进门就开口相问,但裙下的脚步并不显慌乱。

    及至发现无人应答,又看着床上的范逸仍闭着眼,美妇便皱起眉来,有些失望地对床边的少女问,“小蝶,你刚刚高呼什么?”

    “夫人,我刚看见二公子动了一下,您看他脸上的汗。”小蝶慌忙解释起来,待话说到一半时,又意识到自己应该给床上的范逸擦汗了。

    夫人显然也看到了范逸脸上的汗水,她顺手接过小蝶手中的湿毛巾,便在范逸脸上细心擦拭起来,口中喃喃自语道,“我的儿啊,你可别吓唬我啊......”

    “夫人,二郎不会有事的。他只是喝多了水,这会怕是在做噩梦呢,夫人且宽心些......”

    喝多了水?做噩梦?

    范逸顿时凌乱了,我这到底是在梦中,还是真在做梦?

    这是盗梦空间的节奏?

    可证明我在梦境的坐标在哪啊喂!

    范逸本想对这个匪夷所思的梦境继续吐槽,却突然感觉另一份记忆犹如病毒一般侵入了脑中,这份记忆的主人却是一个名叫范逸之的十六岁的少年。

    范逸之排行第二,外人皆呼之为范二,而家里人则称呼其为二郎、二公子、二子。

    范逸之曾经有一个不到五十岁就死去的祖父,有一个不到三十五岁就死去的父亲,还有一个不到六岁就死去的哥哥......

    为父服丧的范逸之前几天才除服,然后就被什么天师道的师兄们拉去跟和尚干仗了;两伙人打架还是蛮拼的,范逸之若不是事先跳入水中,说不定真被那些臭和尚的乱棍打死了。

    范逸之脚底抹油的本事很不错,但他却忘了自己根本就是一旱鸭子!

    范逸之落水之后,同样是旱鸭子的伴读书童阿仁随后也奋不顾身地跳了下去,结果两人都喝多了水;可阿仁很快就醒了过来,范逸之却睡了一天一宿,要不是呼吸时有时无,他的母亲怕是早就哭死了。

    范逸有了这记忆后,竟第一时间就猜出了正在给自己擦汗的夫人一定是范逸之之母。

    夫人甘氏,按照这个时代的习惯也被称呼为甘夫人。

    “这范二难道是天煞孤星?范二?什么破名字啊!”范逸刚要开启吐槽模式,就马上面临一个匪夷所思的现实。

    ——我这是夺舍了?穿越了?重生了?

    ——我到底是谁?

    脑子里闪过如此深奥的哲学问题,耳畔又不时传来甘夫人的哭泣声,范逸的内心天人交战,终于还是决定醒过来。

    范逸努力睁开眼睛,随即看到一个梨花带雨的美妇坐在床畔,有些失神地拿着湿毛巾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