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新的开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一章新的开始

    “嘚嘚嘚”一长串的马车高速行驶在前往长安的水泥路上。几年前修筑水泥路时一起栽下的树木在烈日下投射出一块块的树荫,时间正好是中午时分,没有一丝风的空气中充满了燥热。

    “陛下这是打算找我们回去干什么?”说话的赫然是武元庆。

    旁边的自然是长孙澹了,这时光在他的脸上也留下了印记,胡子已经很深了。脸膛也被海风和烈日雕凿的更加的棱角分明了些。

    不过此时的长孙澹却是已经通过这加急的催促声多少有了一些猜测。只是这些事情终究不好说出来而已。于是只好对武元庆说到:“谁知道了,按照旨意赶我们的路也就是了。”

    “你说这几年来总算是可以歇一歇了,却有碰上了这档子事情,也真是倒霉了。”武元庆说到。

    “可不是吗。这几年来舰队总算是扩建到了六支,而且每一支舰队的规模也都大了许多,而且这出了战略方向以外基本也不用我们查什么心了,这张兴平和邓梁致二人做这些事情倒是让人放心不少了,这也是我们能做甩手掌柜的原因所在啊。”隐隐约约,长孙澹觉得自己很有可能再也回不到金山和大海了,所以有些事已经可以提前和武元庆做一些交接了。

    “可不是嘛。这六年来,我们付出的可真是不少了,这先是从日本归来后加大了对波斯的挤压,整个印度洋都成为了我们的洗澡盆,而且沿途还建立了好几个补给点和基地。光这就花了整整四年的时间啊。”武元庆有些感慨。

    以前他对长孙澹的印象也仅仅只是停留在这是一个可以点石成金的人,很有主意。但是和波斯的战争却让他对长孙澹的印象有了根本性的转变。这长孙澹居然是一个十分长于战略谋划的战略家。

    急于这个认识,武元庆又将长孙澹以往的经历有梳洗了一边,既然发现了一个清晰的脉络——实力不足时蛰伏,一等时机成熟就会腾飞。

    当然长孙澹是不知道的,原来自己这被别人像死狗一般的撵过来碾过去的居然也能被人称为战略家。

    “就是,那几年在海上和波斯人争夺航线的日子真的是一段惨烈的日子啊,那一切就像是昨天刚刚发生过的一样。每次舰队返航都会有很多的盒子被送回来,那些盒子里装的全部都是海军士兵和军官们的衣冠。整个金山的烈士陵园里全部都是他们的衣冠冢啊。”长孙澹有些感慨,每一次的返航都会伴随这一片哭声。

    在哭声里,金山海军将波斯人赶回了岸上,让大海成为了大唐人的地盘。源源不断的香料、丝绸、陶瓷以及工业品被不断的输送到了波斯和欧洲。换回来的是大量的黄金、羊绒地毯等等物质。

    武元庆也有些感慨。

    “不过你对付倭国的那一套我却是实实在在的佩服啊。如果说这对付波斯将士和装备占据了一多半的功劳的话。那么这对付倭国可就全部是你的想法了,说说看,你当时怎么想的?”武元庆将这个问题一直别到了现在倒也着实不容易。

    “这个也就是限于金山的是状况,主要是当时实在是没有人了,要是有人的话,说不定我真的就会立马在鹿儿岛和大阪驻军了。”长孙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了。

    “别跟我来这一套,详细的说说吧,都这么些年了,我这憋的很难受的。”这四年以来,出了金山实际控制的实力和地盘有了实质性的进步而外,人口已经突破了十五万。长孙澹和武元庆的关系也越发的微妙起来。

    只是两人的交情却足以让这一切的谣言不攻而破,这个主要的原因是长孙澹没有太多的野心。有了足够的野心就会有权衡和得失,利益的位置也就重要起来了。

    “其实,有的时候真的不用我们自己实际控制的。就比如这倭国吧,除了一些战略地位比较重要的地方以及银矿而外,真的没有什么太大的用途了。为了这么些东西吧自己的主要精力纠缠在这上面实在是有些划不来。还不如找一个听话的代理人,由他来替我们完成这些工作更好。而且这个代理人还有一个好处就是这机器的民愤太大的话,将他们赶下台,会上一个人来就可以了,我们的利益也没有什么损失的。”长孙澹说到。

    “还是你这主意多啊,你将这金山犯了轻罪的犯人送去倭国的目的也就是让这倭国更乱一些吧!”武元庆现在算是明白了,为什么长孙澹执意要将那些犯人统统判流放的原因了,而且在倭国完成任务较好的话还可以减刑。

    “只是那帮小子却是让我失望了。本来还想着给他们减刑的,可是大多数去了倭国都不愿意回来了,这倒是我没有想到的。”长孙澹笑笑说到。

    “这也算是个意外之喜吧,毕竟这年头在金山犯罪的基本上都是那些好吃懒做的混混,这些人到了倭国靠着军队的撑腰以及灵活的脑袋瓜子能打开局面到也是可以理解的。”武元庆一想到这里也有些无语。

    “哦,对了,说到这里,这最近几个月倭国送过来的白银大概有多少?”长孙澹突然想起了这个问题。

    在长孙澹以前的理想当中,这数钱数到手抽筋绝对是一个梦想,可是真的有一天钱多到连脚都抽筋也数不过来的时候就真的只是一个数字了,而且是不会引起注意的数字。

    “每个月给你的报告你都不看的吗?”武元庆有些吃惊的问道。

    “呵呵,这不是忙嘛!”

    武元庆用手摸着自己的额头,说到:“早知道我就随便糊弄一下了,这每个月的月报都是一组组的数字,你知道我这算学不行,而你有事行家,我这是一点懒都不敢偷的,每次都要熬上两个通宵才能写完的你居然不看?”

    “呵呵,我这不是忙嘛。当然,哦,我也是肯定是会看的,但也都只是大致浏览一下。”长孙澹讪笑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