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尴尬的败家子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水流很湍急,谢逸很狼狈。

    第n次呛水之后,谢逸再也顾不上形象,完美的自由泳改成了狗刨。

    粉红色的背包就在不远处,眼看着就要抓到时,一个浪头猛地拍过来,河水再次灌入口鼻,让人喘不过气来。

    算了,小命比泡妞重要。

    无奈之下,谢逸只得知难而退,挣扎着想要游回岸边。来时容易回去难,关键时刻,腿却莫名其妙地抽筋了,眼看着又一个浪头猛地打过来,根本来不及反应,整个人便有些蒙圈了。

    不会就这么悲剧了吧?随波沉浮中,谢逸心里泛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念头一闪而过,谢逸只觉得晕晕乎乎,眼前似有亮光闪烁,意识渐渐变得有些模糊了。

    恍惚之中,水流似乎平缓了很多,有艘木船正匆匆而来;远处的岸上则是人头攒动,似有一个女子大声呼喊。

    有救了,谢逸张嘴一笑,河水再次涌入口鼻,呛得人喘不过气来……

    模模糊糊,谢逸好像看到很多人指指点点,唉声叹气,耳边还有个女子的哭声。

    ……

    谢逸醒了,映入眼帘的是木椽青瓦的屋顶,斑驳的土墙上有个小木窗,透过些许微弱的光线。低矮的床榻前,一个眼睛红肿的年轻女子正默默垂泪,怀中还抱着个幼小女童。

    什么情况?

    谢逸只觉莫名其妙,尤其是无意间瞧见锈迹斑驳的铜镜里的倒映后,整个人完全不好了。

    倒映中的脸庞年轻俊朗,却异常陌生,陌生到自己完全不认识。

    到底发生了什么?自己身在何处?眼前这两个女子又是何人?一连串的问号浮上心头,谢逸彻底懵了。

    他清楚地记得,河里水流湍急,一个浪头打过来,自己险些溺水,好在有船只赶来营救。可是……再被人救上岸,怎地就换了张脸,换了副皮囊?

    穿越了!

    当许多本不属于自己的记忆钻进脑海时,谢逸终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个荒诞却又真实的事实。

    不知道是怎样的机缘,怎样玄奥的科学原理,自己溺水身亡,灵魂竟莫名其妙地穿越时空,然后借尸还魂在一个古代少年身上。

    唉!这回是显摆过头了,泡妹子的代价有点大啊!

    曾经的他是一名年轻医生,参加医院西部山区义诊志愿者活动,与同行的一位美女医生聊得不错,大有更进一步的可能。

    某日巡诊返回时,途中经过一条河,过小木桥时,美女医生的背包不慎落水,谢逸仗着水性不错,当仁不让下水捞取。

    结果悲剧了,背包没捞到,美女未上手,却成功加入穿越者大军。

    唉,悔之晚矣啊!

    穿越这种事好像都是有来无回,印象里很少有人再穿回去,心存侥幸没有多大意义。

    说好听点,既来之,则安之;说不好听的,哪怕心中有再多不情愿,也得认命。福兮祸所依嘛,不见得一定是坏事。

    作为穿越者,最为关心的无疑是年代和时间,谢逸脑海中很快有了答案——大唐贞观十年。

    怎么说呢?

    穿越很悲催,但穿到大唐,没有穿到烽火战乱,民不聊生的乱世,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大唐,可谓华夏历史上最鼎盛的王朝,汉唐盛世可不是吹的;“贞观”这个年号也很熟悉,唐太宗李世民嘛!

    众所周知,贞观之治是历史上少有的治世,唐(太)宗之名如雷贯耳。生活在这个年代,太平安定,丰衣足食应该不成问题吧?

    至于贞观十年意味着什么,谢逸并无深刻印象。大抵是国丧隆重,天下皆知,脑中原本的记忆很快反馈出一个信号——长孙皇后崩逝,举国哀悼。

    五个月前,也就是贞观十年六月,与李世民伉俪情深的一代贤后长孙氏崩于立政殿。半个月前,刚刚葬入昭陵。

    这与自己有关系吗?至少现在没有。

    谢逸更为关心自己的处境,很巧合自己如今也叫谢逸,今年十七岁,家住陈州淮阳城,家中排行第三,人称谢三郎。

    谢家原本殷实富足,家业兴旺,奈何这些年却厄运连连。先是长子谢进早逝,次子谢迁又染病不起,两年后撒手人寰;老三谢逸成了独苗,成为谢家全部的指望,自然备受重视和疼爱。

    疼爱与溺爱只有一字之差,一旦过界便一发不可收拾,后果严重。

    由于过分宠溺,谢逸小小年纪便骄奢淫逸,成为败家的纨绔子弟。老谢夫妇见状痛心疾首,奈何管教无果,为了谢家香火与家业传承计,亲力亲为努力一番,又生了一胎。

    原本希望老来得子的,可惜偏生是个女儿,谢母因是高龄产妇,难产而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