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血樱花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残阳如血,晚霞如火,映得一幢三层小楼像一块巨大的红宝石一般,折射着淡淡的红色。

    “苍天有井独自空,星落天川遥映瞳。小溪流泉映花彩,松江孤岛一叶枫!南海涟波潭边杏,武陵蔓藤幽谷兰。神仙谷内美人姬,饭尽之岛爱成梦!西塞山野雁自翔,小桥水泽浸芳园,李氏眉宇尽含春”楼顶上,此刻正有二人对着斜阳在把酒临风。一个脸上有条长长刀疤的粗壮汉子,赤着身子,下身正在做着古怪的“运动”,他满脸的落寞,正随口吟弄着一首“诗”。

    小楼处在方圆十里樱花林中,此际正值樱花盛开,夕阳下是一片滔天的红色。只是,离着小楼越是那樱花的颜色越深,一直从浅浅的粉色到浓浓的血色。

    阵阵晚风拂过,一片片凋落的花瓣在风中娑婆起舞,像极了一个个忽聚忽散的不死阴魂在不甘的挣扎。一股淡淡的樱花清香弥漫了整个小楼,只是那花香中却夹着一点点腐糜的血腥气味。

    “好诗,好诗!”一个声音有气无力的说道,那感觉像是几个月不眠不休。说话的人年纪约三十左右,赤着上身,两块胸大肌高高隆起,但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的胸前七处怵目惊心的伤疤,呈北斗星状排列。在霞光中,那七处伤疤也泛起了淡淡的红光!此刻的他,正好整以暇的端着半杯红酒坐在一旁,翘着二郎腿,目光有些懒散的看着刀疤汉子。

    “五爷!好个球啊,又“空”又“松”的,昨晚包这几个女人花了我那么多钱!他***,要是让带出来的话,哼哼,哼,嗯…”刀疤喘着粗气,哼哼唧唧的道。

    “呵!行啊,刀疤!就你那根小牙签,就算给你只母蚂蚁,你也会觉得又“空”又“松””。五爷斜着眼睛扫了一眼刀疤的下身,一个赤身、皮肤雪白的没有一点瑕疵的女子,此刻正奋力的把浑圆臀部高高的翘起,而整个人在轻轻的抽搐着,整个身体如波浪翻滚,划出了一道道怵目惊心的优美弧线,似乎是在极度的兴奋中有些痉挛了。

    “五爷,打人可别打脸啊,咳咳,哦也…”那刀疤汉子停止耸动,微微哆嗦了一下,随手将身下的女人抓起,像扔团棉花般的扔到了楼下。

    啪的一声,那女人已经被扔到楼下,连一声惊叫也没有,却是在被刀疤扔下的时候,随手扭断了脖子。

    “唉!刀疤,你又草菅人命啊……三儿,下去把那女人埋了。”五爷有些索然的将手中的半杯酒灌下肚子,轻轻的说道。

    立刻有人过来,微微躬身,然后闪身离开了。

    “嘿嘿!却是草“奸”人命呢……”刀疤诡笑道,眉头似乎也舒展了许多。

    哗!——

    一盆冷水当头泼下,刀疤将身子冲了个干净,然后用一条雪白的浴巾将下半身围住,大咧咧的走到五爷的面前,抓起剩下的半瓶红酒,咕嘟咕嘟的灌了下去。

    五爷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空杯,又无奈的看了看那空瓶子,又看了看刀疤那白色浴巾上的红酒,半晌无语。

    “***,这罗曼尼康迪的味道还真不如草原白酒来的痛快。”正要将瓶子扔到楼下,却被五爷一把抓了过去。

    “灌上点尿进去,卖给这些倭寇,就够回国的船票了。反正他们会束之高阁,也舍不得喝……”五爷的脸上一脸的戏谑,眼中的懒散突然不见,满是闪闪的晶光。

    “嘿嘿,五爷实在是高。”刀疤一脸的坏笑,对着五爷伸出了大拇指。

    “少来这套,这一个月你疯也疯够了,玩也玩够了,就算死了,你也够本了!事儿可准备好了?”五爷猛的站了起来,整个人忽然就变成了一根笔挺的钢枪,凛然的杀气在无形之中透出,虽然那刀疤身形已足够高大,但在五爷面前,却仍是矮了半头。

    刀疤汉子肃然起立,大块的胸肌轻轻的跳动,眼睛瞪得老大,身上也散发出了一种久经沙场的人才会有的那种斗气,甚至连浴巾掉落都没有感觉。

    雄赳赳,气昂昂,这尺寸怎么也是中上标准……

    “五爷,一切都按照计划执行完毕。等过了老大他们的祭日,我们就带着他们的骨灰回国……唉!他们四个死的真冤,平时那么精明,怎么这次就这么轻易相信了呢?这个仇……”刀疤汉子忽然有些哽咽的说道。

    “放心吧,老六!这一次,我们会好好的给他们一个教训,这十里樱花园就会成为他们的墓场,哼!”五爷冷笑一声,眼中杀气凛冽的闪过,令在刀头舔血多年的刀疤也是不寒而栗!他知道,这一次,五爷是真的要玩大的了!

    刀疤出身特种部队,好战、桀骜不驯,对敌人冷血无比。一次在执行秘密任务的时故意将几个英国人质在半路杀死,结果使整个行动功亏一篑,最后还引起了两国的外交摩擦!因为违反了军纪,他被开除军籍,如果不是他老子关系够硬、钱包够鼓,暗渡陈仓的将他改头换面的偷渡到海外,就算他有十个脑袋也被砍光了!不过,他也许命中注定和杀人有缘,竟在日本无意的结识了暗杀组织“七杀手”,成为了其中的一员。

    “七杀手”实际上核心成员只有五个,至于为何缺少二人,引用这个组织创立者的话说,“天老大,地老二,我们五个依次排列。”话虽如此,可是实际上这个组织的其他人还是把天地的排名抢了过来。

    老大代号叫“西门杀”,据他自己说是西门庆的后人,说这话的时候,他脸上光彩熠熠。用他的话说,历史是别人写的,我为什么要相信?我就认为西门庆是好的!我认为好的就是好的!我自信,所以我成功。

    老二代号叫“北宫屠”,却是个沉默寡言的家伙,为人低调,做事沉稳,喜怒不形于色,但每个人知道,这个人的心肠是最热的!

    老三代号叫“南宫戮”,为人聪明机智,军师级人物,他喜欢杀人于无形,他总是能巧妙的用一些意外方式让猎物死亡,进而规避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他的外号又叫“死神来了”。

    老四代号叫“东方不赦”,性最残忍,经常是把猎物一家无论大小统统杀光,按照他的话说,“斩草不除根,后患必无穷。”不过,组织里的其他人却叫他洞房不射!因为,除了杀人,女人和酒是他的最爱,他的女人虽多,却从来没有过孩子。每个人都在怀疑他到底会不会射,就好象某国足球一样……他常说,人这一辈子,就图个两头痛快:上头嘴痛快,下头老二痛快。

    老五代号“终(中)结者”,号称“七个伤疤的男人”,是一个智商极高,却又最能隐忍的人。杀人从未失手,之所以他能每次都得手,是因为他懂得隐忍。有次为了杀一个猎物,他在粪坑中竟足足潜伏了三天三夜!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