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二十章 兵临城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争霸天下从来不是游戏,在这四个字的背面则是血淋淋的天下苍生。』『8Ω1中 文』』Δ网

    苍生之中,即便是那些渴望问鼎的弄潮儿,也难以抵抗命运的不仁慈。

    到了这个程度,仇恨还重要吗?

    即便有仇,曹操都不知道该找谁报去。他的长子曹昂死了,那他是应该杀死整个凉国的统帅马越呢,还是应该杀掉率军的马岱,还是应该杀死具体的行刑者呢?

    算来算去,都是一笔糊涂账,个人生死比起大汉的正统而言,不值一晒。

    他有那么多仇恨,可朝廷兵马中有几个军卒没有父兄死在凉国人的铁蹄之下?凉州铁骑又有几个没有袍泽兄弟被朝廷环刀加身?

    这个世上根本不存在童话,没有任何人能够不劳而获地得到好结果,甚至在那么多人付出了全部乃至自己的性命,依旧得到不到好的结果,这公平吗?

    当然公平!

    因为有人付出更多,这个世界公平合理的前提,就是努力未必是有结果的……它不管努力的人是否有结果,因为那是运气的主管工作,世界只负责将那些不努力的人回炉重造。

    一半是命,一半的运。

    人的命,要自己拼,但运气这回事,真的需要上天来决定。

    就像那句流传在凉州每一个村落的,天运有常,凉州人要信天。

    时间走到第二日的正午,曹马两军的大阵各自向前三里,将阵线推进到双方前军能够相互看见旗帜为止。

    马越的军队远曹操的兵马,当凉**队伴着号令向前时,曹操只能想尽一切办法不断变阵。

    马越的军队分为五个阵形,他处在前军中军,也就是正对着曹操兵马的前阵,而在他左面,是由数万羌兵组成的西凉大阵,那一阵的统帅为金城韩遂。而在右面,则是属于他最出色的侄子,马岱马伯瞻的军阵。

    韩遂与马岱的军阵就像马越的左右侧翼一般,像蝎子的两只巨敖,远远地探出去将曹操的兵马三面包围起来。

    而在曹操的身后,是洛阳城。

    曹操的军队数量不足,只能以巨大的半环型依靠在洛阳西门外,最外围的军士持着巨盾与长矛,后面则是刀斧手,不过在这之后的阵形却无比地松散。

    因为那是曹操麾下虎豹骑的位置。

    虎豹骑的统领一直是曹纯,这位曾经先帝时的黄门侍郎,如今却成了曹家的亲信大将。

    只不过这一次一万六千名虎豹骑不再归属于他们的统领麾下,而分配于各路将领麾下。

    曹军不过只有十万兵马,这些兵马由曹操统领已经足够,不需要那么多的将军……他手下的将军何其之多?曹仁、曹洪、曹爽、曹休、曹纯、曹彰,张郃、于禁、乐进,夏后氏也是满门忠烈,再加上刘备麾下的赵云、张飞、黄忠、纪灵。

    猛将如云!

    而现在,这些令人感到如雷贯耳的将军们分别各自带着虎豹骑的千人队藏在军阵当中。

    俗话说,用兵之法,以正合以奇胜。

    这军阵严明的大阵便是曹操的正,那十余员沙场猛将率领的虎豹骑兵,则是曹操的正。

    如今敌军已然大军压境,身在洛阳城下的曹操再无险可依,如果这一场败了,他便要直接撤入洛阳城了。

    这场战争的胜负,事实上在此时对曹操而言并不是很重要。

    昨天见过马越之后,他想的很清楚了,庞大的帝国将来由谁统治,似乎并不是那么重要……为什么马越在征服了那么多的州域之后那些人纷纷以凉国人自居?因为他们过的更好,比在汉旗之下过的更好。

    更大的疆域,更富足的生活,更盛大的兵威,还有更像人的统治者。

    如果自己赢了,戎马半生的凉王得到谥号,这当然是个好事,大汉正统被自己保住,并有可能中兴。

    如果自己输了,末路皇朝将不复存在,但天下却过上更好的生活。

    都是好结果。

    都是……好结果啊!

    但他必须打这一场,他是汉臣,汉室不负他。

    曹孟德,阉宦遗丑,天下人不曾善待他,他可负这天下任何人,但他……不能负这天下啊!

    难道人也有廉价的吗?

    “擂鼓,待战!”

    旌旗挥舞而起,雷鸣般的战鼓与军乐奏响,鼓声敲的又快又急,就像凉**队向前踏出的步伐。

    马越在军中战车上扶栏而立,手指向前,身后纵马的杨阿若沉默地策马而出,立与阵前抽出那柄先帝赐下的中兴之剑,向前挥出。

    没人出一点声音,数万人的脚步齐齐前踏。

    “轰轰!”

    三面合围,缓缓压上……这就像高祖围霸王亥下打的那一场十面埋伏。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