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六章 初遇陌生人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蛮族之地的丘陵地带,白昼依然是披着灰蒙蒙的外衣,冬日的太阳似乎遗弃了这里,打从醒来开始,里昂就未曾见到过阳光。此刻,全副武装的他正顺着凹凸的石块,往丘陵的顶端攀爬着。

    这是山洞附近最大的一座,鹤立鸡群一般高出了周围所有的丘陵整整一大截,即便如此体力充沛的里昂爬到它的顶部时也是大气都不喘一口。顶部很是平坦,而且面积很大,足是山洞口的那片空地的三倍有余。辽阔的视野让百无聊赖的小伙子心里舒畅了很多。

    摘掉了头盔,让面部感受着风儿的抚摸,已经完全不惧怕寒冷的他,感觉到冬日的寒风也是那样的亲切。里昂略带稚气的脸庞,无奈地苦笑了一下,是啊,只有无聊至极的人,才会在这动荡不安的年代爬到高处,悠闲地吹着风。

    罗叔离开已经4天了,他显然没有预料到里昂的恢复速度会如此神速,交代下来的锻炼任务,这个小伙子早已超额完成。如饥似渴的里昂迫切的盼望着学习新的骑士知识,怎奈老师不在,而羽翼对骑士的战斗技巧又完全不了解,投师无门之下,也只有苦苦等待了。

    里昂也并不是没有想过将注意力转移开来,可是空空荡荡的山洞还有枯燥无味的周遭,没有任何的新鲜事物。唯独那神秘的木盒能给他单调的神经带来些许刺激。想到这里,里昂再次做出了一个苦瓜脸,真是欲哭无泪啊,那刻有奇怪字眼的木盒,却是怎么都打不开。明明是木头的材质,可坚硬犹如顽石,甩、打、敲,各种方式都用尽了,盒子依然完好如初。

    根据羽翼的说法,盒子可能被施以了某种魔法,而那一段奇怪的文字,也许就是打开盒子的咒语,但前提是要有人看的懂才行。里昂气呼呼地抽出了宝剑,大力地胡乱挥舞着,嘴巴里还阵阵有词:“没有人教导剑术,那该死的木盒也打不开,帝国等待着我去建立,人们等待着我去解救,而我却在这里坐以待毙!”

    突然之间一声沉闷的呻吟打断了骑士的思路,他收起了埋怨,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闻声望去。只见一个人类的手臂有些松软地搭上了丘陵顶部的岩石,又是数次痛苦之声后,瘦小的肩膀上耷拉着一个低沉的脑袋颤抖着从下面冒了出来。苏醒后第一次见到陌生人的里昂有些浑噩,他一脸茫然地站在原地,看着这个男性人类,极其艰难地将整个身体拖了上来。

    像是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了一样,陌生人全身散架般大字型瘫躺在岩石上,筋疲力尽地大口大口喘着气,急促粗闷的声响活像一只快要被累死的驮马。

    “是同伴吗?”里昂在心中思索着:“不对,罗叔才刚去集结地4天,不可能这么快有同伴回来的。”

    “如果不是朋友,那就有可能是敌人!”表情瞬间严肃了起来,里昂快速地回退了几步。如果在人迹罕至的地方都依然不能使用真名的话,可想而知自己的处境是多么的糟糕,必须处处谨慎才行。

    后退时盔甲摩擦发出的声响传到了陌生人的耳朵里,他无力地抬起了头,眨巴了几下眼睛之后,闪电般快速爬了起来。

    里昂紧握着剑柄,同时也从背后取下了盾牌。警惕地打量着这个寂静丘陵的突访之客。他还在因过度的劳累而气喘嘘嘘,身材矮小瘦弱,一身灰不溜就的宽松袍子,像是从未洗过一般脏兮兮的,风尘仆仆的脸上印着相貌平平的五官。看上像是很年轻,只是那很久没打理过的唏嘘胡渣子,又让他显得有些少年老成。明明是个大老爷们,却留着一头齐肩的棕色长发,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