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风波恶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朱由崧拿起一块糕点,智脑却突然发出了警告,这糕点当中含有慢性剧毒成分,虽然一次毒不死人,但是长期服用却仍然会导致心脏衰竭,最后死状与心脏病变无异,朱由崧看了看花新蕊,应该不可能是她,至于自己的母妃邹氏就更不可能了。

    看来回到了南京皇宫当中比之北京更加险恶,不过想想也是,原本在北京李太后病逝之后,自己的祖母郑贵妃也就是如今的郑皇后已经是一家独大,再也没有任何人能够威胁到她的地位,因此北京皇宫当中风平浪静。

    而来到南京之后,万历帝和郑皇后对这些宫斗都有些意兴阑珊,不想去管,因此后宫当中也就迎来了他的新主人,原本的太子妃姚氏邹氏都是朱常洵的原配,后宫的规矩是母以子贵,姚氏无所出,因而居于正妃之位,却不争宠,而邹氏孕有二子朱由崧和朱由榘,马敏儿入宫之后,也孕有一子朱由桦,虽说现在朱由崧的地位稳固,不过马敏儿却不怎么甘心,因此在宫中争宠,这就让南京宫中风波不宁。

    这些事情朱由崧在北京在山海关已有耳闻,却没想到一回到南京就遇到了这么一份大礼。

    花新蕊看了看朱由崧拿起糕点,却不动了,不禁问道:“殿下,这糕点不和你胃口吗?”

    朱由崧摇摇头道:“不是,新蕊姐姐,你说这些糕点都是从母妃那里送来的?母妃这些日子身体还好吗?”

    “太子妃娘娘的身体还好,只是二殿下的身体却一直很弱,最近甚至呕出血来,宫里甚至有人说……”

    朱由崧说道:“说什么?直接说无妨!”

    花新蕊这才说道:“有人说是因为殿下的命格太过霸道,占了太多的福分,以致于让二殿下折福!”

    朱由崧冷笑道:“胡说八道,既然二弟身体不舒服,那么我就去看看,到底是个怎么回事?”

    朱由榘作为朱由崧的二弟,如今也有十一岁了,前些日子刚刚被封了王爵,但是因为身体虚弱谁也没有提出就藩的说法。朱由崧对朱由榘也不怎么了解,甚至还不如跟朱由校的情分深厚。

    第二天一大早,朱由崧就来到了邹氏的寝宫当中,因为朱由榘的身体虚弱,邹氏都是亲自照料他的起居,朱由榘也是住在这寝宫当中。

    “孩儿拜见母妃!”朱由崧正要行大礼参拜,邹氏却看到朱由崧不禁笑道:“母子之间,那么多礼做什么,我听你父王说这些日子你在北方做的不错,着实是为我们大明皇族争了口气!”

    此时旁边的珠帘被人掀开,一个穿着明黄蟒袍的小孩子在宫女的搀扶之下走了出来,一边咳嗽一边说道:“母妃,我听说皇兄来了,咳咳,我早听说皇兄年少英武,在北方又立下了大功,着实令人佩服!”

    朱由崧看了看这个朱由榘,脸色腊黄,身体干瘦单薄,似乎一阵风就能把他吹倒,朱由崧小时候也见过他这个兄弟,那时候朱由榘还是一个胖胖的婴儿,却没想到越长大,身体却越发差劲起来。

    不过朱由榘的谈吐倒是不凡,与朱由崧言谈之间引经据典,可见其博学,邹氏笑道;“你们两兄弟先谈着,我去给你们准备午膳!”

    “皇弟,你把手腕拿给我,我给你把把脉!”

    朱由榘奇道:“皇兄还会把脉?”

    朱由崧笑道:“在战场上跟军医学的,只是粗通而已!”

    朱由榘依言将手腕伸了出来,朱由崧将手指搭在上面之后,边装模作样的看是切脉,实际上他哪里会什么切脉?不过是利用智脑来探查朱由榘的身体而已,而智脑得出来的结论果不其然,一来是因为朱由榘原本体质就偏于虚弱,二来则是因为那种慢性毒素。

    跟邹氏身边的宫女交流之后,才知道邹氏因为年纪大了,惜福养生,对于那种甜腻的糕点并不怎么热衷,不过朱由榘却最喜欢这种甜食,因为送到寝宫来的糕点都带有那种慢性毒成分,因而也就造成了朱由榘如今虚弱的体质。

    因此朱由崧直接向邹氏提出了自己的建议:“母妃,皇弟身体这样弱,也不能一直拖着,不如就让他跟我去,我来治他的病如何?”

    邹氏奇道:“太医院的人都没办法治疗榘儿的病,你就能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