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四十六章 河中尸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天色在放晴,地面和空气都在开始变得干爽,不过烟花河畔的水还没怎么降,也还依然很浑浊,其中漂浮着不知从何处流来的断枝碎叶,以及一些不知是人扔的还是谁家被淹之后残缺的桌椅。

    河畔之上有着一个佝偻的老人在扫着柳树上掉落的树叶,扫得累了便坐在了一家青楼的阶前休息,然后便有着一个杂役从后方的紧闭的大门走出,于睁开了朦松的双眼后打了个哈欠,也坐在了阶上。

    他咽了一口嘴中在晨间分泌的唾液,将手上来自昨夜的馒头递向了侧方,说道:“姑娘们都在睡觉,伙房的师傅们也才刚睡下,只有昨天的你就将就着吃吧。”

    杂役是青楼的杂役,老人是烟花河畔的老人,两人已经相识多年,无以为生的老人便是靠着杂役才有了现在手中的扫帚,才有了些许微薄的收入,才有了每天早晨这一个馒头,他接过馒头用满是褶皱的手指撕开一块放入口中,咀嚼着道:“如今一天不如一天了,真不知道还能吃多少个馒头。”

    杂役伸了伸因睡眠严重不足而酸软的四肢,又撑着腰向后倒了倒,说道:“您老还扫得动这烟花河畔的落叶,还脚不颤手不抖,想来还能吃不少馒头。”他将手肘支在膝上,将手掌撑在新生胡茬的脸上,叹气的看着河中的流水道:“倒是我,还真不知道还能啃多少个馒头,还能去几次背巷的酒铺买那叫春水的酒。”

    杂役虽然是杂役,但老人从未见过眼下这般情绪低落的杂役,不免有些疑惑,有些担心,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了。”说罢,他觉得更是疑惑,因为在他的印象中这个唯一认识的人是个乐观的人,即便遇到烦心事也不会是这般模样,于是便道:“是不是犯了什么事,东家不要你?”

    杂役摇头,正欲说话,却忽然眉头一皱,然后便是极目的看向了烟花河中那半张漂浮的木桌之下,再然后他便看见了那一支箭矢下的尸体。

    尸体不知是从何处顺水流来,但却不会再漂至不知何处,因为杂役和老人之故尸体被更多的人发现,被不少人打捞了上来,然后便有着某个彻夜未归的人认出了那张被水泡的有些变形的脸,而正巧不巧,此人乃是某一个朝臣的人,所以那个朝臣在不久之后便知道了此事,再然后理所当然的传入了公主的耳中。

    听闻此事时公主正在帝王寝宫中看着沉睡的帝王,而盛之天则拿着那支从尸体上拔下来的铁箭来到了殿门外,他本不会进入眼前的这扇青色雕龙的大门,但此时不得不进去,因为他身后跟着东方妖儿,因为同样前去查看王元尸体的东方妖儿从箭杆的大小和箭簇尾羽的形状认出了此箭来历。

    他前所未有的沉着脸推开了殿门,来到了那张偌大的龙床前,将手中箭递至了站在床沿的公主身前,说道:“杀王元的这支箭很特殊,你应该看看。”

    公主将目光从龙床上如死去一般的帝王身上收回,转头落在了盛之天手中的铁箭上,细细观察了一番后停在了那凌乱的划痕上,说道:“为何特殊?”

    盛之天将箭交至其手中,说道:“我们都知道钧家与朱雀人勾结,可一直以来都没有确凿的证据,现在有了。”

    公主微微低头看着手中的铁箭,说道:“除了这划痕外,此箭并看不出什么特别,你凭什么认为能够证明是来至朱雀?”

    盛之天不语,侧身看向了后方跪地行礼的东方妖儿,见此,东方妖儿在得到公主的允许后站起了身,说道:“此箭看似无特别之处,但属下可以肯定是来自朱雀。”

    公主转身,与她正面相对,说道:“何以肯定?”

    东方妖儿道:“属下曾见过朱雀皇族中一支几乎不为人知的军队,也偶然见到了其中一些人的兵器。”她看向其手中箭的箭杆部分,说道:“便是于此一模一样的箭,不论的箭杆的大小还是箭簇尾羽的大小和形状都毫无差别。”她又看向箭簇下的那些划痕,说道:“尤其是那划痕,其下应该便是一只朱雀。”

    公主将视线落在划痕上,因为划痕太凌乱太深,所以根本看不出其下被毁去的图案是如何,她道:“其下的图案并不能看清,何意确定就是朱雀?”

    东方妖儿道:“图案是看不清,但这支箭上出现了太多巧合,而巧合太多便不是巧合,因为在此时此刻的局面下不可能正好出现一支与朱雀之人手中一模一样的箭。”

    公主不语,眼中有光闪烁,她从知道东方妖儿时起便知道边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