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一十一节 书生与将军(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稍停了一会儿,没用人开导,罗开先便反应了过来,暗暗嘲笑自己干惯了打打杀杀的粗活,一旦有复杂些的事情,懒得费心思。同时他也有些警醒,自己可从没想过当什么暴君,杀戮可解决不了人心相背的事情。

    当然,他心里也有些懊恼自己的疏忽。前几日,赫尔顿曾与他提起过盐帮和排帮之流,不过他当时忙碌别事并未在意,如今两相验证,倒是让他感触颇深这是个真实的时代,宗族、帮会、教派、商会乃至行会无处不在,正经是三教九流横行于世的时代,像后世所谓的什么斧头帮砍刀党之流,在这个时代纯属微不足道的存在,对比眼前这杜衍所说的盐帮排帮之类,则完全无法相提并论。

    盐帮要钱有钱要人有人,是暗地里统辖了一个行业的肿瘤式存在,至于排帮则是穷极思变的集合体,动辄数万人的庞然大物,两者都是不能让人忽视的。

    而自家众人眼下盘踞灵州,未来若要东进,必定会与这些帮会势力有所交涉,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事先计较一番却是非常有必要的。

    考虑了一会不得要领之后,罗某人收了心思,把目光投注到了眼前这位赵宋学子身上,“世昌你为宋人,某家却非宋民,那石保吉想要谋算某家,依常理你该与他站在一处,缘何前来报讯于某?”

    有人主动示警,罗开先自然很是高兴,但对方什么居心,他却并不知道,毕竟他没有什么读心术之类的异能,所以放开了语言直接发问,才是他的习惯。

    “将军初至汴京,便以雷霆之势惩治恶徒杨景宗,之后处劣势之中,却不自乱,反以强势武力慑服众人,前日将军入城才买,以将军之威势,却无仗势凌人之举,实为仁义之师,杜某不才,却也饱读经义,听闻有宵小之徒勾结城狐社鼠欲要谋算将军,自该秉义直行……”说了半天话,又见罗开先举止自律而不狂妄,初见时的畏惧便渐渐褪去,杜衍的话语从容了太多。

    常听人文绉绉的说话,罗开先也算适应了,所以这杜衍冠冕堂皇的话语并不难理解,待杜衍说后,他的嘴角勾了勾,回道:“秉义直行?某家也曾有读儒家经典,按某家所知,儒家经义之核心莫过于叫人心怀坦荡,勿行鬼祟之举……世昌你大言煌煌,却是虚而不实……”

    “这,这……”杜衍的脸瞬间变得像经过霜冻之后的红枣,喃喃了几句之后却是放开了,抬手狠狠搓揉了一下自己脸庞,坐直了身体,双手抱拳一揖,朗声道:“好叫将军得知,学生曾有读兵家之书……观将军动辄堂皇行事,却非贸然之举,依学生读兵书之所得,判将军绝非鲁莽之人,且行事之初必有所持……诺大汴京,我朝有兵丁甚众,将军保身之策何在?学生大胆揣测,略有所得……将军必定有派细作于京城之中,朝中若有所动,则京中细作必会骤然发难……不知学生所判可有差误?”

    听着杜衍的话语,罗开先脸上的神色缓和了许多,到了他现在这个层次,能够在他面前侃侃而谈的人真的已经不多,眼前这杜衍称得上有勇有谋,仅从话语判断能得出一个结论这不是死读书的书呆子,这种人手正是灵州目前急需的。

    心中想要招揽对方的念头一起,罗开先的做法不一样了,他刻意缓和了语气,也不隐瞒,径直回道:“世昌你可称高才!某家也不瞒你,汴京城中,先遣之人不少于百人,愿随之行事者不下万人,其中不乏行商、市井游侠儿,虽无宋庭高官,却不乏底层小吏听令而行!若宋庭有人冒然行事,假若本阵无法抵御,定有人叫汴京城化作鼎沸汤锅!”

    杜衍一呆,他没在乎罗开先的夸赞,反而被罗开先所说话语惊住了,禁不住说道:“将军不担心学生回返汴京转告石大将乎?”

    “哈!”罗开先坦然一笑,不遮不掩径直道:“世昌你非垂髫小童,凭君区区学子之身,如何能见到宋庭高高在上之诸公?便是机缘巧合得以陛见,世昌你无凭无据如何取信于人?再者,便是宋庭诸公相信于你,短瞬几天,彼等何能破某家所设之局?”

    连续的反问可说是如同利刃砧骨,听得杜衍遍体生寒,他虽有急智,也算有些见识,但怎能比得上罗开先这种攻伐一心的家伙?更不用说罗某人跨越时代的战争手法,便是搜遍这个时代,又有哪个人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