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005 樱花,雨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上一次塌陷的石室里有地下密道,猴子能活纯属侥幸,这次还会有吗?

    我们不想赌这样的概率,也不想重演上次的悲剧!

    我们三人疯了一样的冲向已经塌陷的本殿,然而就在烟尘激荡之中,两道人影突然同时掠出,一边飞还一边叮叮当当地打个不停。两人虽然都被粉尘扑得满身白灰,可还是能分辨出来一个是猴子,一个是樱花神。

    黄杰站住了脚步,郑午站住了脚步,我也站住了脚步。

    黄杰:“我都忘了,对咱们这种高手来说,塌个大殿算得什么危险?”

    郑午:“是啊,随随便便就逃出来了嘛。”

    我:“也不能这么说,如果是栋十八层的高楼,塌下来还是很有危险的。”

    猴子根本不是樱花神的对手,还没过两三招就被击飞出来。猴子大叫:“还不赶紧过来帮我打架,在那逼逼叨叨什么?”又说:“左飞,小媳妇怎么样了?”

    樱花神正要继续扑向猴子,我们三人立刻一哄而上,猴子也一个鲤鱼打挺站起,同时朝着樱花神冲去。我们四个齐齐出手,可不仅仅是一加一加一加一等于四那么简单,因为我们并肩战斗无数次而形成的默契,最终所凝聚出来的战力要远远大于四!

    猴子的金銮刀,黄杰的回龙刀,郑午的八极拳,我的缠龙手,从不同方向、不同角度,齐齐朝着樱花神招呼而去。而樱花神以不变应万变,双手一扬便有数十片樱花朝着我们飘荡而来。

    猴子的金銮刀和黄杰的回龙刀左劈右撩,便将片片樱花推至两边,而我和郑午没有兵器,只能迅速往后退去。随着砰砰啪啪的爆炸声响起,我们四人方才一拥而上,继续和樱花神交起手来。

    我们四人本来谁都不是樱花谁的对手,但联起手来竟然能和他打个势均力敌,这倒是我们之前没想过的事,看来我们把樱花神想的太强大了。不过想想也算正常,当初我们在11号训练营临近毕业的时候,曾和几个教官实施过“反杀洪卫国”的计划,那时就能把洪卫国逼得没退路了;就算樱花神和洪卫国实力相当,我们也比那时的实力强了太多,现在能和樱花神打个平手倒也不足为奇。

    高手相争,不在于招式有多华丽或是复杂,抓住机会往往就能一招之间毙其性命,所以越是这种时候,我们双方越是小心翼翼。每当樱花神抛出他的樱花炸弹时,我们就依葫芦画瓢,或荡开、或避让,之后再一拥而上。

    这种关键时刻,猴子竟然还能问我马杰的情况如何。

    我只能给他讲个大概,说马杰已经没事,已经带着首相大人先行避开,并去寻找能够解开铁网的机关;还说首相已经打过电话,调了驻扎在附近的一支军队过来支援,王麻子他们马上就能脱身来帮我们了。

    猴子大叫一声:“好!”出手愈发凌厉起来。

    听到我的讲述,樱花神显得有些急躁起来,而且我发现他不断在转移着方位,似乎有意将我们往哪里引领;再一抬头,发现已经到了拜殿门口——所谓拜殿,就是供奉普通军人的殿室,也是普通民众祭拜的地方。

    我正纳闷樱花神引我们来这干嘛,黄杰已经大叫起来:“不要跟他进去,这家伙又要释放‘樱花雨’了!”

    我还没反应过来樱花雨是什么,猴子已经大叫:“怕什么,跟他进去!”

    说着,已经跟随樱花神进入拜殿之中,我们三人也紧随而入。拜殿之内阴气森森,一想到这里供奉着上百万军魂,还真有些毛骨悚然。正缠斗着,突然听到簌簌的声音自上空而来。

    抬头一看,只见无数片的樱花从天而降。

    靠,原来这就是樱花雨,果然是樱花神的大杀器啊。

    我突然明白本殿为什么会被炸成废墟了。

    “快跑!”猴子大叫。

    在樱花雨尚未落到地面之前,我们几人立刻往外冲去;而这一次,这些樱花不等落到地面,在半空之中便已发出炫目的白光,接着轰隆隆的声音铺天盖地而来,整个拜殿都跟着坍塌下来。

    草他妹的!

    我们疯狂地往外冲去,但是也及不上这坍塌的速度,无数残垣断壁砸了下来。我一边用缠龙手拨开落至我头顶、身前的落石,一边加速往前跑去,终于在拜殿彻底坍塌之前冲了出去。

    我能出来,猴子、黄杰、郑午自不必说,同样一个个都跑了出来,只是个个都沾了一身白灰。这是樱花神布下的局,樱花神当然也能逃得出来,于是我们几人再度和他交起手来。

    而这家伙仍不老实,又引着我们往奉安殿而去,奉安殿是存放死亡军人名册的地方,据说多达250万人的名字记录在案,对东洋来说是极其宝贵的档案资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