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 厕所怪谈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我就读的高中新建了一个厕所,两层结构,铺满白瓷砖,显得极为高雅,据说花费了二十万元,是市内公立学校中最好的厕所。【无弹窗小说网】.i.大家都选择新厕所,渐渐地,原来的旧厕所就荒废了。

    说是荒废,其实也不尽然,我去过几次,虽然没见到有人,但厕所的隔间里经常出现新烟蒂,大概是有学生偷偷去那儿吸烟吧。

    这天放学后,同桌和我聊起旧厕所的话题。

    “高川,还记得旧厕所吗?”他说。

    “嗯,不是荒废了吗?什么时候拆掉啊?”虽然这么说,但我打心底并不希望它这么快就被拆掉。在某些时候,旧厕所偏僻的位置和废置的状态带来不少便利。想必那些时常利用旧厕所的同学一定心有戚戚吧。

    尽管它因为缺乏清理而散着令人不愉快的味道。

    另外一提,它就在教学楼后方,一处杂草丛生的荒地。从楼上的教室到那里需要十分钟的时间。距离厕所不远还有三个石砌的兵乓球台,过去很是兴旺了一段时间,如今已经长满青苔。

    “没听说要拆除,毕竟还有人经常去那里吧。”同桌说。

    “我有时也去。”

    “是吗?”同桌一脸愕然,“新厕所不好吗?”

    “怀旧吧。”我随便捡了个理由。

    “原来如此。不过我听说那里生了几起失踪案,你要小心点啊。”

    这次轮到我诧异了。

    “失踪?”

    “没错,失踪,有人进去了就没再出来过。”同桌一脸兴致勃勃的表情,就像是谈论学校怪谈似的,一点也没有紧张感。

    “你怎么知道?”

    “私底下流传的小道传闻啦,不过不也有这么一句话吗,无风不起浪。”

    “这种传闻不可信啦。”我随随便便地应付:“如果真出现了案件,学校也不会这么风平浪静,警察不也没来吗。”

    “来过啊。”同桌神神秘秘的凑过来:“三年级有个学生失踪了几天,家长报警了,不过搜索是在星期日,学校也封锁了消息,所以很多人都不知道。”

    “那么,找到了吗?”我这么平淡地一说,同桌就叹了口气。

    “找到了,不过是在其他地方找到的。”

    他说话的口气令人有些看不过眼,丧气,不甘心,像是巴不得那个失踪的高年级生再也找不到了似的。一句话来说,他把这件事情当作乐子了,不过话说回来,既然找到了,也就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年头,学生因为环境压力而做出总总匪夷所思的事情并不在少数,比起翘家来,自杀的更为严重。

    “这很好啊,现在他又开始上学了吗?”

    “啊,嗯,不过别人问他失踪的时候去了哪儿,他的回答是不知道。”同桌认真地说:“好像是失忆了,自己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事情,都记不得了。”

    其实我对这个结果并不感到意外,若换作自己翘家,也不会坦白自己究竟做了什么事情,因为那很丢脸。当然,我可不会随随便便就玩失踪,我的学业很好,心理承受力也自认比大多数人要强。

    虽然这段时间,报纸和新闻没少报道这类事件,不过按照全国学生总数的比例来说,还是极少数的。只是这些少数被聚集起来,就显得有些触目惊心而已。

    反正也是那些媒体没事找事,他们就是混这口饭吃的,什么都要夸大。

    不过同桌下了个令人吃惊的结论。

    “我认为那个学生肯定遭遇了不可思议的事情,所以被洗脑了。”

    还真是异想天开啊,我只能这么感叹了,对方对神秘事件有特别的嗜好,不管事情多平凡,到他嘴里就变得诡异起来,不过没一个是真的。

    我不想打击他,就扯开了话题。

    同桌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对于我这般明显的应付也丝毫不以为意。

    离开教室后,我又去了旧厕所。

    一如既往,厕所里一个人影也没有,路上也没有看到其他人。

    在满是黄色尿斑和苔藓的隔间里又现了几个新烟蒂。

    我点点头,从书包里摸出香烟,用火机点燃。

    在大多数情况下,好学生是不吸烟的,不过我的成绩虽然名列前茅,被誉为重点大学的好苗子,但我私底下也会做一些令老师们瞠目结舌的事情。

    例如抽烟。

    第一次吸烟是十岁的时候,去同学家玩,在阳台看到同学父亲自晒的烟草,还有一叠烟纸。于是在好奇心的怂恿下,就和同学偷偷卷了一根抽起来。

    同学根本不敢吸进肺里,只是在嘴里转了转就吐出来,还一个劲抱怨尽是苦味。

    我深深吸了一口,起初还担心会被呛着,但令人意外的,身体就这么适应了。

    之后我时不时也会买包骆驼牌的香烟。这个牌子很贵,货源也很少,每个月的零花钱都要攒起来才能买一包。虽然因为吸烟,能够用在其他地方的零花钱少了,但我还是喜欢这个牌子的香烟。

    说到底,我并不特别喜欢抽烟,不过一旦身体适应了烟草燃烧的苦味和香精味道,想要彻底戒掉也很是件考验意志力的事情。

    并非是我缺乏自制力。虽然医学上说吸烟有害健康,例子也有不少,不过不吸烟而枉死的人比吸烟却活过六十岁的人还多。我的目标也仅仅是活过六十岁而已,所以戒烟便也成了可有可无的事情。

    每次来旧厕所吸烟,我都在想会不会碰到烟友。

    这所学校里,吸烟的好学生大概就我一个吧,其他的都是老师口中的差生。他们当然不可能将来都做混混,在学生时代评价个人的将来是件十分愚蠢的事情。

    这些人我也认识几个,除了考试成绩差一些,说话打扮流里流气,其他的地方和普通人也没什么区别。

    我和他们只有吸烟这点有所交集,虽然谈得上话,但交情也就淡淡的吧。

    他们知道我吸烟,却从没捅到老师哪儿。

    我以为会在旧厕所碰到他们,不过从没遇到过。一次是巧合,但次次如此,我就不禁想,是不是有某个决定性的因素呢?也许他们也不想碰到我吧。

    这么胡乱想着,一支烟快吸完了,厕所入口处传来脚步声。

    有人走进来。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些紧张,大概是因为第一次碰到其他人的缘故吧。

    我在出去与否之间犹豫不定,也许对方也不想碰到其他人呢,弄不好碰面了反而觉得尴尬。

    吸烟不是什么天大的坏事,不过学生吸烟都是偷偷摸摸的。

    最终我还是没有出去。

    那人进了厕所最里边的隔间,我听了一会,厕所又悄无声息了。

    我不想再呆下去,于是推开隔间的门。

    我正要出去,厕所最里边的隔间猛地传来一声惊叫。

    我吓了一跳,转身看过去,可是那边又安静下来。

    我等了好一会,那里都没有动静。

    说不清心里是怎么想的,有一种复杂的情绪,担忧,或者是好奇之类,被这种情绪驱使着,我朝那边走了过去。

    一边走,一边想起了同桌关于失踪的话题。

    我不清楚那人究竟在哪个隔间,大概猜测着在一处停下来,顿了顿,出声问道:“喂,你没事吧?”

    没人回答。

    “我刚刚听到你的叫声,没事的话我就走了。”

    还是沉默。

    既然如此,我就要拔脚离开,忽然一种不对劲的感觉扯了一下我的身体。

    我又转过身来,仔细捉摸一闪而逝的灵光。

    是了,那人不是来吸烟的吗?我没闻到烟味。

    虽然旧厕所又脏又臭,但是挨近了,隔着门也应该能闻到烟味。

    如果是在正儿八经地上厕所的话,没必要对亲切的问询毫不做声吧。

    当然,对方这么做也是有可能的,也许他不在这个隔间,也许他踩到了大便,所以不想被人瞧见自己的糗样。

    尽管有种种理由,但我还是一脚踹开了隔间的门。

    里边没人。

    我不以为意,这是个下马威,一个讯号,如果你在里边,就赶紧出声吧,否则我可不会放之任之。

    没有回应。

    我不甘示弱地踹开其他隔间的门。

    奇怪的事情生了,本该存在的人消失了。

    厕所里除了我之外,一个人影也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