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 透明的犬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我仔细听了听,的确是犬吠声,随之而来的是一种情绪愉悦,却令人战栗的吞咽声。i。bsp;   这座大楼里深藏着比死人更危险的东西。

    它是活着的,而且居于食物链的上层。

    我又一次想起学校旧厕所房顶的六眼恶犬的图画。

    不管它究竟是什么东西,我不觉得自己可以避开它。犬类嗅觉灵敏,它很快就会知道我在这儿,无论我逃到哪里,只要在这个被围墙和铁门封闭的场所里,就不可能躲过它的追捕。

    我要逃出去,必须找到开启铁门大锁的钥匙。

    我猜测并希望自己之所以在这里,大楼的第三层,并非是没有意义的。

    旧厕所房顶的六眼恶犬画像如此逼真,就像真正地活着,每一刻都在用我们所无法了解的方式呼吸。将它留在那里的家伙,无论他是人还是其他什么东西,都一定是有智慧的。

    想想吧,一个有智慧的家伙埋下陷阱,将我和其他人丢到这个残忍的世界,只是寄望我们像只蛆虫一样死掉吗?

    如果他希望我们能够做些什么,就一定会留下生存的提示。

    我的逻辑没有错误。

    这层楼暂时安全,但从房间大门的样式就可以看出全都是普通住间,没有像是会寄存钥匙的地方。

    这里也不是警局之类的暴力机关,不会有比斧头更强力的武器了,也许也只有这里才有这么一把消防斧。

    所以我要上去,和那只可能是犬类的东西战斗,只有在boss把守的地方,才拥有最关键的宝藏。

    如果设计我的人拥有智慧,那么这是游戏开始最粗暴也最简单的考验。

    是的,这是一个生存游戏,这就是我的推理得出的答案。

    我一点都不害怕。

    我一步步沿着楼梯走上去。

    双手提着斧头,狠狠吸着烟,火星和烟雾宛如恶龙的鼻息。

    虽然从外表看不出来,我从小就被称作“无畏之川”。

    在以爬树、单杠回旋、在狭窄的走廊护栏上行走,从高高的阶梯和楼层上跳下,翻过高墙,尝试飞檐走壁这些危险行为做为儿童游戏的年代,大家都肆意奔放,不惧于流血和骨折,也不觉得踩死青蛙,吃烤蝗虫是恶心的事情,只为了得到勇敢的赞誉和钦慕。

    大人们当然是不赞同的,他们只感到害怕。

    “你们怎么能那么做,太危险了!”

    “谁是你们的头?”

    “高川。他很厉害。”

    “别跟他玩了!听见没有?我要找他的家长!这个孩子得好好教育才行。”

    我被狠狠训斥了一顿,同伴们一个个离开了。

    随着年纪的增长,大人教会孩子们什么叫做恐惧。

    我起初死不悔改,依旧在房檐和墙顶上奔驰,但当只剩下我一个人的时候,我也不在众目睽睽下逞能了,那太无聊,而且有些蠢,他人诧异的目光把我当做戏子。

    我成了一个优等生,不涉及危险的行为,不参与体育活动,一心放在学业上。我初中萌生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动力学专家,这需要很高的学历。

    如今我惯于将自己打理为优等生的表范,将中短细细梳理,露出知性清秀的面庞,有时会戴上平光眼镜。校装一丝不苟,像贴膜一样裹住匀称的身躯,还入了学生会,积极参与学习竞赛。每个学期末,个人评价报告里的赞扬几乎要溢出格子。

    尽管如此,我相信儿时无畏的勇气和力量还潜伏在身体、灵魂和血脉之中。

    每一步,肌肉的颤动就变得更加清晰,这么多年,它从未像现在这么强有力,好似粗大的橡皮筋被渐渐拉至极限。血液在奔流,心脏在跳动,它们的声音在耳中起鸣。

    我想呐喊,喊声在胸膛爆炸。

    即使闭上眼睛,我也确信自己能够找到前进的方向。

    犬吠声渐渐消失了。

    它没有离开,我能感觉到它审视猎物的目光。它就是这样的生物,藏起来,找寻机会,一击致命,这并不是懦弱,而是狡猾。

    它藏在哪儿?

    我踏上最后一层台阶前停下来。

    走廊横在我的前方,只要没有踏前那一步,左右两侧就是坚固的墙壁。再没有比四楼更高的地方了,这里就是战场的尽头。

    我没有看到它,视线被墙壁挡住了,那么它究竟是在哪儿盯着我?可以确定的是,墙壁对它根本不设防。

    走廊的左边?还是右边?

    也许它根本就不依赖视觉?它是不是在用气味和声音确定我的位置?我觉得可以试试。

    我脱下校服外套,猛然向前扔出去。

    呼——

    好像空气都被撕裂开来的气势。

    校服飞进走廊的一霎那,好似被什么东西击中了。没看清楚,整件外套好似罩住某件大型物事般向左侧鼓起来,眨眼就飞进了走廊深处。

    机不可失,我抓紧斧子跳进走廊,压低身体,面朝走廊左侧摆出戒备的姿势。虽然只是瞥了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