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5 富江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灰石只有黄豆大小,通体浑圆。我拾起来,菱形印记又开始热,灰色石头在手心融化,渗进皮肤里。

    我提心吊胆地注视这些变化,被菱形印记强迫灌输的情报开始挥作用。这种灰石正在强化我的体质。

    这是一种神奇的物质,它的形成和使用都是菱形印记主动挥作用,我无从了解这个过程中,石头和我的身体究竟生了怎样的互动,但效果十分显著,三秒钟后,我全身的伤痛都在迅自愈,肌肉仿佛充足了气的胶胎,每一项感官机能都出了平时最好的状态。

    我几乎要相信自己轻易就能打败世界拳王。

    我掂了掂斧头,轻了许多,似乎不是错觉。

    我决定继续按照起初的计划行动,如果这里真有大铁门的钥匙,最可能是在幽灵犬看守的地方。

    它攻击我之前呆在走廊的右侧,我一直向前走,很快就看到了写着“主任室”的门牌。

    它正好和之前走廊左侧尽头的房间相对。大门歪歪斜斜地敞开,顶部的螺丝扣已经脱落,木面也满是裂纹,十分凄惨的样子。

    还没有走进去就能闻到比之前更浓烈的血腥味和腐臭味。目光匆匆扫了一下,虽然没有怪物突然跳出来,但是有一群更讨厌的生物。

    一群嗡嗡的苍蝇如黑云般压在大厅深处。

    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当我看清它们围绕的那堆物件时,仍旧忍不住干呕起来。

    人类的尸体好似残羹剩饭一样随意堆积在一起。有些骨头还完好,白森森的被舔得光亮,有些已经被嚼成碎渣,更令人受不了的是那些吃了一半肉就留着臭腐烂的肢体和内脏。

    我可以想象幽灵犬像院子里的家养犬一样,爬在这儿,懒洋洋地,有一口没一口地咀嚼它的战利品。

    在其中我看到几件熟悉的校服。

    太可怜了,可是这么凄惨的下场反而让人升不起收敛尸骨的兴致,我为差点就成了他们的一员而深深后怕。

    如此惨烈的情景和浓烈的味道几乎把我熏昏了。我用力捂住鼻子和嘴巴,逃命般翻箱倒柜,路过尸体时尽量贴在另一侧的墙壁上,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就把它们吵醒似的。

    在小卧室里找到了两个单独的钥匙,和一个总共十六只钥匙的钥匙串。

    其中一个单独的我猜是汽车钥匙,但是没有一个像是大铁门的钥匙,这令我感到有些不甘。我已经尽量仔细地翻找了,最后只在一个抽屉的暗层里找到一把上满六颗子弹的左轮手枪,在没有更多的收获后,悻悻然朝门口走去。

    我将左轮手枪插进裤腰后,把衬衣翻出来遮住它。学校的秋装校服是两件式的,包括外套和里衬。实际上,不少学生直接将里衬当作夏季校服来穿。

    刚出了房间的门口,楼梯口忽然跳出一个人影来。我吓了一跳,还以为是新的怪物,直到看清她的面孔。

    她一上来就和我打了个照面。

    出乎预料是个极有魅力的女性。像是大学生,又像是社会人,正处于两者之间的过渡,充满了暧昧的年龄。

    身上穿着红色的运动外套和黑色的健身裤,外套的拉链没有关上,露出里面的白色运动背心。长扎成马尾辫,腹部袒露着,胸部很大,肌肤光滑,富有弹性,全身上下散出青春健康的生命力。

    我没能收敛惊讶的表情,她也明显感到意外,身体紧绷了一下。

    “啊……你好,很高兴见到你。”

    我可没有说谎,能在这个无比压抑的地方看到其他还活着的人,实在是开心得不得了。

    我这才想起红衣怪客说过“恭喜你,你是这里第一个过关的人。”这样的话

    是第一个,而不是最后一个。

    不过之后来的人,大概不会再遇到幽灵犬了吧,真是前人植树后人乘凉。

    她直勾勾的盯着我,没有说话。

    “运气不错,如果再来早一些就麻烦了。”我心直口快地说。

    立刻就有些后悔。

    女性退了几步,好似我是个吃人的魔鬼。

    “我没有恶意。”我连忙后退几步,解释道:“我叫高川,你是我第一个见到的还活着的人。”

    “活人?”她狐疑地盯着我。

    “来这里的人都死了,就我一个活下来。”

    “你杀了他们?”她的脸上仍旧是那副疑惑和警惕的表情,但是语气却是肯定式。

    “当,当然不是!”

    这个问题真是太糟糕了,不过话说回来,第一个见到的人是个一身带血提着斧头的男生,还充满感**彩地对自己说“你真幸运”,“只有你和我还活着”之类的话,会产生“这个人是杀人魔”的想法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更糟糕的是,真正的凶手已经变成了灰石消失在我的身体里。

    没有佐证的我只好尽量保持温和陈恳的态度,希望可以得到她的谅解。

    “凶手是一只恶犬,不过已经被我杀死了。”

    “这样……那尸体呢?”

    “毁尸灭迹了。”

    说到这里,我有些破罐子破摔了。

    指了指身后的房间。

    “里面是它的餐厅,不过太惨了,我不建议你进去。”

    她侧着身子,越过我的肩膀看了一眼房间,重新面对我时,脸上的表情几乎摆明了说“别狡辩了,你就是凶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