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 黑色之梦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危险尚未远去,我不打算睡得很沉,但是**和精神的双重疲劳以压倒性优势战胜了警惕心。【全文字阅读】.我堕入感知的深渊,**仿佛无垠大海,灵魂被冰冷的海水包裹,推攘着,一**冲向某个岸边。

    我睡着了——

    我知道自己睡着了,这是很奇怪的事情。

    无论怎么努力想要醒来都办不到,堕落的灵魂身不由己,就像嵌在琥珀里的虫子,不能说话,也不能动作,唯一能够控制的只有思维,而思维也正被源于更深沉的本质处的恐惧所侵蚀。

    这是一个梦,但又不像一个梦。

    我似乎听到一个声音:

    来……的真名……西……

    是谁?在呼唤我?

    我用力睁开眼睛,弹起腰肢坐起来。黑暗的帷幕遮在眼前,让我一时分不出是在梦中还是现实。

    如此静谧,呼吸声和心跳声就在耳边鼓动,出了一身汗,背后湿凉。我沉重地呼吸,静静地坐在那里,外边隐约传来低沉的嚎叫声。

    眼睛逐渐习惯黑暗的时候,富江不知何时也醒过来。她没有起身,睁开的眼睛在黑影中像猫的眼睛一样明亮,有一种妖异的美感。我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抓着她的手,温软的触感好似电流一样钻进手心。我反射性挣了一下。

    没有挣脱。

    “几点了?”我问。

    她放开我的手,将旁边的闹钟取来。我打开手电筒,将光线调到最弱,凑上去。光在闹钟玻璃面上扩散,我们好似缩在一只淡淡的光茧中,感到安心。

    凌晨一点多。看似过了很久,实际上才睡了不到四个小时。

    我揉脸,手指插进头理顺,终于让懵懂的脑袋清醒了点。想让富江继续睡,可是她已经坐起来,看上去也没有睡意了。我觉得是自己做噩梦吵醒了她,心中有些愧欠。

    她只是摇头。

    “很可怕的噩梦?”

    “……大概吧。”

    我还记得梦境和梦境中的呼唤,可是那到底是什么,自己也说不清楚。在梦中陪伴自己的只有黑暗、禁锢和侵蚀,就像被困在地狱的刑台上。这个梦是有意义的吗?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就太糟糕了。

    处在同样的环境里,富江的情绪看起来比我稳定得多,当我问她做梦没有,她说做了。于是我出于隐忧,提出交换梦境内容,然而她拒绝了。

    在手电筒的微光中,富江捏着下巴自顾自笑起来,有些毛骨悚然。

    既然如此,我没有强求。对于为什么自己会做这样的梦,我也做了几个推测。除了正统的梦解析学说,也有更为贴近幻想的理由,涉及地狱、末日和灰石。

    也许吃掉灰石的我们正生变异,谁知道呢?

    庭院里忽然传出一阵激烈的枝叶摩擦声和折断声,听起来像是有重物压断了树梢。如此突兀,以至于我们都在第一时间明白有事情生了。

    意料之中。我俩没有天真到以为自己可以安然度过这个晚上。

    我第一时间将手电筒关掉,和富江对视一眼,默契地放轻手脚来到窗边。富江小心翼翼地掀开窗帘一角,我的心脏扑通扑通直跳。

    庭院里的物体在夜影中浮现轮廓,靠近左侧的一处和印象中有些不符。风不大,可是一颗靠近围墙的树木如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