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8 黑白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中午一点钟左右,我和富江不约而同停下手头的活。【全文字阅读】午餐分食了最后一碗杯面和几块巧克力,饭后吸着香烟将自己觉得有用的东西装进自制背包里,把所有的武器和两套防护服并排列在地上。

    谁都没有说话,只是面对这些用具坐在地上用力吸着香烟,吐出的烟雾在明媚的阳光中静静弥漫。面对这样的沉默,我也不能肯定去探索防空洞的决定是否正确,可是不做的话,就只能困守在这栋建筑中。

    我是优等生,天生是惯于计算优劣后再采取行动的那种人,而富江似乎是受情绪和直觉驱使而行动的人。主动出击是我反复计算后的结果,富江没有反对这个决定,是因为她直觉如此,还是迁就于我?

    说完全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当然是谎言,不过若是自己的决定,我的确不会为自己的结局感到纠葛。抉择决定人生,这是我十七年来总结出的人生道理。

    但是一旦抉择涉及到同伴时,抉择本身已经开始变质。

    我读过许多书,无数次在人类制造的困境幻想中徜徉,在充满逻辑的结局中,并没有皆大欢喜的大结局。因此,在经历诸多想象的洗礼后,我决定只为自己而活,让生或死的抉择只局限于自我。

    然而,此时此刻,我切身感受到一个人生命的重量。它并不虚幻,也不局限于自我。我们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行动,都在每一秒对彼此造成不可挽回的影响。

    如果在未来的某一刻,富江死了,因为受到我的干扰,所以在防空洞的探索中死去。如果她留下来,和我困地自守,或许就能活下来。这样的想法在沉默中,以凶猛的姿态涌入我的脑海,让我不由得嘲笑自己的多愁善感。

    这是第一次为自己的抉择而烦恼。

    我局促不安地坐在地上,手掌十指交握,拇指彼此紧紧按在一起,像鹌鹑一样想要将头埋在手臂里。就在这个时候,富江将烟头在地上拧熄,站起来。她脸上没半点烦恼的表情,她自然而然的态度看上去和平时没半点区别。

    “开始吧。”她说。

    “唔……嗯。”我模糊地应着,也站起来,顿了顿又说:“其实我自己去就行了。”

    富江惊讶地看我一眼,自顾拾起自己身前的防护服。

    “你想吃独食?没门。”

    “这样……”我沉吟着,也拿起防护服:“到防空洞里面去,这是你的决定?”

    “当然。”她毫不犹豫地回答。

    “可能会死。”

    她投来微秒的视线,轻飘飘的,却让我感到某种压迫,不禁解释道:“我是说,如果不是因为我要下去,所以你才下去……”

    她立刻打断我的话,几乎失笑起来。

    “你这话可一点都不男人。”

    “是啊……”我只能苦笑:“我……我只是不太习惯。”

    “这很好。”

    “什么?”

    “好的头儿都会为属下切身着想。”

    “我可不是头儿。”

    “你是学生会的成员,不是吗?”富江的话让我哑口无言:“学生会干部就是学生的头儿。”

    “那,那不太一样,毕竟学生会的工作不会要人命。”

    “现在会了。”

    富江的语气生硬,态度毫无婉转余地,但并不是生气。我觉得她在激励我,这也许就是大人和孩子不同的地方,和我自以为的成熟是不一样的。

    我无以为报,只能点头微笑,有些僵硬,但心情忽然好了许多。也许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勇气和气度都需要经历类似的考验。也许早点了,但自己不可能永远不长大,或者永远自以为长大。

    不想成为没有担当的男人,就必须在这个时候挺下去。

    我将装灰石的袋子调换过来。

    “我四颗,你五颗。”我强调着。

    富江盯着我一阵,失笑着摇头,没有反对。

    “你知道吗?我是心理学硕士。”她只是这么说了一句。

    我和富江穿上防护服,从脚底到脖子全都包得如冬装一样厚,不过尚未到难以活动的地步。手腕、脚腕和腰际都用绷带扎牢,然后戴上铁锅制成的头盔,泳镜扣在额头上,口罩吊在脖子上。生怕不够保险,又在外面套了一层雨披状的塑料膜。这天温度不低,密不透风的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