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3 限界兵器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和神父谈妥后,所有人的行动禁令都被解除了。.我告诉他们如果谁想离开立刻就走,但是留下来就得听我和富江的命令。我本以为他们巴不得离我们远远的,可出乎意料的是所有人都留了下来。

    也许他们生怕这又是一个忠诚测试,不过我再三强调不会因为他们离开就在背后放枪。最后那名黑人女性代替大家解释,就算离开了也没什么地方可去,这个世界到处都是怪物,出口就在这里,所以还不如和我们同舟共济。

    之前神父关于魔纹秘密的讲解,以及我和富江的装备,都让他们再一次燃起成功的希望。

    “不好意思,当时迫不得已。”我帮黑人女性治疗的时候向她道歉。

    她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但最终还是苦笑起来。她的眼睛和眉毛显得英气,厚厚的嘴唇又增添一份性感。在我折断箭尾,将箭杆从她肩膀上抽出来时,她的脸因为剧痛皱成一团。

    “你这个混蛋!臭小子!”

    “如果能让你心里舒服一些尽管骂。”我说着将灰石塞进她的口中:“这就是灰石,吃下它你的伤势很快就会好转。”

    她把灰石含在嘴里犹豫了一阵,终于还是咽下去。

    “别以为这样就完事了,看我好了以后不把你的**踢成两半!”

    “如果你办得到的话。”

    我不以为然地笑起来。她的语气还是很生气,但听得出没什么怨气了。被害者的态度取决于被伤害之后的处理工作做得如何。只要做出足够陈恳的补偿,大部分情况下,只有小肚鸡肠的人才会耿耿于怀。

    说起来,威胁和关怀犹如上位者的两根拐杖,这也是我从学生会工作中学到的知识。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

    “崔蒂。”

    “警察?”

    “没错,洛杉矶刑事组。”大概是灰石起效了的缘故,崔蒂难看的表情平缓许多,她靠在墙上,不时关注自己肩膀的伤口。“真是糟糕的一天,好不容易得到的休假就这么浪费了。我要逛街,买衣服,买鞋子,看饰,见鬼!”

    “等回去后你有足够的时间去挥霍。打起精神来,现在我们需要你。”

    我拍拍她的肩膀转身离开,她在背后喊:“喂,要帮手的话把我的枪还来!”

    “现在是我的枪了。我会考虑。”我头也未回地回答。

    富江和神父蹲在一角不知道在琢磨什么。手指骨折的嬉皮士被扔在角落无人看管,一个人抱着膝盖坐在那里,不时出呻吟声,因为低着头所以看不清他的表情,孤独和无助如同噩梦一般缠绕着他。

    其余三人呆在一块,明显刚刚达成新的协议,彼此间秋毫无犯,但又紧密抱成一团。他们时不时交谈一句,目光不断朝其他人身上投去,显得有些紧张。

    我用魔纹鉴定他们的情报。嬉皮士叫詹姆斯,西装中年人叫肯尼迪,酒红头女人叫艾莉,休闲装青年叫拉胡尔,从名字和外表来看像是印度人。包括崔蒂在内,他们无一例外都是e级的普通人。这个结果和我当初的估计有些许出入。

    崔蒂是一名刑警,本以为学有专精的她会像富江一样是d级,但是魔纹对“才能”的判断显然更加严格。说起来,至今我尚不知道富江得到承认的才能是什么。

    神父的资料则是一片空白,我不清楚这是什么缘故,只是心中有一些猜测。

    “嘿,魔纹使者。”富江看到我走过来,故意用这样的称谓打招呼。我也针锋相对地朝她严肃颔。

    “神父,你的名字是?”

    “席森。”神父回答得很爽快。

    这个名字似乎在哪儿听过。

    “席森是人类学和社会学双项博士,最近有论文在科学杂志上刊载。”

    “《社会与人文》?”被富江一提我隐约有些印象。

    “没错,你也订阅了那份杂志?”富江有些惊奇地说,“那杂志挺专业,应该很少有学生看。”

    “不,我只订《科幻世界》。不过在邮局有看到。”我有些好奇地问神父:“我还以为你是神学家。”

    “我自小在教会学校学习和研究神学。”头花白的神父彬彬有礼地说,“不过作为神与人类的桥梁,一名真正的神父不仅要了解自己的神,也要了解作为羔羊的人们,不是吗?”

    “自己的神?”我隐隐觉得这样的说辞有些不对劲,可是到底哪里有问题却说不上来。

    “有什么事吗?”神父出声打断了我的思路。

    “呃……那个,你还有灰石吗?”

    “还有十几粒,你要?”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