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5 第一个死亡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冷和热如同蜘蛛网一般在空气中交错,背后有人呻吟着爬起来,出拾起武器的声音。【无弹窗小说网】.i.bsp;   富江因为抓住沉重的喷火器,所以摔在所有人的前方。

    尽管第一时间被爆炸的冲击波及,在防护服的保护下动作却还利索。想起前些时候她受到严重烧伤,现在还在活泼乱跳,所以我也就放下心来。

    硝烟散尽,我们终于看清楚对面的情况。

    那是一个白色的房间。

    并不单指弥散在四周的白色寒气,四周的墙壁,地板和天花板,都挂满了白色的丝囊和丝线,整个房间就像病变的内脏,被一种奇特的寄生虫缝了起来。

    寄生虫的外表让人联想到尸体腐烂后滋生的蛆,白色中泛起微微的淡黄,每一条都只有拇指大,不停在丝囊间蠕动,给人一种恶心的感觉。

    被掳走的肯尼迪就像掉进蜘蛛网里的猎物,被白丝黏住手脚吊在半空。

    虫子在他的身上爬来爬去,不停吐出分泌物,分泌物和肌肤黏在一起,仿佛它们本来就是一体般,然后拉出丝线,对接到丝囊上。

    虫子们的数量太多,我们几乎认不出肯尼迪的脸了。他无法开口,身体也无法动弹。白霜爬在他的手指、头和眉毛上,还在迅加厚。唯一能够证明自己还活着的就是两只生硬转动的眼球。

    瞳孔中的恐惧和绝望让人无法对视。

    我还在想他已经没救了,富江却跑上去再一次喷出火焰。

    火焰在肯尼迪身旁擦过,没有再生爆炸,寒气的消散更迅了。

    虫子一遍遍吐出丝线,丝线中弥漫出寒气,然后被融化。每一次火焰喷射后的间隔,都可以看到肯尼迪脸上流淌的水被冻结的痕迹。

    富江尝试深入房间,然而一旦走进虫囊包裹的领域,白色的细线立刻从四面八方射到她身上。防护服的表面迅结霜,汇同纤维一起整片整片地掉下来。

    富江只能后退,站在倾毁的门边继续喷射火焰。

    战况一时间僵持住了。

    我想不出打破僵局的方法,又无法将放弃的话喊出口,只有和大家在原地看着富江一次次施为。我用魔纹查看这些虫子的资料,结果整个房间都开始骚动起来。

    不过虫子的资料还是得到了。

    名称:尸虫

    物种:死体

    评价:d

    状态:焦躁

    尸虫开始一波接一波朝丝囊退去,当它们完全钻入丝囊中时,富江终于烧断了将肯尼迪吊在半空的丝线。

    直挺挺摔在地上的肯尼迪出瓷器碎裂的声音,衣服和皮肤表面出现一道道的裂纹。

    还没等富江将他抢出来,丝囊开始像心脏一样鼓动,出噗通噗通的声音。

    富江警惕地停住脚步,只是呼吸间,鼓动的声音就愈加激烈起来。

    “离开那里!”神父叫起来。

    神父疾步上前,富江放弃救援转身朝我跑来。两人擦身而过的一瞬间,丝囊出一串悠长的漏气声,迅干瘪,蜂窝状的空洞就算隔着这么远的距离都能清楚看到了。

    当富江来到我身边时,神父已经停在门口,接下来生的事情让我们瞠目结舌。

    无数的飞虫从干瘪丝囊的蜂窝口中飞出来,振翅的声音眨眼间就汇成一道巨流。富江皱起眉头,我只是觉得施工现场般吵杂,可是其他人却痛苦地掩住耳朵。

    铺天盖地的飞虫朝我们扑来,瞬间将神父淹没。它们没有继续像我们飞来,就像嗅到臭味的苍蝇,所有的飞虫在神父所在的地方聚成一个球形。

    我们吃惊地看着这一幕。

    神父死了。

    神父突如其来的死亡让大家都无法接受。在我们的印象中,他总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在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