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03章 黑白勾结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在汹涌的人流中施展轻功未免有些惊世骇俗。吴若棠转至街道一角,纵身跃上身旁的屋顶,辨明方向后便默运玄功直线加速飞行。虽然依旧无法避免被人瞧见,可至少不会引起骚乱,而这么做的最大好处是能更快的到达目的地。尽管他竭力想将心思转到温家的防务问题上,可一直到温府已遥遥在望时,他才绝望地发现,眼前晃动着的依然是伊织满是泪水、凄绝哀怨的脸庞。伊织……对不起!?

    “吴兄好!闻吴兄之名久矣,今夜方能得见尊颜,果然玉树临风卓尔不群……”突地,对面的屋顶升起一道黑影,阻挡了吴若棠前进的方向。?

    吴若棠一惊,脚步戛然而止定在原地。此人悄无声息地冒将出来恰恰将自己前行的方位卡死,时间把捏地恰到好处,就凭这一手已经让人不可小觑。他反手握住身后的刀柄,细细打量对方,却见此人宽肩厚背,身着一袭藏青色轻氅,方脸浓眉,眼睛开合间精光暴闪,只是随随便便地一站,便有一种舍我其谁的超绝霸气。?

    吴若棠将目光定在那人身后的一杆红色镔铁枪头上,心中不禁一阵紧张。?

    “刺虎卞停?”吴若棠将大夏龙雀刀抽出刀鞘寸许,口中沉声道。?

    卞停功高盖世,不灭皇朝的大半个基业可说是卞停一手创下,皇朝风云谢无可谢,唯有将心爱的随身武器“破阵”枪相授。这个典故无人不晓,是以吴若棠一见破阵枪立即便猜到了来人是谁。既知对方是享誉大江南北的超一流高手,在不明是敌是友的情况下,吴若棠焉敢不小心应付??

    将吴若棠的反应看在眼中,卞停微微一笑,道:“在下正是卞停。不知吴兄可否与卞某一谈?”?

    吴若棠急着要回到温家,委实不愿与卞停多作纠缠以免误了大事。他试探性地向左侧跨出一小步,却发觉自己的左脚刚提起来,卞停的身子竟在同一时间向右侧微微倾斜了一下,显然已看穿自己左虚右实的前进路线。?

    吴若棠自知不敌,放弃凭武力突破对方的意图,叹了口气道:“卞大将果然厉害!看来我就是不想谈也不行了。有什么话就说吧,吴某洗耳恭听。”?

    卞停笑道:“我实在不愿做此等无赖行径,只是事关重大,不得不出此下策,还望吴兄海涵。”?

    吴若棠心情本就不好,此时连虚伪的客套话都省了,讥笑道:“什么海涵不海涵的,这个世界向来是谁拳头硬谁说话。今日你的拳头硬,你叫我停,我不敢不停,但到了他日我的拳头比你硬时,你看我理你不理!”?

    卞停也不生气,反而拍手笑道:“说得好!难得吴兄年纪轻轻的,竟也有如此见识。确如吴兄所说,这个世界讲的就是实力!今日我实力高于吴兄,吴兄只有乖乖地听我说话,到了他日吴兄实力高于我卞某时,便该是我卞某人来求吴兄了。优胜劣汰、弱肉强食,这就是生存的法则。”?

    吴若棠微皱眉头,叹道:“我还有要事在身,卞大将如果还在这里大绕圈子不谈正题,我便是明知不敌,恐怕也只好硬着头皮闯上一闯了。”?

    卞停笑道:“吴兄稍安毋躁,我要谈的正是你我如何在襄阳求存的问题。”?

    吴若棠心中一动,道:“此话怎讲?卞大将身后有不灭皇朝撑腰,襄阳城想来便来、想去便去,谁人胆敢阻拦?而我吴若棠却是一介声名狼藉的江湖浪子,赤手空拳无财无势,又岂敢与卞大将扯上关系?”?

    卞停摇头道:“吴兄过谦了。吴兄孤身独抗天山剑派的事迹早已传遍江湖,谁人不知何人不晓?若说起近年来江湖中风头最健之人,除了你吴若棠还会有谁?像你这样的少年英雄,谁敢轻忽视之?”?

    吴若棠嘿嘿冷笑道:“我有多少斤两我自己明白,卞大将若是希冀用这一碗迷汤便想将我灌晕过去,只怕要失望了。”?

    卞停呵呵一笑道:“不骄不躁,我果然没有看错人,相信假以时日,吴兄必能成非常之人。”他顿了顿,眼中寒芒闪现,继续道:“只是吴兄如今四面受敌危机重重,又人单势孤,也不知有没有机会等到那一天?”?

    吴若棠笑道:“卞大将如此关心吴某的近况,我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卞停微微笑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就端看吴兄如何选择了。”?

    吴若棠笑容一敛,道:“卞大将的意思是……”?

    卞停认真道:“我知道吴兄混入襄阳日久,为的就是想借用温家的力量来抗击天山剑派。可是天山剑派在一统江南之后,势力膨胀的极快,仅仅依靠温家一派之力便想阻止天山剑派北上,无异于痴人说梦。在这种情形下,我希望能和吴兄谈谈我们合作的可能……”?

    吴若棠大手一挥打断了卞停的说话,道:“卞大将,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贵阀应该是与天山剑派有盟约的。就在上个月,贵阀还和澜涛雅轩联合出兵钳制关中,割断了关中与襄阳的联系,为蒙彩衣突袭襄阳制造机会,而领衔联军的主帅似乎就是你卞大将……你不会如此健忘吧?”?

    卞停哈哈一笑,道:“如果我否认此事,吴兄会如何看我?”?

    吴若棠冷冷道:“如果你否认此事,那你便不是刺虎卞停了。我只希望卞大将能给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我们就没有必要再谈下去了。”?

    卞停看了吴若棠一眼,眼中露出激赏之意,叹道:“此一时彼一时也。政治结盟讲的便是利害关系--有利可图,大家就是亲兄弟;无利可图,立刻翻脸不认人。不瞒吴兄,当日我们之所以选择和天山剑派结盟,并不是不知道这么做是引狼入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