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04章 黑幕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有利的是便于管理藐视法纪和官府的武林人士,尤其是各州各府少了武林帮派的制肘之后,能更有效率地盘剥当地百姓。有弊的却是,人的野心是无穷无尽的,谁敢保证天山剑派在一统江湖之后不会更上一步公然造反?”?他续道:“与此相较起来,一个散乱的江湖对朝廷的统治更不具威胁性,可说是弊远远大于利了。这一点,只要是稍微有点头脑的人便能想清楚想明白,可奇怪的是朝廷依然支援天山剑派一统江湖,这其中究竟藏有什么隐秘,就不是你我可以猜测得到的了。”?

    吴若棠想了想,大为沮丧,道:“如果卞大将所说当真,和天山剑派作对就是和朝廷作对,那我们还有什么戏可唱?”?

    卞停哈哈一笑,道:“吴兄莫非是怕了?”?

    吴若棠苦笑一声道:“我又不是傻子,岂有不怕的道理?只是我与天山剑派早已誓不两立,我就是怕,也只能一条道走到黑,和他们拼下去!卞大将,难道你就不怕吗?”?

    卞停冷笑一声,道:“我皇朝本就是漠北出身,既然朝廷容我们不得,大不了依旧到漠北去,有什么好怕的?只是,我们却不甘心就这么乖乖地回去,朝廷若要我们走,只怕没那么容易……”?说话间,卞停眼中精光四射杀气奔涌,身上再度浮现出在漠北纵横披靡的赫赫神威。?

    吴若棠赞道:“我孑然一身别无牵挂也就罢了,卞大将家大业大,却也有此决心,当真令人钦佩!”?

    卞停呵呵笑道:“吴兄莫非是取笑我吗?不瞒吴兄,我之所以下此决心也是不得已为之。当日我皇朝与蒙彩衣结盟时,我本有意委屈求全,可时隔不久,当蒙彩衣发觉我皇朝已无利用之处后,便立即毁弃前约,翻脸不认人。”他继续道:“这件事使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即便我再怎么听话、再怎么卖力,到头来恐怕依旧会落个‘高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结局。官府支援天山剑派北上图霸中原,实际上连我们皇朝也一并算计进去了,我如果再替他们卖命,那就太傻了。既然如此,我还不如跟他们拚个鱼死网破,也胜过日后被人一网成擒!”?

    吴若棠笑道:“卞大将倒是坦白的很。”?

    卞停浓眉一扬,重提旧议道:“说了这么多,吴兄对我的解释还满意吗?现在是否可以谈谈我们的合作?”?

    吴若棠点了点头,道:“当然满意。最重要的是,我想不出和你合作对我有什么不利之处。”他顿了顿,继续道:“只是……以卞大将的说法,我们将要对抗的不仅仅是天山剑派,还有朝廷,那么即便我们合作,恐怕也是螳臂挡车之举……我倒无所谓,不过一死而已,而卞大将你,真的认为值得吗?”?

    卞停呵呵一笑道:“吴兄此言差矣。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如果被人欺上头来也不敢反抗的话,我卞停还有什么脸面立于天地之间?再者说了,事情也没有吴兄想的那么悲观,虽说我们最大的敌人是朝廷,可到目前为止,朝廷毕竟没有正面跳出来喊打喊杀,而是在借天山剑派的手来行事,这一点就是我们可以利用的地方。”?

    “额!”吴若棠一怔,随即恍然大悟,喜道:“卞大将所言不差。官府始终不出面,必定有它不能出面的理由。换而言之,虽然天山剑派的背后是官府、是朝廷,可因为它不能出面,所以我们要对付的还是天山剑派本身,只要我们将天山剑派打压在江南,甚至摧毁整个天山剑派,那这场仗就还是我们赢了!我怎么这般笨,竟然没有想到这点?多谢卞大将提醒。”?他说是这么说,内心却知道自己之所以反应迟钝,实在是依然没有从与伊织分离的哀伤中走出来的缘故。?

    卞停微微颔首,笑道:“对极了。只是我还要再说一句,我们面对的天山剑派已不再是以前的天山剑派,我们每一次对付天山剑派的举动都要将官府的力量一起计算进去,这样才不会使我们犯下与无双府、天魔宫等门派相同的错误。只有认识到这一点,我们才有击败他们的希望。”?

    吴若棠凛然道:“正是。天魔宫之所以会败在天山剑派的手上,就是忽略了官府的力量,我们断断不能再重蹈覆辙了。卞大将,你可有对付天山剑派的良策?说出来,让我帮你参谋参谋!”?

    卞停打量了吴若棠一眼,随后沉吟道:“兹事体大,非一朝一夕可以蹴就,必须得从长计议。依目前的形势来说,襄阳是敌我双方必争之地,长江水运系统更是事关成败的关键,当前最要紧的便是先保住襄阳和长江水运。而据我所知,蒙彩衣已与温家达成结盟协定,其目的便是慢慢蚕食温家,依靠政治手腕巧取长江水运系统,对此我们不能不防。”?

    吴若棠呵呵笑道:“果然不出杨四所料。说起来,还不得不佩服杨四啊!居然能料敌先机,真是想不通他的脑袋是什么东西做的……卞大将,此事已在我等预料之中,蒙彩衣如果想用这种手段兼并温家,那她恐怕就要失望了……”他刚说到这里,突然想起目前温家几乎是真空状态,不由大喊一声:“糟了!我们快去温家……”说着,人已如离弦之箭一般向前疾掠而去。?

    卞停一时摸不着头脑,问道:“究竟什么事?”?

    “到了温家再说,迟恐有变……”吴若棠的声音遥遥传送过来,不过一眨眼的功夫,他的人影已如一颗黑豆般大小了。?

    卞停摇了摇头,长袖一拂,微笑着紧随吴若棠而去。?

    温府依旧灯火通明,大门前的几名护卫都是熟面孔,看上去也没有什么异常。吴若棠见此不由长吁一口气,知道温家暂时无事,便放下心事。?他与卞停二人从黑暗处走出,向门前走去。?(未完待续。)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