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五一章 棘手的善后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战况很惨烈。

    这是六部尚书和三位阁老被召入宫之后,站在慈宁宫义平门前得到的第一印象。而三位阁老当中,缺席的不是之前一直告病的张居正——这位内阁首辅已经被人抬在凳杌上进了宫来——而是昨日伏阙的张四维。至于昨夜值守内阁,虽说不是亲身经历,但也比其他人多知道一点内情的申时行,此刻他面对一双双或征询或质疑的眼睛,不得不说出自己下令内阁和制敕房诰敕房中值守的人不许外出,又回绝了一个无凭无据前来传他的宦官。

    即便是心乱如麻的马自强,各有盘算的六部尚书,却也不得不承认,处在昨夜申时行那种处境,这确实是最好的决断了。他们的仕途都已经到了顶端,如果不是为了追求非得登顶,确实已经不宜再胡乱掺和。从这一点来说,申时行的官位低一点,资历浅一点,此次却相当于拒绝了登上首辅之位的捷径,当然,也免去了一场绝大的风险。

    慈宁宫管事太监李用到现在还有些双腿发抖。见一众高官们脸色阴沉地看着地上墙上根本还没有清理过的那些血色,他就用嘶哑的声音说道:“昨夜皇上从奉先殿里出来,召集了一大群小火者到义平门前逼宫,索要冯公公,慈宁宫中有人打开了义平门,在这前头打得相当惨烈。冯公公本来就受伤未愈,却因为一心保护慈圣老娘娘,不合再受重创。早上慈圣老娘娘就召了太医院的御医,结果情况很不好。”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是刚刚得知这么一个状况,一时间面面相觑。也许那些低品小官以及士林中人对冯保大多非常不齿,但在他们这种位子上,当官都至少当了三十年以上,避免不了要和中官打交道。对于出身内书堂,谈吐风雅,善于制琴,书画都相当有造诣的冯保,他们即便不是真心相交,也会虚与委蛇,更深知冯保一向做事还算有节制。可这次的事情实在是太离奇太惊爆,冯保如果囫囵完好,继续掌管司礼监,只怕也会被天下臣民的唾沫星子喷死。

    毕竟,皇帝为了痛恨冯保,居然不孝到忤逆圣母?

    所以,哪怕和冯保私交最好的张居正,此时兔死狐悲之心非常强烈,却也不由暗自叹息,心想冯保如果能够保住一条命,借此病退,不失为一条路。

    毕竟,有了这么一份护驾的功劳,只要李太后在一天,总会保住冯保和冯家的其他人。否则皇帝那般痛恨冯保,这次不成还有下一次。

    然而,让在场每一个人都没想到的是,李用竟是用沉痛的语气说道:“而昨夜混战之中,受伤不支的不只有冯公公,皇上也……”

    尽管李太后把众人请了过来,显然是想要指斥皇帝忤逆,包括张居正在内的每一个人还在思量如何规劝那位素来严正的太后,可是,听李用的口气,朱翊钧似乎也在乱战之中受伤,他们的脸色立刻就黑了。这下子,李用立刻领受到九个人十八只眼睛的集体注目礼。

    这位慈宁宫管事牌子立刻直截了当地说道:“皇上发了狂症!”

    “……”

    目瞪口呆,面面相觑,瞠目结舌……总而言之,能让这些活了大半辈子,最小的也已经接近五旬的阁老尚书们露出这种表情,可想而知李用的话带来的冲击力有多大。然而,等到吃惊过后,神经敏锐的人立刻快速思量了起来。

    相较于直接说堂堂天子竟然忤逆圣母,冲击慈宁宫,还不如把症结归咎于皇帝犯了狂症,这样能够控制事态。然而,忤逆圣母的天子固然会遭到千夫所指,可发了狂症的小皇帝,那么真的还能稳稳当当坐在皇位上?

    在好一阵子难言的死寂之后,兵部尚书方逢时终于非常谨慎地问出了一句话:“皇上到底是癫狂,还是癫痫?”

    癫狂和癫痫只差一个字,但意义却截然不同。可是,李用是李太后的心腹,此番小皇帝连那样的事情都做出来了,他之前既然不曾雪中送炭去投靠皇帝,如今便干脆选择紧紧抱住李太后的大腿,至不济后头还有一个潞王朱翊镠能够作为备选。所以,他不理会方逢时这几乎可以相当于明示的暗示,直截了当地说道:“太医院的大夫已经看过了,是狂症,而不是癫痫。”

    这年头癫痫虽说不大好治,可相较于狂症,那已经算得上是大家非常能够接受的结果了,可却架不住李用不肯接这话茬。因此,当李用说,李太后已经搬回了乾清宫,正在亲自监督御医给朱翊钧治病,几个人便交换了一个眼色。马自强看的是和王崇古关系不错,在西北功劳赫赫的方逢时;王国光和李幼滋、张学颜、潘晟,看的是张居正;严清看的是申时行。除却最后两人其实是没有那么大交情的,其他的都能看出微妙的关系来。

    最终,张居正作为内阁首辅,一锤定音地说:“慈圣老娘娘和皇上既然都在乾清宫,那么,李公公带我们去乾清宫吧。”

    在慈宁宫义平门前再这么围观下去,也围观不出什么名堂来!

    李用原本也只是带这些人到慈宁宫义平门晃悠一圈,让他们知道昨夜那场乱子的非同小可,然后再把他们带到乾清宫去见李太后和陈太后,此时张居正这话那是恰中他下怀。可就在他点点头准备带着这么一大堆大佬走的时候,却听到里头传来了一阵大呼小叫。他扭头一看,却发现是潞王朱翊镠不顾一大堆内侍的阻拦,竟然直接跑出来了。

    作为穆宗隆庆皇帝仅有的两个孩子之一,朱翊镠是次子,又小朱翊钧太多,天生就和皇位无缘,李太后也非常注意不让人带歪了这个幼子,所以这位潞王自然在文武方面全都不出众——对于将来铁定要就藩的藩王来说,出众反而是坏事,瞧瞧当年洪武皇帝朱元璋的那些出挑儿子都是个什么下场?所以,匆匆跑出来的他并没有忙着和一大群大臣套近乎,其实也是一多半人他都不大认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