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1章 友好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在从隐身之地出来前,邵羽做了两件事:一,解除伪装;二,换衣服。

    美好的容貌和诚恳的言辞总是容易给人留下好印象的。

    何况,邵羽的容貌,绝不是区区美好二字能够概括。

    此时正是清晨,朝霞的光辉照耀在他的身上,使得他的面貌也笼在一团柔光之中,拂过山间的风似乎也变得和缓,这样的相貌,再加上那出尘飘渺的气质,几乎有着让时光驻留的魅力。

    格桑喇嘛微微一怔,道:“年轻人,就是你在此地徘徊?”

    这个称呼倒是很久没听到过了。

    想想两辈子加起来他应该有六十多岁,邵羽囧了一下。

    他没准比这个喇嘛还要大,要不这样,把闭关的时间减掉,嗯,他果然还是个年轻人啊。

    邵羽欣慰了。

    “我是玄鱼,占据宝地的是我师兄玄歌,”他露出一丝苦笑,道:“我们本来是来这儿参观的,就像每一个普通的游客一样,但走在台阶上的时候,师兄突然有所感,在此顿悟了。”

    顿悟这个词,佛教是很熟悉的。

    在佛学中便有这个说法,和道教中的含义颇有相通之处,因此邵羽一说,格桑喇嘛便明白了,他的视线越过邵羽,看向其身后的虚空之处,目光平和,甚至没有询问为其瞧不见青年所言的师兄,而是道:“能否让我见见你师兄?”

    藏獒低呜了一声赞同。

    老喇嘛已注意到,邵羽的容貌并未引起过路人的注意,这显然是某种奇异的能力在发挥作用,就如同那些不知不觉偏离了原本路线的信众和游客一般。

    活佛转世的奥秘,至今还没有谁能参透,而眼前这位神采有别于平常的年轻人,又掌握着另一种力量吗?

    邵羽笑了笑,轻轻一挥袖。

    仿若云雾遮蔽的天空被风雨洗净,秘境揭开,只见台阶之上,现出个盘坐着的年轻人,短发,俊朗阳光的面容,穿着身现代的、符合这个季节的衣物,总得来说,和这位玄鱼的画风不太相似。

    “他做了伪装,”邵羽解释道:“上师也知道,皮相太好是会惹麻烦的。”

    喇嘛露出笑意:“你来的时候,也伪装了?”

    邵羽摸了摸脸,跟着笑了起来,有几分调皮的味道:“上师觉得,我长得如何?”

    装嫩。

    如果邵岳在这儿,只怕就要吐了,觉得弟弟切换了人格,柔弱纯情小哭包结束后,换成了宝宝症患者,对,就像网络上那些明明很大了还要自称是个宝宝的人,都不知道在想什么。

    ↑哥哥你……会被打的。

    其实邵羽一直觉得,每个作者都有精神分裂的潜质。

    要将一个人物写出彩,那就要对其有一定的了解甚至共鸣,而一本小说中又有多少人物?

    格桑喇嘛竟然很认真地夸奖他:“很美。”

    他的眼睛里一片纯澈,邵羽心中一颤,似乎瞧见了纯净的大雪山。

    格桑喇嘛双手合十,道:“既然是朋友,便在此处留下吧,只不过,不要再将食物落下了。”

    邵羽:“……”

    这必须是蛋糕的锅。

    蛋糕:呵呵,怪我咯?

    “走吧,多吉。”

    藏獒叫了一声,蹲着不动,一双眼睛友好地瞧着邵羽,摇了摇尾巴。

    “多吉很少对人这样有好感,”格桑喇嘛摸了摸獒犬,对它道:“既然你喜欢,就在这儿呆一会吧。”

    动物的感官,比人更敏锐。

    喇嘛走了,邵羽蹲下来摸了摸獒犬:“你是不是感觉到灵气了,小家伙?”

    狗狗舔了他一下。

    只要上网搜搜藏獒的图,大部分人都不会认为它长得好看,至少比起其他狗来是如此,本来藏獒的优点就不是外貌,而是强大的武力。据说獒王可以独斗狼群,和雄狮撕咬,邵羽虽然没见过,却也曾听人说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