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第1章 突如其来的雷击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七月的雨季来临,每天都大大小小的雨滴不厌其烦地敲打在窗户上,阴郁持续不断。因为淅淅沥沥连续降雨的关系,已经许多天没见过太阳,屋里也因为阴雨不得不开灯。

    这间屋子里很简陋,四十多平米的单身公寓,没有沙发,没有电视,仅一桌二椅一床。桌子后面坐着一个身穿黑衬衣的男子,气度清雅,身上有七十岁人的从容,四十岁人的淡定,和二十岁人的朝气,无法探知准确年纪。他的眼睛,平静无波,带着看破一切的透彻。似乎,这个世间里没有任何人和事物值得他停留一秒。

    桌子对面坐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身穿白色翻领T恤,下身穿浅蓝色牛仔裤,下面穿着德国肯勃特包头拖鞋,身材修长,约有一米八五的样子,端正的五官让人无可挑剔,明亮澄澈的眼睛,此刻却笼上了一丝阴云。

    “师父,那现在许欣的情况,有什么更好的办法解决这件事吗?”年轻人叫胡瑜,是德昌市大学金融系的硕士二年级学生。

    “阴间使者,牛头阿傍,之所以这样讲,是因为牛眼清澈见底,能见到人眼见不到的东西,人类由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方式,经几千万年的进化,原本天生的阴阳眼中之阴眼已经退化,而牛却没有,所以玄门通常对能见灵异之物的眼睛称为丑时之眼,又叫鬼眼。”这是被胡瑜称作师父的人作的回答,其实等于没有答案。

    “鬼眼?”胡瑜不解地皱了皱眉。

    师父点了点头,他姓司徒,单名其,这是一个古老的姓氏,据说姓司徒的人,最早都与天最为接近,故而总是掌握祭典或祭礼之类的事宜,司徒其为九天玄门的掌门,胡瑜八岁拜入其门下,早已习得一身本事。

    司徒其淡淡地看了胡瑜一眼,缓缓说道:“鬼眼与你我的天眼完全异同,须知丑时,是牛尽责耕耘之时,某些阴眼没有退化的人,就会在丑时见到一些寻常人见不到的东西,我想,是因为雷击让他的阴眼打开了,这也未必就是坏事。”顿了顿又说:“这也是他的机缘。”

    胡瑜点点头,倏地叹口气道:“现在,我只是将我元气所养的桃木珠给他佩戴着,能让一些凶灵没办法接近他,但是其他的游魂,或者是游离在外的野魂,他还是能见到,我感觉他……”说到这里,五指成拳,轻捶了一下桌面。

    从师傅处回到家,已经是下午两三点了。坐在落地窗前的扶手椅上,拿出师傅刚才给他的一把雷击木辟邪剑,思绪回到上个月初,也是这样的天气,似乎还要阴一点,时不时远处一两声的雷鸣伴随着细细密密的雨声,才七点半,该死的许欣就打电话来骚扰了:

    “胡瑜,你今天在家吧?”一听这低沉醇厚的男中音就知道是他,啊,那个看上去很眼熟的座机号码是许欣家的宅电呢。

    “托你的福,才七点半就打电话来,你小子总干扰人清梦的蠢事儿啊。”即便是周六,也不应该才七点半就打电话骚扰吧,因此电话中自己的声音明显冷淡了。

    “喂,你从来都是六点就起床的好不好,什么扰人清梦啊?”电话那端是许欣有点炸毛的声音。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胡瑜言语简单。

    “那啥,刚看到我们老大昨天半夜发来的短信,说是下午办公室三点以后要换地毯,我们策划部的下午两点开完会就能回家了。”电话那端的许欣似乎被下午不用上班的消息给刺激得有点开心。

    胡瑜的声音显得很不耐烦:“这么点屁事,不用向我报告!”

    “昨天我爸妈他们就坐高铁回东北老家了,晚上去你那儿蹭饭啊,嘿嘿,我会买菜买酒的。就这样,挂了!”不待胡瑜有反应就喀啦一声挂下了电话,胡瑜只能无可奈何地放下电话,,他向来很能适应死党许欣的突然袭击。

    吃完午饭,雨下得更大了,雷声也开始变得频密起来,突然屋里的灯全部灭了,接着连续三声炸雷,一声比一声响,最后那雷就落在窗外,形成闪亮的火球,火球高亮的光透过窗,使得屋子里的一切都明亮异常,随后化为几道淡色烟雾,在密雨中很快消失不见,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火球熄灭的瞬间,似乎见到一张惨白的脸。

    周围突然静下来,除了雨声,一切又回到早晨的样子,几秒钟后,电来了,消毒碗柜又继续工作的提示音传来,胡瑜坐在落地窗前,接着看他的《泊庐医案》,困意袭来,歪靠在椅子上不知不觉就开始犯晕。

    在半梦半醒间,一阵悚然,一些莫名的,黑暗的东西忽然包拢,顿时觉得身边温度下降,朦胧中,眼前电闪火花,一个穿圆领黑T恤的人倒在人行道上,太阳穴上方有块五角钱硬币大小烧焦的痕迹,似乎还能闻到皮肤的被烧焦的臭味。

    “嗯哈!”从浅睡中惊醒的胡瑜,抿了下发干的嘴唇,才感觉到背上额头全是冷汗,不会无缘无故做那样的梦,场景历历在目,太清晰了!

    去厨房倒了杯水,连续几口温热的白开水喝下去,才平复了心脏异常博动的不适。净了手,来到了自己的小隔间,这里是他平时要解决异常问题的场所,拿出起爻用的铜钱,竟是大凶之卦!

    胡瑜呼吸似乎有些停滞起来,究竟身边是谁出事了?

    收拾好铜钱,锁好抽屉,走到客厅看了看摆钟,指向下午五点半,这会子,应该是在国外渡假的爷爷那边上午八点这样吧。电话响了三声,正是爷爷接的,一听是宝贝孙子打来,声音顿时充满了兴奋,“毛毛!”

    “爷爷,别叫我毛毛了,我都二十四啦!”胡瑜对爷爷这种带宠溺的行为很无语。

    电话那边立即不高兴了,“二十四咋啦,二十四你就不是我孙子啦?我叫了你二十多年了,今儿开始不让叫啦?你个混帐东西,也不想想你一身的医术,都是谁教你的!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