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顶嘴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沈梓乔以为自己在这个新环境肯定睡不好,谁知道一觉到天亮,睡得无比香甜,经过一个晚上,她还没想出接下来自己该怎么做。

    其实首先要做的是将身边的牛鬼蛇神都换掉,被别人盯着的感觉犹如针毡,让人不舒服到了极点,无奈她如今是瞎子摸灯,什么都不清楚,谁能信任谁不能信任,她怎么知道啊……

    无语泪凝噎,望着菱形雕花窗棂,沈梓乔摊尸一样不愿意起身。

    外面阳光明媚,蝉鸣声一阵阵地吵得沈梓乔烦躁不已,“来人,把外面的知了给我赶走!”

    守在外面的丫环应了一声,“三小姐,已经让人去粘了。”

    粘了半天也没粘走半只!这些丫环对她是阳奉阴违,沈家没有正经的当家主母,如今还是沈老夫人在管家,因她不得老夫人疼爱,下人见风使舵,待她自然不上心。

    反正她本来就是苛刻狠辣的主子,叫几个丫环进来骂两声,别以为她真的好欺负随便当包子捏,炮灰女就该有炮灰女的态度咩,是吧。

    才刚想开口,便有丫环进来,神色似有鄙夷,不冷不淡地道,“三小姐,老夫人请您过去德安院。”

    沈梓乔怔了怔,不是让她禁足么?才想问问老夫人找她有什么事,那丫环已经小蛮腰一扭,撩帘走了出去。

    问不到个所以然,沈梓乔只好提着小心肝来到沈老夫人的德安院。

    屋内寂静无声,沈老夫人端坐在大炕上,歪在八成新的青缎靠背迎枕上,手里拿着银箸插着雪梨在吃着,见到沈梓乔走进来,眼底毫不掩饰浮起一抹厌恶,她将银箸扔到炕桌,冷眼看着从来不得她欢心的孙女。

    “祖母。”沈梓乔抬眼扫了一下,见那老夫人脸色阴沉得跟墨汁似的,小心肝颤了颤,暗想不会是本尊之前又干了什么坏事被发现了吧。

    沈老夫人恨不得将眼前这张故意装委屈的小脸蛋刮几个耳光,沈家是将门世家,不知造了什么孽才生出这么一个祸根。

    “你昨天在千佛寺做了什么?”沈老夫人问道,声音很平静,腮边微微抖着的肌肉泄露了她的怒火。

    知道了!沈梓乔心中一惊,盛佩音果然将她和齐铮独处一室的事情宣扬开了吗?这是正常情节走势,她还以为经过昨天自己的捣乱,会改变一下盛佩音的做法。

    “昨天去千佛寺祈福啊。”沈梓乔耸了耸肩,一副轻松自在的样子。

    如果想要在沈家有好日子过,她就该讨好老夫人,可是沈老夫人早已经认定她是个不祥的,不管她做什么都不会领情,她又何必浪费心思。

    沈老夫人心头的怒火蹭蹭地上涨,“祈福?祈福到人家齐少爷屋里去了?你是沈家嫡出的三小姐,竟然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你这是存心要恶心我,还是要你父亲在京城成为笑柄?”

    “难道见死不救就能让父亲的声望更好一点?”沈梓乔皱眉反问,她知道男女授受不亲,问题是这本书设定的男女大防本来就不是很严格,盛佩音还跟一大堆男人在外面做生意呢,她跟齐铮有没做出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怎么到了别人眼中,好像她做出来的都是十恶不赦的行为?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