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九十三章 大结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好几章在一起的……)

    顾妈妈将燕窝和花胶交给齐老夫人,她一直等着齐老夫人的雷霆之怒,眼见年节将过,老夫人那边依旧什么动静都没有。

    “难道那些燕窝和花胶并没有问题?”顾妈妈将这事跟前来看望顾黛芹的沈梓乔商量,如今整个齐家她最相信的就是沈梓乔了,因为只有沈梓乔对顾黛芹才是真正的关心。

    如果真的没有问题,齐老夫人就不会保持沉默了,想来是很有问题,所以才一直没说什么做什么,毕竟小顾氏是国公夫人,在没有实则证据的情况下,老夫人根本不能对她做什么。

    “如果老夫人真的什么都不做,就不会将夫人派来的厨娘换走了,顾妈妈,如今你什么都不要想,只要将芹姨娘照顾好就行了。”沈梓乔说道。

    顾妈妈心想自己跟小顾氏是斗不了的,就连大少夫人都在避开她,更何况是自己,反正只要芹姨娘顺顺利利地生下一儿半女,以后在齐家的日子便好过了些。

    小顾氏并不知顾黛芹这边的情况,她在过完年之后,便开始为齐锋的亲事烦恼起来,如今是谁袭了世子衔的人选未定,许多高门大族并不愿意将闺女嫁给有可能什么都不是的齐锋,家世稍微逊色些的,小顾氏又看不上,她还指望对方能够帮齐锋得到世子的袭位呢。

    如此便到了元宵佳节。

    经过这段时间的休养,顾黛芹的身子已经大好,大夫看过后,也说她能下地多走走,如此对她将来生产更好。

    京城每年到了元宵节都会有花灯会观看,沈梓乔早就跟齐铮说好了,让他一定要带着她去玩。

    她至今都没去看过京城的花灯会。

    顾黛芹也想跟着一起去,沈梓乔想都不想地就拒绝了,别说她之前见红了,就是什么事都没有,沈梓乔也不敢带着一个孕妇去那么热闹的地方,万一磕着碰着了怎么办?

    还好后面有老夫人出马,才终于让顾黛芹打消了要跟着一起出去玩的念头。

    “大嫂说,我大哥给她做了一个花灯。”沈梓乔被齐铮牵在手里,走在两边都是花灯的街上,每个花灯都是栩栩如生,看得沈梓乔眼花缭乱,她另一只手拿着齐铮刚刚给她买的花灯,是一只小老虎,虽然是很好看,但想到别人朱氏说沈子恺亲手做了花灯给她,她有觉得十分羡慕。

    大概每个女孩子都喜欢拿到最特别的礼物。

    齐铮捏了捏她的手心,低声笑着说,“你大哥的手艺如何?”

    “好像不怎么样。”沈梓乔回想了一下,沈子恺也做过花灯给她,样子真是不敢恭维,可那是心意!心意!“就算不好看,那也是他对我大嫂的心意,你呢?”

    “乖,我明年亲手做一个给你,一定比你哥做的好看。”齐铮柔声地哄着,心里却腹诽着沈子恺,明知道自己手艺不好就别献丑了,结果让沈梓乔对他挑剔起来。

    他从‘伤愈’后一直忙到现在,哪里抽得出时间去做什么花灯。

    沈梓乔哼了哼,强烈地表示了自己的不满。

    齐铮苦笑,更加温柔地哄着她。

    ……

    顾黛芹满脸哀怨地坐在老夫人身边,看着丫环在一旁给她做花灯,她一点都不觉得好玩,她觉得外面更好玩。

    为什么不让她出去?她以前每年都可以跟着哥哥们出去玩的,娘亲从来不会拦着她,她一点都不喜欢这里,还是娘和哥哥最好了。

    “姑婆,我的病好了。”顾黛芹睁着一双黑黝黝的眼睛看着老夫人,提醒她自己的病好了,可以出去玩了,不需要再整天都躺在床上啊。

    齐老夫人将她的表情看在眼里,笑着摇了摇头,还是个孩子啊,根本不知道自己如今已经有了身孕需要凡事小心,还当自己是生病了。

    “好了也不能出去,等以后好利索了才行。”老夫人笑着说。

    顾黛芹委屈地扁嘴,什么时候才算是好啊。

    “二少爷来了。”外面有人禀话。

    齐老夫人想了想,还是让齐锋进来。

    “祖母。”齐锋恭恭敬敬地给齐老夫人行礼,眼睛却看向顾黛芹,见到委屈扁嘴的样子,不由得一愣。

    “有事?”齐老夫人淡淡地问着。

    齐锋看了看顾黛芹,低下头躬身说道,“祖母,今日是元宵节,孙儿……孙儿想带芹姨娘一起去赏花灯。”

    “你明知道她有身孕还要带她出去?”齐老夫人皱眉,不悦地看着齐锋,她自是知道齐锋其实很关心顾黛芹,但这种不知轻重的性子却让她很失望。

    “不是、不是,是在院子里赏灯,不用去外面。”齐锋连忙说道。

    齐老夫人犹豫了一下,终于点了点头,“顾妈妈,仔细看着芹姨娘。”

    “谢谢祖母。”齐锋脸上一喜,目光熠熠地看向顾黛芹。

    顾黛芹绝美的脸盘还一脸懵懂。

    “芹儿,来,我带你去看花灯。”齐锋早已经习惯顾黛芹倾国倾城外表下的单纯,他朝她伸出手。

    “好啊好啊。”顾黛芹听说要去看花灯,立刻将手放在齐锋的掌心里。

    顾妈妈会心一笑,连忙跟着出去。

    齐锋在他住的院子里挂满了花灯,花样百出,形状可爱,顾黛芹一下子就被这些花灯吸引了。

    “别乱跑!”齐锋搂住她,让她到抱厦里坐着,“你喜欢哪一盏,我拿给你就行了。”

    “那个!那个!”顾黛芹指着小白兔样子的花灯叫着。

    齐锋忙将花灯从树上拿下来,拿了过来给她,“你就要当娘了,以后不能这样乱蹦乱跳的。”

    顾黛芹拿着花灯笑眯眯地点头。

    “过来,我让人做了梅子糕给你吃。”齐锋笑着说。

    其实他一开始对顾黛芹真的很厌恶,他从来没想过会纳一个傻子当妾室,他所向往的是相爱相知琴瑟和谐的生活,但这个傻姑娘的美貌绝对是令所有男人都无法拒绝,他从远离到认为反正已经是妾室,不睡太可惜的想法渐渐觉得其实这个傻姑娘比那些心思深沉的女子可爱多了。

    每天他都要听着母亲告诉他改怎么讨好父亲,该怎么做才能赢了齐铮,要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他就像母亲的扯线木偶,完全失去了自己的想法,只有在顾黛芹面前,他才觉得自在轻松,因为她不会要求自己去做什么不能去做什么,她只要他陪着就觉得很高兴了。

    他从来没有这样纯粹地被需要过。

    知道顾黛芹怀了他的孩子,他欣喜若狂,但他深知母亲不会高兴,所以他只能将欢喜悄悄地藏在心里,对她远离,深知表现得很漠然,每次见到她委屈的眼神,他觉得自己心就被剜了一块。

    那天,听到她见红的消息,他整个人都动不了,心痛得几乎抽挛,那时候他才知道,原来他这么在乎这个傻瓜。

    如果……如果这个傻瓜不是因为一场病变成这样,以她的美貌,是绝对不会嫁给他的吧。

    他不想再经历一次那样的痛了。

    “别噎着,喝水。”齐锋听到一阵咳嗽声,回过神才发现这傻姑娘塞了满嘴的梅子糕,忙递了水让她喝下。

    站在不远处的顾妈妈看着他们,眼中浮起泪花,她悄然地退开几步,不忍心去打搅这难得的温馨。

    “好吃!”顾黛芹喝了水,顺了气,笑眯眯地看着齐锋。

    笑容灿若桃花,仿若珠玉生晕,看得齐锋一阵失神,“看你,吃得满嘴都是了。”

    顾黛芹伸手抹了抹嘴。

    齐锋神差鬼使地将她搂住,低头吻住她的唇。

    顾黛芹眨巴眨巴着 ,伸出舌头舔了他一下。

    “芹儿!”齐锋呼吸一沉,多日来的思念泛滥,终于忍不住将她紧抱着深吻下去,双手有自己的主张探入她的衣襟,解开她的腰带。

    “呜呜!”顾黛芹觉得吃疼,眼睛眨出水汽。

    齐锋将她压在一旁的软榻上。

    顾黛芹被他吻得喘不过气,虽然齐锋已经小心避开她的肚子,但她觉得好难受,难道是刚刚梅子糕吃太多了吗?

    情动的齐锋没有发现顾黛芹的脸色越来越白,他的手指来到她的身下,挤入花茎,掌心忽感到一阵湿濡。

    怎么会……

    齐锋诧异地低头,殷红的血染满了顾黛芹的裙角,他脸色一白,“芹儿!”

    顾黛芹脸上血色全无,五官皱在一起,痛苦地呻吟着。

    “来人!快来人!”齐锋大叫出声。

    ……

    ……

    沈梓乔和齐铮回到家中,才知道顾黛芹出事了,安国公大怒,正在教训二少爷,两人听了,忙赶到齐老夫人这边。

    花厅里,安国公气得在来回度步,齐铮皱了皱眉,跟沈梓乔对视一眼,沈梓乔二话不说就去了西厢房。

    才跨进屋里,就闻到一股血腥味,这味道令沈梓乔顿时觉得恶心不已,差点吐了出来,好不容易才压下那股翻山倒海的恶心感。

    齐老夫人端坐在外间的太师椅上,小顾氏脸色难看地站在一边,屋里有丫环往外送着血水,沈梓乔见了,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会……

    “祖母!”她走了过去,对小顾氏视而不见,“芹儿她……”

    “孩子没了。”齐老夫人的声音低沉,听不出什么情绪,但却让人感到背脊爬起一阵寒意。

    沈梓乔心里难受起来,“怎么会这样?”

    齐老夫人眼中闪过一抹寒意,厉声骂道,“那不知轻重行为孟浪的畜生!”

    小顾氏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娘,锋哥儿什么都没做。”

    “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做会让芹儿的孩子没了吗?”齐老夫人怒声问道。

    沈梓乔听出了老夫人话里的意思,惊讶得不知说些什么,齐锋……齐锋居然做出这种事情!

    她跟齐老夫人说了一声后,撩帘走进了屋里。

    有大夫正在为顾黛芹施针,顾妈妈哭得眼睛红肿地跪在一旁,齐锋坐在床沿,紧紧地握着顾黛芹的手。

    沈梓乔看着顾黛芹的脸色白得几乎透明,又想起刚刚见到的一盆血水,怒火涌上心头,她走了过去,抬手就打了齐锋一巴掌,“你这个混账!”

    “大少夫人!”一直在屋里守着的苏妈妈愤怒地叫了出声。

    这女人凭什么打二少爷!

    齐锋不为所动,怔怔地看着顾黛芹。

    一旁施针的大夫抬起头看了沈梓乔一眼,继续专注地在顾黛芹的手上行针。

    听到动静的小顾氏冲了进来,一见齐锋脸上的掌印,怒视着沈梓乔,“你这个贱人,竟然敢打我儿子!”

    沈梓乔冷冷瞥了他一眼,“我打的就是这个畜生,如何?”

    “你……”小顾氏大怒,她在外面已经受尽那个老太婆的脸色了,如今居然还要被沈梓乔顶撞,气得恨不得上前将她给撕了。

    “出去!”施针的大夫不悦地喝了一声。

    小顾氏眼中闪过恨意,但居然不敢对那大夫无礼,狠狠地瞪了沈梓乔后,想去拉着齐锋离开。

    无奈齐锋动都不动一下,不肯离开顾黛芹半步。

    “你……你这个逆子!”小顾氏跺脚,愤怒地走了出去。

    沈梓乔怕继续呆下去她会忍不住继续揍齐锋,看了顾妈妈一眼后也出去了。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那大夫才慢悠悠地走了出来。

    顾妈妈和苏妈妈尾随其后,齐锋仍在里面陪着顾黛芹。

    “窦御医,如何?”齐老夫人忙问道。

    原来是御医!沈梓乔吃惊地看向那位穿着朴素的老翁,原来他就是大名鼎鼎的窦御医,听说这位窦御医最是擅长妇科,宫里的妃嫔几乎都抢着要他去看诊。

    老夫人居然请动了他来为顾黛芹医治。

    有窦御医出马,顾黛芹就算失去了孩子,也不会有生命危险了。

    “怎么这么糊涂!”窦御医摇头叹了一声,“已经没事了,不过身体亏损,之前又沾了不该沾的麝香,怕要休养好些年日才能再孕。”

    哎哟,那么漂亮的一个女子,居然要遭这样的罪,想想都觉得心疼。

    听到窦御医说到麝香,小顾氏神情一紧。

    顾妈妈嚎哭了出来,“都是奴婢的错,要是奴婢看着,二少爷就不会不知轻重……老夫人,您打死奴婢吧。”

    窦御医疑惑地看着这个老奴,怎么每个人都朝着那小伙子撒气啊,“难不成是你们二少爷喂了他的女人吃红花?不能吧,这可不是人干的事。”

    红花?沈梓乔一怔,“窦御医,您说芹儿是吃了红花才导致孩子没了?”

    “可不就是,哎哟,究竟是谁照顾啊,又是麝香又是红花,要人命啊,那么美的姑娘,你们也不好好珍惜。”窦御医摇头轻哼。

    这都什么跟什么,沈梓乔发现这窦御医说话真是不着调,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红花!

    “芹儿怎么会吃了红花?”沈梓乔看向顾妈妈,不是已经让她注意吃食了吗?

    “今天芹姨娘吃的都是奴婢亲手验过的……”顾妈妈声音颤抖着说,她已经很小心了,怎么会……“梅子糕!二少爷给芹姨娘吃了梅子糕!”

    齐老夫人厉声问道,“那梅子糕呢?”

    小顾氏藏在袖子里的双手紧握成拳,心想幸好已经将那梅子糕都埋到土里去了。

    顾妈妈道,“二少爷赏了奴婢两块,奴婢还没碰过,奴婢这就去取来。”

    沈梓乔注意到顾妈妈说完这话,小顾氏的脸色就变了。

    不多时,顾妈妈便取来梅子糕,交给周御医查看,里面果然掺了红花,而且还不少。

    齐锋身体摇摇欲坠地出现在门边,他的眼睛发红,目光死死地盯着那两块梅子糕。

    “你这梅子糕是从哪里来的?”齐老夫人问道,她自是不会怀疑是齐锋想要害了顾黛芹,看他这失魂落魄的样子,便知他对顾黛芹是什么样的心思。

    “娘……”齐锋不解地看向小顾氏。

    他这些梅子糕是从上房的小厨房拿来的,厨娘说这是夫人让人给顾黛芹做的。

    齐老夫人如寒剑般的目光扫向小顾氏。

    周御医呵呵笑了两声,道是时候不早,要回去休息,他将药方给了顾妈妈,交代了如何煎药后,就要告辞离开。

    老夫人亲自送了周御医到院门,沈梓乔跟在老夫人后面。

    “齐老夫人请留步。”周御医笑着说,眼睛看向沈梓乔,眯眼道,“这位少夫人也该请个平安脉了。”

    沈梓乔一头雾水,齐老夫人则是眼中闪过一抹光彩,若有所思。

    留下顾妈妈和两个丫环在西厢房照顾顾黛芹,齐老夫人扶着沈梓乔的手回到正厅。

    安国公和齐铮听说了顾黛芹小产是因为吃了有红花的梅子糕,都觉得不可思议,究竟是胆大包天,居然敢害齐家的骨肉。

    就算顾黛芹只是个妾室,但她肚子里的孩子却是个主子啊。

    “锋哥儿,我问你,你这梅子糕是从哪里拿来的?”齐老夫人冷冷地看着跪在大厅中间的齐锋。

    “上房……的小厨房。”他怔怔地说着,魂不守舍的样子。

    小顾氏忙说,“我是让人做了梅子糕,可没有下什么红花,老夫人,老爷,你们一定要相信我,定是有人动了手脚要陷害我!”

    第一百九十四章 怀孕

    小顾氏其实是没有想到那做好的梅子糕会被齐锋给拿了,本来,她已经打算收手,想着反正顾黛芹之前的身子已经受损,即便是生下孩子,恐怕也活不了多久,但没想到齐锋会对顾黛芹那么上心,想着如今外面都知道齐锋有个长得倾国倾城的妾室,且这妾室有了身孕,有哪家的闺女肯嫁进门来?

    所以她才想着悄悄地将顾黛芹的孩子弄没了,就是没料到会通过齐锋的手而已……

    只恨她今晚不该出去看什么花灯会!

    否则怎么会让齐锋拿到那盘梅子糕!

    早就料到小顾氏会辩解,齐老夫人将之前顾妈妈拿来的花胶和燕窝拿了出来,并说出上次导致顾黛芹见红的原因。

    “这些东西是大嫂拿来的,我碰都没碰过!”小顾氏立刻说。

    安国公像看一个陌生人般看着小顾氏,这话亏她说得出口!难道顾夫人会狠毒到要害死自己的女儿吗?

    “从今日开始,不许你踏出院门一步,究竟是谁给芹姨娘下的药,我一定会查清楚!”齐老夫人不想听小顾氏辩解,今天将燕窝和花胶拿出来,就没想过要什么证据。

    小顾氏到底有没有做过,相信大家都心知肚明。

    “锋哥儿,你相信娘,娘怎么会做这种事情!”小顾氏见齐锋一直低着头,连看她一眼都没有,心里顿时觉得慌张,急切地想要解释。

    “娘,你真的没有做过吗?”齐锋自嘲一笑,觉得自己之前一直想要跟齐铮争什么世子之位简直是个笑话。

    他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好,将来如何保护整个齐家。

    直到众人回到自己的院子,已经是大半夜的时候了,沈梓乔沉默地靠在齐铮怀里,想着今晚发生的事情。

    “齐铮,你说小顾氏究竟是怎么想的,那好歹是她的孙子。”沈梓乔觉得自己无法明白小顾氏的心理,太变态了。

    “你永远无法猜到一个人能有多恶毒。”齐铮却不觉得意外,小顾氏从来就是只想到自己的人。

    沈梓乔叹了一声,“可怜了芹姨娘……”

    齐铮拍了拍她的肩膀,“快睡吧。”

    本来是欢欢喜喜的一个佳节,谁知道竟然会出现这种事情呢。

    这夫妻二人睡下,另一边的上房却注定了一夜无眠。

    小顾氏并没有因为只是被禁足就觉得松一口气,她太了解齐老夫人了,越是平静宽容的处罚,越是让人心惊胆颤。

    “怎么会把梅子糕给了二少爷,你究竟怎么办事的?”小顾氏的火气蹭蹭地往上冒着,要不是那该死的梅子糕,怎么会发生今晚的事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