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九十三章 大结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苏妈妈也是脸色发白,她怎么想得到二少爷会将梅子糕拿走。

    “夫人,如今我们该如何是好?”苏妈妈只担心齐老夫人不会就这样放过她们,那些花胶和燕窝如何逃得过去,发生了今晚的事后,谁还会相信夫人是无辜的。

    虽然小顾氏的确不是无辜的。

    “只能见一步走一步,那老太婆估计还腾不出手来对付我,我正好趁着这段时间想想法子。”小顾氏咬了咬牙,她好不容易才有今天,绝对不会那么容易就被打倒的。

    ……

    ……

    过了几天,顾黛芹的身子渐渐地恢复了力气,这些天,都是齐锋衣不解带地照顾她,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齐老夫人即便对他不满,见到他这个样子,都忍不住心软了。

    就在这时,庄子里那边传来胡氏受了风寒的消息,想求老夫人给请个大夫,胡氏已经吃了好些天的药,但一直都没见好。

    齐老夫人二话不说就让田妈妈请了京城的名医去给胡氏看病,顺便告诉了齐碧,她的亲事已经定下来,是潞城的钱家。

    虽然不是高门大户,但以齐碧外室女的身份,已经是很不错的亲事了。

    胡氏十分高兴,觉得这次回来京城果然是没有错,不但女儿嫁了好人家,连她也终于能进齐家的门。

    齐碧却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甚至还怀疑了胡氏的病有异样,奈何吃了田妈妈带来的名医开的药后,胡氏的伤寒就好了不少。

    齐老夫人将齐碧接回齐府,让人准备她出嫁的事。

    当然,齐碧不能算是齐家的姑娘,所以形式简单,只是相对于寻常百姓家,已经是非常体面的了。

    最让齐老夫人挂心的并不是齐碧的亲事,而是那天周御医临走前说的话。

    她让田妈妈去请了吴大夫过来,亲自陪着去给沈梓乔诊平安脉。

    沈梓乔这两天正觉得有几分不舒服,本来没有多想,见到吴大夫的时候,她猛然想起一件事……她好像很久没有来月事了。

    吴大夫笑眯眯地将手从沈梓乔的手腕离开,“恭喜老夫人就要当曾祖母了,恭喜少夫人。”

    真的是有了……那周御医医术果然厉害,没诊脉都能看出她有孕。

    齐老夫人高兴得笑不拢嘴,“吴大夫,你可确定?”

    “老夫人您放心,老夫不会轻易断错,只是月份尚早,还不足三月,凡事要多注意。”吴大夫说。

    “那是自然。”齐老夫人让田妈妈准备了个厚厚的荷包给吴大夫当诊金。

    送走了吴大夫,齐老夫人回头见沈梓乔还怔怔坐着发呆,神情顿时一肃,沉下脸对着满屋子欢天喜地的丫环说道,“大少夫人有孕这件事不许张扬出去,月份小的孩子小气,你们都记住了没?”

    “是,老夫人。”想到顾黛芹不久前才失去了孩子,屋里的丫环心头一凛,明白齐老夫人真正的意思是想防着某些心怀不轨的人。

    “皎皎,你可是要当娘的人了。”齐老夫人语气深沉对着沈梓乔说道。

    沈梓乔的心情有些微妙,她双手轻轻捂着小腹,这里面……有了她和齐铮的孩子?这一切来得太快,她一点准备都没有。

    “祖母,我……我该做什么?”她没有当娘的经验,好像孕妇还有听过避忌的吧。

    “我让田妈妈挑两个有经验的妈妈过来服侍你,平时啊,你该吃吃该睡睡,开开心心地就好。”齐老夫人笑着道。

    沈梓乔轻轻地点头,忽然有一种想要快点见到齐铮的迫切。

    但世事总是无常,沈梓乔还没等来齐铮,沈家那边却派人来报丧,沈老夫人在昨晚半夜里就去了。

    听到这个消息,沈梓乔并没有感觉到多深刻的悲伤,从她变成沈梓乔至今,跟沈老夫人只有针锋相对,没培养出多少祖孙感情,

    不过,她还是在来报丧的人面前假装拭了拭眼角,表示了一下她作为孙女的悲伤。

    这几天,齐铮每天几乎忙得见不到人,从宫里出来,齐家派来的人告诉他沈老夫人去世的事,让他代替大少夫人去沈家一趟。

    齐铮一时也没想那么多,就去了沈家给沈老夫人上香。

    回到千林院,他发现红玉等人神情喜悦,仿佛有什么喜事发生,他感到纳闷,虽然沈老夫人跟沈梓乔感情疏远,但沈梓乔应该不至于会因为她的死感到高兴啊。

    他大步走了屋里,沈梓乔正在喝齐老夫人让人送来的保胎药。

    “你怎么了?”齐铮闻到药味,大吃一惊,以为沈梓乔哪里不舒服。

    沈梓乔穿着一身素白的衣裙,头发简单地挽起来,只插了一根银钗,素淡清雅,如一朵白兰花。

    “真难喝。”沈梓乔苦着脸,“你跟祖母说一声,我身子倍儿棒的,不需要喝保胎药啦。”

    “苦口良药,不喝的话,病怎么会好……”齐铮习惯性地哄着她,然后他神情一僵,他好像听到什么了,保胎药?

    沈梓乔笑盈盈地看着他,眸中闪烁着如辰星般的光彩。

    “保……保胎药?”齐铮不确定地再问一次,声音已经暗哑。

    “是啊,大夫说有了快三个月,祖母担心我之前在东越来回颠簸,所以就让田妈妈亲自给我煎了保胎药。”

    这孩子是她在去东越之前就有的。

    齐铮的眼睛直直地盯着沈梓乔的小腹。

    皎皎!孩子!

    “喂,你这是什么反应!”沈梓乔不悦地戳了戳他的胳膊,“怎么一点都不高兴?”

    “我……”齐铮开口,声音哽咽,不知要说什么。

    “傻瓜!”沈梓乔轻笑,蹭到他怀里,在他腿上抱着他的脖子,在他耳边低声笑着,“齐铮,我好欢喜,这是我和你的孩子,我要当娘,你要当爹了。”

    齐铮手足无措,他想紧紧抱住她,却又怕控制不住力道伤到了她。

    她有了他的孩子啊!

    沈梓乔拉着他的手,轻轻地放在小腹上,“等再过一两个月,就能感觉到他在动了。”

    “皎皎……”齐铮再一次哽咽,他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对哪个女子上心,更不可能因为哪个女子有了他的孩子这么欣喜若狂,如果不是认识她……他的人生或许走的是另外一条路。

    感谢上天,让她来到他的身边。

    沈梓乔笑着亲了他一下。

    第一百九十五章 圆满

    沈梓乔不能去沈家吊丧,所以怀孕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

    安国公高兴得笑不拢嘴,跟齐老夫人商量要上奏定下世子的人选。

    小顾氏听说沈梓乔有了身孕,失手将一套价值不菲的白玉瓷杯给摔了出去,她至今还在禁足,什么事都不能做,她想着,得赶快给锋哥儿定下一门亲事了。

    齐锋却在顾黛芹的身子休养得差不多后,去找了齐铮。

    “大哥,你能不能帮我一件事。”齐锋面色憔悴地看着齐铮,如今的他,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傲气和棱角,因为顾黛芹这件事,他明白了很多之前看不清的事实,那些傲气和棱角都被狠狠地打磨得一干二净,令他变得内敛成熟了不少。

    “什么事?”齐铮没有答应,大概是看在齐锋对顾黛芹不离不弃的份上,齐铮对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才稍微有些好脸色。

    齐锋低声说,“我想外放……”

    如今齐锋在翰林院任职,这职位虽然如今看来不如何,但前景极好,小顾氏还指望齐锋将来能够封爵拜相的。

    “你确定?”齐铮眼中闪过一抹诧异,他审视着齐锋,想知道他说这话的真实性究竟有多少。

    齐锋淡淡一笑,“请大哥帮忙。”

    他曾经看不起齐铮,以为齐铮就是个让人笑话的傻子,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傻子有一天会成为大周百姓心目中的英雄,更没想到齐铮如今会成为太子殿下最信任的心腹。

    孙家和马贤妃是怎么一败涂地的,齐锋还算看得明白,这里面必然有齐铮的手笔,这个人,连孙丞相那么厉害的都能算计,更别说区区一个世子之位,齐铮根本就不屑要当什么世子。

    齐锋也不是天真以为齐铮是被沈梓乔揍了一拳后才变得正常。

    一个人能够装傻装了那么多年,这就不是他齐锋能办得到的,他根本比不上齐铮,这是事实。

    如今他已经认清事实,至于母亲认不认得清,他已经不想知道了。

    他要带着顾黛芹离开齐家,离开京城,随便在什么地方当个县令也好,只有他和芹儿的日子,怎么也比在齐家强得多。

    “我知道了。”齐铮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

    齐锋离开后,齐铮也回了屋里,将这件事告诉了沈梓乔。

    “他不去找父亲反而来找你?”沈梓乔讶异,“他这样算不算是对你一种示好?”

    “我还需要谁的示好!”齐铮哼了一声,心里却想着正好临江城有个县令的缺,就让齐锋去那儿好了。

    沈梓乔扑到他怀里,开玩笑地说,“我跟你示好。”

    “你小心点!多大的人了,还这么爱玩!”齐铮呵斥着,双手却温柔地将她抱在怀里。

    自从沈梓乔怀孕后,越来越喜欢粘着他开玩笑,当然,他很享受两人之间的这种亲昵。

    过了两天,齐锋外放的事确定了下来,消息很快就传到小顾氏耳中。

    小顾氏只觉得整个人都被抽空了,她所有希望都在齐锋身上,她已经打点好准备让娘家的长辈来逼着齐思霖立齐锋为世子,结果这么齐锋却被外放了,没有三五年是不可能回来的了。

    “……听说是大少爷在外面斡旋。”小顾氏只听到这句话,她疯了一样尖叫出声,一定是齐铮故意的!一定是他故意要将齐锋赶出京城。

    “我要去找老夫人评理!”小顾氏怒道,齐铮凭什么将她的儿子赶走。

    小顾氏怒火冲冲地跑出上房,却被院门的两婆子给拦住了,扬言她如今被禁足,哪里都不能去。

    “贱奴才,敢拦我!”小顾氏一人一个巴掌打了过去,她在齐家的威信从来没人敢逾越,今日却被两个低贱的奴才拦着不放,她怎么可能沉得住气。

    被打的婆子是齐老夫人的人,她们比谁都清楚如今齐家已经变天,小顾氏不可能再跟以前一样一手遮天,以后齐家真正掌权的人是大少夫人!

    苏妈妈为了护着小顾氏跟那两个婆子扭打起来。

    院子里响起丫环们的尖叫声。

    正在花园里赏花的老夫人和沈梓乔听到动静,忙一道过来查看。

    小顾氏满头散发,高贵端庄的形象不再,看起来就如同一个疯婆子,她怒红了眼,看见走在齐老夫人身侧的沈梓乔,新仇旧恨在心间涌起,她尖叫着朝沈梓乔撞了过去。

    沈梓乔眸色一沉,往后退了几步。

    说那时迟那时快,在沈梓乔身后的红缨飞快地跑过去跟小顾氏撞在一起。

    “把这疯婆子给我抓住!”齐老夫人震怒地喝着一旁的粗使婆子。

    沈梓乔被红玉和墨竹护在身后,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小顾氏刚刚分明就是想撞向大少夫人的肚子。

    “放开我,你们这些贱婢,竟然敢这样对我!”小顾氏尖声地大叫着。

    “把她关到后面的佛堂去!”齐老夫人脸色阴沉地命令,“夫人疯魔了,只怕再也医不好……”

    一旁的苏妈妈瞬间吓白了脸,老夫人这是什么意思?

    “老不死的,你为什么这样对我,我是你侄女,是你的侄女!”小顾氏哭着叫道。

    齐老夫人冷漠地看着她,“就因为你是我的侄女,我才容忍了你这么多年。”

    “带下去!”

    在小顾氏的嚎叫声中,安国公回来了。

    他听说了小顾氏要伤害沈梓乔的事,震怒不已,更后悔当年自己不该被这样的女子诱惑,娶了这样的女子,连累了他的子女不说,还差点伤害了沈梓乔。

    小顾氏被当是魔怔关在佛堂,安国公下令不许齐锋等人去探望。

    不出两个月,齐家就传出小顾氏带发修行的消息。

    齐锋带着顾黛芹启程去了临江城。

    齐锐和齐云虽然觉得小顾氏带发修行的事有蹊跷,但他们哪里还敢提出质疑,服服帖帖地,由齐老夫人替他们定下亲事。

    庄子里那边也传来胡氏病逝的消息。

    ……

    ……

    感觉家里一下子清静了不少,沈梓乔懒懒地靠在齐铮怀里,吃着他喂到嘴边的桃子,“好像……我们不能搬出去住了吧。”

    “你要是不喜欢这里,我们还是搬出去。”齐铮说。

    “别,我觉得这里挺好的,不过,不能去东越了哎。”小顾氏这辈子恐怕都出不来了,没有小顾氏在一旁虎视眈眈,沈梓乔觉得这才是她和齐铮的家。

    “等女儿出世了,我们就去东越。”齐铮亲了亲她撅起的唇瓣,含笑说道。

    沈梓乔哼了一声,“你怎么知道就是女儿,我觉得是儿子。”

    “都好!”齐铮舔吻着她带着桃子鲜甜味的嫩唇,只要是他和她的孩子,他都会视若珍宝。

    “齐铮……”沈梓乔被他吻得娇喘不已,清晰地感觉到他瞬间发生变化的身体。

    自从他知道她有了身孕就没有再要求跟他同房,但他夜夜睡在身边,她怎么可能不知道他憋得多辛苦。

    “我去书房!”齐铮没想到只是一个吻就让自己把持不住,他艰难地推开她,怕再吻下去真的会一发不可收拾。

    沈梓乔搂住他的肩膀,细吻着他的脖子,面颊酡红,羞赧地说道,“你不要我,难道还要去收个丫环不成?憋死你。”

    不是没有丫环想趁着她怀孕勾引齐铮,沈梓乔也担心过他会忍不住被诱惑,但他没有让她失望。

    “皎皎,你……你有身孕……”齐铮被沈梓乔吻得呼吸粗重,全身的血液都往身下某个点冲去,肿胀得发疼。

    “已经过了三个月,只要小心点……”沈梓乔说着,拉着他的手放在她越发丰盈的酥胸上。

    齐铮的手指仿佛有自己的意识,忍不住就揉捏了起来。

    沈梓乔呻了一声,“我问过周御医了。”

    紧绷的理智终于崩溃,齐铮将沈梓乔抱了起来放在床榻,低头激烈地吻住她的唇。

    Chun光满室,只听男子的粗喘声和女子的娇吟声汇集在一起,暧昧得让外面的丫环低头跑开。

    翌日,沈梓乔在齐铮的怀里醒来,抬眼就落入一双灼亮的眸里。

    “不再多睡会儿吗?”齐铮的神色有一丝紧张,昨晚他好像太放纵了点,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不睡了,出去散步。”沈梓乔笑着说,“你快出去,我要穿衣裳。”

    被子下的身体不着寸缕,沈梓乔脸颊微微泛红,不愿意当着齐铮的面穿衣裳。

    齐铮闻言笑了出来,“你还有哪里我没看过的?”

    沈梓乔推着他,“我不管,出去出去!”

    “我帮你把肚兜穿上。”齐铮哪里肯出去,搂着沈梓乔低声地笑着。

    “不要!”沈梓乔坚决地摇头,推开他将床尾的肚兜紧抓在手里,虽然他们已经很亲密了,但她也会害羞会不好意思的啊。

    齐铮大笑出声,“皎皎……”

    咚——咚——

    忽地,一阵深远恢弘的钟声闷闷低传开,这钟声来自皇宫,在整个京城彻响,肃穆的钟声敲响了七下,尾音久久不散,透出一股无法言喻的悲伤。

    沈梓乔察觉到齐铮的情绪瞬间低沉下来,便知这个钟声代表的不会是什么好事,“怎么了?”

    齐铮低眸看她,“皇上驾崩了。”

    ……

    ……

    皇上驾崩,盛佩音的宠爱也就跟着到头了,皇后以皇上生平最喜欢马贤妃为名,将盛佩音赐了与先帝陪葬。

    皇后对盛佩音的恨已然到了极处,她亲眼看着盛佩音被关进先帝的陵墓中,确认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在出现于世上才真正安心。

    太子殿下登基为帝,封了齐铮为靖国候,沈梓乔为二品诰命夫人。

    拿着圣旨,沈梓乔才有一种脚踏实地的感觉。

    盛佩音死了……

    太子登基,她如愿以偿地踹掉了女主杀出一条血路,将这本书的大结局改变了。

    真是……好像在做梦。

    齐老夫人吩咐田妈妈去交代厨房,今晚要设宴庆祝。

    沈梓乔回了千林院,此时,她的心里喜悦汹涌澎湃,有一种彻底解脱,彻底自由的轻松,那种幸福的小水泡蹭蹭地在她心底冒出来。

    傍晚的时候,齐铮就回来了,沈梓乔站在庭院中,看着那个背着夕阳向她走来的男人,落霞的余晖洒在他身上,在他身上染上一层耀眼的光彩,她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觉得他是这么好看,这么爱他。

    齐铮一步一步地走近她,丰神俊逸的脸庞带着浅浅的笑,“皎皎,我回来了。”

    沈梓乔偎进他怀里,“齐铮,我有没有告诉你,我很爱你。”

    “嗯,我知道的。”齐铮眸色温柔,感到从所未有的心满意足。

    数月后,沈梓乔诞下一名男孩。

    齐铮抱着和他长得十分相似的儿子,在沈梓乔身边含笑感慨,“看来还需要再努力一点,下次就能生个女儿了……”

    沈梓乔累得不想说话,她微笑地闭眼睡觉,她一定会儿女双全的!

    真正属于她的幸福才刚刚开始呢。

    ——全文完。

    (完结了,打出全文完这三个字心情很平静,谢谢大家这么多年来的捧场,有些话不适合在这里说,不管怎样,还是希望我们有缘在下本书相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落初文学(luochu.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