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章 赎罪者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刑天的惊骇并没有打断殊雨的思绪,当想到初夏最后的笑颜才发现,心原来是会疼的……或许没有爱,可是却有着依旧难以割舍的情感。

    殊雨从来都不是冷血之人,或许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可是这都是在不触及底线的情况下不得已而为之,可是认识初夏之后却不一样了。

    初始的相遇便注定了日后的遭遇,从始至终殊雨都在心底阴霾着深深的心机,在那时间的谎言下,失去自己的不仅仅是初夏一人。

    不存在就不该在,这个谎言持续了很久,从相识到相知,直至到诀别,最后到黯离……错的是时间吗?

    或许错的仅仅是殊雨吧。

    初夏的记忆是假的,爱情是假的,相遇相知都是假的,可是唯独有着一处是难以抹去的真实,那就是在这个无限虚假的时间之中,她的路都是自己选的。

    如果不是……殊雨绝对不会走到最后一步。

    谋士的心仅仅是胜负二字,运用任何可以利用的条件来完成布局,手段毒辣阴险……可是任何的利用都必须有着一个先决条件存在才可以,那就是天时地利人和。

    天时地利可以寻找,而人和却需要机缘的巧合……而促使这个巧合的出现,谋士有着控制方向的能力,却没有主宰绝对的实力。

    一步步走到如今,如果不是初夏的一厢情愿,如果不是初夏的百般不舍,如果不是初夏的心有不甘,那么当时的殊雨又如何能运用到这其中的机会。

    错了吗?

    或许是吧·,可是当时的殊雨自己很清楚,哪怕是天下都不认可,可是把持住自己前进的方向,那么就是没有错……可是如今想来,其实这都是无稽之谈,因果轮回。

    曾经的因,如今的果!

    或许殊雨早已明悟,可惜的是初夏这道坎仿佛魔咒一般将永远的存于脑海之中,无法摆脱,这不是心魔,而是一个责任,一个足矣承担至永远的罪责!

    这个责任将伴随着初夏的离去化为永恒!

    曾经的zoom出现,宣誓了人类的七大罪,殊不知……却在这里,初夏的离去后才发现,原来一切都是源自于自身的罪恶,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不完美的。

    完美恰好就是最大的缺陷……正因为这样,这个世界的美好才会持续至今日。

    zoom从始至终都没有任何裁决斩断的权力,罪恶的携带者,罪恶的因果链条……这一切都是从zoom开始,那么也必将伴随zoom结束!

    或许殊雨从离开地球的那一刻知道了,明白了,可是却是在这里真真切切的明白,zoom出现的真正意义到底在何方!

    zoom的责任是……赎罪!

    出现是为了人类之罪而赎,如今却是为了自身之罪而赎!

    zoom不是救世主,更不是恶魔,而是打乱秩序的赎罪者!

    漆黑的乌云在耀眼的金光下渐渐的避让,无风之中凝聚成旋,这一刻的殊雨宛如从地狱归来的王者,却不是代表黑暗,因为所到之处,黑夜尽散!

    或许这一刻的殊雨相比于刑天,更像传说中的邪神!

    不论是莽荒还是宇宙,不论是维世界还是本宇宙,不论是是0还是1,其本身的存在就是罪恶的本源……殊雨要做的不是逃避,不是远去,而是为了让这一切重新回归原有秩序而彻底撕裂!

    赎罪者,天不认,因为要逆天之秩序!

    赎罪者,众不服,因为要逆人之常仑!

    这才是真正的zoom,罪之君主!

    刑天的杀意宛如天地之劫,轮转的漆黑,冰裂的虚空,狰狞獠牙的深处仿佛有着无穷无尽的折磨,那里将是真正的炼狱之地,十死无生!

    这次……刑天毫无保留,当看到了殊雨手中之剑的时候,之前一直保持的淡然,镇定全部悄然消失,如今残存的虽然是无止尽的暴怒,可是哪怕是这样也难以掩藏深处的恐惧!

    这柄剑到底是什么?

    殊雨也有着些许的疑惑,不过相比于这些,此时此刻的心更多的却是在缅怀的赎罪之中,淡然的情绪表达的不是无所畏惧,而是黯然惋惜。

    “唰!”。

    暴怒的刑天直接愕然在原地,漆黑的点缀,金色的逝去……一剑之下,黑雾消失!

    狰狞的暴怒烟消云散,刑天的身影出现在虚空之中驻足停留,浑身僵硬无法动弹,眼神的恐惧终于突破虚伪暴怒的压制越加的浓郁。

    不可置信的看了眼殊雨的位置才发现……原来始终在原地,不同的是,剑微微的上扬!

    刑天的眼神的复杂,难耐,不甘此起彼伏,死死的盯住殊雨手中的数据之剑,到了此时也不愿意相信,原来是真的。

    当一切趋于平静,独立的空间中再也不剩下漆黑的迷雾,刑天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下意识的附抚摸了一下脖颈,愣神之下颤抖的看了看手掌的湿润,多少年了,没有感受过疼痛的滋味了。

    “不……可能,你不过是三十一重而已,跟我旗鼓相当,为什么会这样……”刑天支支吾吾的自言自语着。

    默默的握紧了手中之剑,这一刻的殊雨的冷漠将伴随内心的罪恶,为了向曾经的过错,曾经的一切赎罪,那么必将斩断一切!

    殊雨抬起手中之剑,眼神坚定不移的默默看着,面对刑天的自言自语给予无视的对应……金色的代码宛如初生的婴儿,循序渐进的递进,多维进制的数据模拟……一切的一切都在无时无刻诉说着这柄剑的不平凡。

    短暂的沉浸之后,刑天有些煎熬的说道“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也许一切都是从这里开始的吧,命运这东西真的是奇妙,这就是我注定该背负的……罪孽,而我也必将为这个罪责完成自己的使命”殊雨淡淡的说道,不过却没有面对刑天,而是仿佛在自言自语着,或许这个对话的对象……另有其人。

    闻言的刑天一愣,顿时间强忍着内心的恐惧讥笑道“罪孽??哈哈,你真的以为你是救世主吗?这剑象征的东西远远不是你能明白的,如果说这是罪孽的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