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零一章 又一个轮回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这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了,相比于之前的巨大动静,反差实在太大,急速的变化下实在难以接受眼前的一切……。

    不仅仅有着刑天的疑惑,诺大的阿瑞斯也是如此,金属的都市仿佛在这一刻失去了嘈杂,文明的相遇火花瞬间熄灭,寂静的环绕着虚空的尽头。

    那里站着一个人,平淡无奇,甚至会直接被人遗忘似的存在,然而就是这样的存在却有着独立时空的感觉,不论是多么的不起眼,多么的想要忘却,可是……却无法挪开本能意愿,无法控制之下聚精会神的看着,抛却了世俗的枷锁,看着那仅仅一个臆测便足以值的铭记的时刻。

    无数人想要拼命记住这一刻,却发现记忆如同宣泄的洪水,逝去的速度根本无法阻挡,宛如虚空的浩瀚,广阔且神秘,探寻的代价不过是镜花水月。

    不同于这样的淡然,虚空的另一边……虽然没有任何动作,可是却有着无比心悸气息的躯体孤独的站着,仿佛恒古的存在,无法被风化。

    阿瑞斯大陆之中除去少数人之外无人轻眼目睹过刑天,更加不知道其中的恐惧,然而哪怕是这样,面对这静谧的躯体却依旧能有着一股从心底油然而生的敬畏感,仿佛这不是一个人,而是天……无数文明终生所求所寻所修的那片天!

    高高在上的俯仰,无法忤逆的觉悟。

    真正的遥不可及!

    然而如此的存在……却在那傲然身姿下失去了那本应视众生为刍狗的头颅,没有血液的横飞,没有刺耳的哀嚎,寂静之中的哀悼,或许不认识,可是却不约而同的在心底出现觉悟。

    无论善恶,这样的存在已然逝去。

    四圣兽匍匐在地,哪怕是兽,这一刻的眼前也充斥着不可忤逆的恭敬,无数文明,漫天神佛,诸天万界,唯有一人……有着如此资格!

    远处的斐语虽然无法看清,可是却足以从之前的震撼中感受到其中的可怕……那已经超越了自己熟知的一切,撕裂了自己熟悉的苍穹。

    “这才是……你所追求的世界吗?”斐语低声道。

    没有嫉妒,没有不甘,甚至觉得这都是情理之中……作为挚友,这一刻真心的恭祝,无数年的沉寂,终有一人的横飞,唯有此人有次资格,替天而为!

    或许从此之后再也没有相遇的机会,或许至此之后将会成为真正意义的天地鸿沟之别,可是斐语心底的挚友之情将会永远存在。

    此生由此一友……无憾!

    “偌大之天,万界纷争,我……只服你一人!”

    除此之外,阿瑞斯的另一边,李成与林希在原地诧异的望着……四目相对之后不约而同咽了下口水。

    “这尼玛……”李成有些后怕的说道“玩的真够大发的”。

    “他的世界,我们已经进不去了,走吧,完成我们该做的”林希感慨的说道“或许日后……“欲言又止的停住,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

    “吞吞吐吐的,老子能不知道吗?靠”李成大大咧咧的说道,无所谓的扭头就走“快点吧,你妹妹还在等着你呢,你还有闲心留着时间想这些”

    林希看着李成的背影,叹息的摇头并没说什么,仅仅一个没几个人能理解的失落背影一步步走入远方。

    “世界不一样了,我们终究无力继续跟随……”。

    此时此刻最为惊骇的莫过于三位始祖,看着那傲立的身躯,心底不由产生了无穷的膜拜……或许之前还有着些许的不甘,妄图争夺最后的气运,可是这一刻却才深刻的发现曾经的妄想真的是可笑之极。

    刑天的强大是真正亲身经历过得,那几乎在始祖面前就是神一般的存在,举手投足间都是无法抹去的威能,仅仅一个简单的动作,默然的眼神便足以震慑虚空。

    当时任何的反抗都是徒劳,任何的挣扎都是无用……因为面对那样的存在,始祖不过是曾经眼中的刍狗,任人宰割。

    或许从来没有想过,有着这样的一天,被人如此的羞辱却又无能为力。

    生死之际却无法自我把控,唯有认清命运的可笑。

    就是这么的一个人,不对,应该是神……却悄然无息的站在那里,失去了那高傲的头颅,而做到这一切的人却是自己妄图与之为敌的存在。

    完美的种子,殊雨!!

    本以为是瓮中之鳖,本以为是胜券在握,殊不知一切皆为泡影,为他人做嫁衣?

    不!他们没有这个资格!

    他们从来都不是这个舞台的主角……甚至连配角都远远不够格的存在,悲哀的存在,始祖的强大,在这样的存在面前,不值一提!

    完美的梦,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是梦,因为永远无法成为现实,他们的价值,不过是这片美好梦境中芸芸的点缀罢了。

    虚空之中的平淡身躯,古朴的宝剑,相比于刑天足以震慑虚空的威势,殊雨的存在可以说是不值一提……可正因为这样才轰然的发现,这样的恐惧却远远超过宛如魔神的刑天。

    正因为这样……梦该醒了。

    繁星的点缀,皎月的光辉,只会存于天际,井中捞月,执掌星辰,一切皆为梦中之忆。

    尤其是殊雨的手中提携的头颅,刺眼的讽刺……刍狗,天道之下万物都为刍狗,超脱?自欺欺人的谎言,异端文明如此,始祖如此,刑天亦是如此,永远无法逃脱天道的掌控。

    没有永恒不朽,因为……天始终在你之上!

    如果说刑天是神,那么此时此刻的殊雨就是那控制一切,以一切为刍狗的……天!

    “居然……又一次……”刑天眼神在经过许久的沉默之后黯淡了下来,惊骇已经不见,更多的却是某种惆怅“你……回来了……又怎么样?上一次你是如何的下场,这一次同样如此!你永远赢不了……我王!”

    刑天很虚弱,气息凌乱,如同迟暮的老人,生机的流逝宛如河流的奔腾,可是哪怕是如此,话语依旧是铿锵有力,坚信不疑,不知是不是错觉……这句话更多的不再是之前的贬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