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零二章 罪孽的代价!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盖地,血浪滚滚,将无边无际的宙宇燃尽侥幸,这一刻天的颜色是……血红。

    到底是什么样的经历才能挥发出如此恐怖的杀意,无人知晓,可是这个时候却无人胆敢妄言询问,因为站在天际的他……便是真理。

    他要怒,谁敢阻拦!

    诺大阿瑞斯的范伟内,寂静无声,哪怕是之前不可一世的始祖又如何?此时此刻一样是低下高傲的头颅,哪怕不甘不愿,可是却无力扭转。

    定局已成……完美已现!

    然而哪怕是这样,依旧有着一位心存侥幸之人,眼神的炙热目光死死盯住殊雨的位置,仿佛那里不是无边无际的恐惧,而是辗转反侧终有机会触摸的幻想。

    完美……达到完美的境界,这就是完美的境界,无数年的期盼终于在这一刻得以见到,强大?这是毋庸置疑的,可是正因为这样才会更加的期待。

    这个人便是机械先驱!

    天祖与武族不经意间,机械先驱已然悄然无息的融入了黑暗的阴影之中,金属的眼眸闪烁异常……仿佛想要深深的解析着什么似得。

    “平行之间没有对与错,大破灭将至,一切熟知的都会烟消云散……不过记住,这不是一味的毁灭殆尽,而是真正意义的破而后立,天命自有所定,无须刻意强求”殊雨忽然的说话打破了仿佛恒古的寂静。

    话语很轻,很淡,不过却很清晰的传递至这里每一个人的耳中,铿锵有力,如同灌钟之力深深敲打着……这不是商量,而是命令!

    漫长的岁月之中,不论是强大如始祖的存在,还是濒临灭绝的弱小存在,平行之中的可能性永远都是拥有者无穷的可能性,在这样的环境下能一步步走到今日,除去实力的差异,心智的强大都是显而立见的。

    殊雨的话看似在诉说着大破灭的含义,可是实际上却是在驱逐……将异端全部驱逐!

    这样的结果是必然的……这些大小文明都很清楚,可是,这里有着殊雨的庇护,那自己的宇宙,自己的家乡呢?难道真的如同之前所说,一切都会化为乌有,消失的干干净净?

    或许之前的站队错了,可是真的无可挽回了吗?

    或许之前的做法错了,可是真的要干净杀绝吗?

    不仅仅是武祖,天祖流露艰难的痛苦神色,这里的每一个文明先驱都是一样……侵略的目的不过是为了保全,输了的确没有怨言,可是心里却不愿真的放弃。

    此时此刻已然不是执念的驱动,因为……对于这写先驱始祖而言,还有着更重要的东西需要守护。

    “你们……有什么疑义?”殊雨紧接着说道。

    这句话基本是判了在场所有人的死刑……异议?呵呵,无数文明先驱苦涩一笑,相约相同的站起,苦涩之后却是决绝,决然,视死如归!

    没有一会儿,便从阿瑞斯大陆中陆续飞出若干人影,渐渐的越来越多,少说有着千余人之多,面对殊雨的强势,不卑不亢的整齐出现在对面。

    天祖,武祖依旧是领衔众人的出现,不过失去了曾经的霸气,却多了许多谦卑。

    殊雨的强已经超越了对抗的程度,继续下去不过是无故的增加伤亡而已……因此在面对驱逐的命令时,或许各个文明没有提前通气,可是都很清楚接下来要做什么,这样的默契可能万古难寻了,可能之后也不会再出现。

    殊雨没有说话,依旧负手而立,眼神没有波动的平视,仿佛在等待着什么……怜悯?仁慈?这些都不会出现,因为站在这里的不是别人,正是震惊寰宇的罪之君主!

    唯一没有走出的文明先驱便是斐语,对于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一切心知肚明,或许与自己的理念不合,不过却罕见的没有多说一句话。

    首先如今的斐语已经无法阻止殊雨了,其次……仙魔为奴千年的债必须有人来偿还,不然的话,自己这个帝尊还有何脸面继续当下去。

    没有任何阻挡的理由!

    不仅仅如此……仙魔的残留者不论伤势多重,这一刻一样选择定睛瞩目,或许可以忘却曾经的痛苦,可是却忘不了这千年心里的枷锁。

    奴,不是解开枷锁就可以自由的!

    想要真正的自由,那么就必须让曾经的主……消失,不然奴这个烙印将会永恒不灭,生生世世的刻在心底。

    曾经的不可能的实现,如今的近在眼前,如果不能亲眼看到结局,死了都不会瞑目!

    面对千余先驱的对峙,殊雨丝毫不觉得有压力,甚至隐隐的威压散发便足以让这些存在颤栗,这才是真正的王,统治的必然!

    “你们要做什么?”。

    面对提问,沉默少许的天祖在犹豫之后毅然单膝虚空跪地,恭敬的说道“大人,之前的罪责全部由我主导,一切后果我全部承担!

    还请大人……不要迁怒我的族人”。

    “你代表……他们?”殊雨伸出手臂指向那千余文明先驱轻声说道。

    天祖迟疑回头,当看到所有人包括曾经的对头武族一致的确认眼神之后,毅然回头道“……是的……”。

    殊雨淡淡道“我不为仙,不为魔,可是我却生于此地,长与此地,这里的一切都是我心系之地,可你们却让仙魔为奴,收纳天赋极高者,排除异己,陨落尊者,这一切的罪责下,唯有……死,才能化解!”。

    “我既然站在这里,心中自然已有觉悟……如果大人能保全文明种子,我等死不足惜,如果不够偿还,那么便让我等之血染尽天际,以慰藉亡者之魂!”天祖眼神决然之下斩钉截铁的说道。

    “你们呢?!”殊雨没有接话,眼神尖锐的看向天祖背后的各个文明先驱道。

    “死不足惜!”毅然决然之下,震耳欲聋的响声整齐响起,久久不能消散!

    斐语以及仙魔至尊面对这样的响动,终于忍不住的流落了泪水……“父亲,我做到了~真的做到了”。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