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零六章 决战前夕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大雨的倾盆落下几乎遮蔽了仅有的实现,殊雨一席黑色风衣被侵湿,雨滴顺着皮革不断的滑落,乌黑的长发紧贴后背,如刀似得的眼神穿透一切阻隔,一步一行间,没有刻意阻止泥壤的伴随,仿佛在回味着曾经的离去,感受着熟悉的陌生,唯独这眼神的锐利在诉说着……王的归来!

    沿途的凶兽被深黑的暮色幻化成统一的色调,猩红的双眼妄图撕裂眼前之人,刺眼之电在刹那的时候划破天际,映射出恐怖的虚影,宛如大地的死寂蔓延,上空盘旋,地面的肃穆,这边是迥异的迎接!

    殊雨走的路直通地坪尽头,黑压压之间看不到其余的任何景色,并不是这些凶兽多么的克制兽性,而是因为在这连绵的步伐间偶然溢出的气势,无形的镇压,无色的颤栗!

    凶兽没有人性的复杂,此时的狰狞血色流露不过是掩盖着内心中不愿意承认的恐惧……曾经的整个莽荒仅仅一人可以做到这一步,而这一刻却多了一个人,不仅仅没有任何抵触,更是有着理所应当的感觉。

    时间过得很慢,殊雨的步伐缓慢,然而哪怕是这样,如此长的时间内,没有一头凶兽胆敢发出丝毫的响动,当走至这迎接尽头的时候终于看到了……那个人,如今的莽荒之主!

    这里不同于之前的荒芜之地,凶兽已经鲜有所得,诺达看不着边际的广场中聚集着数之不尽的黑衣看客,面对殊雨的出现,不动声色,没有诧异,甚至连最基本的好奇都不曾出现。

    仿佛殊雨的出现不过是恒古以来中无数过客中的一员,不论是多么的强大,多么的傲气,最终依旧会摆到在那高台之上轻松坐落的男子手中,因为他是王!

    莽荒的王!

    血色发丝宛如烈焰的燃烧,黑金之袍懒散随性,容纳浩瀚虚无的空洞眼神时时捕捉着世界的缺口,本是第一次见面的殊雨却发现有着莫名的熟悉感。

    炎帝!!

    “你终于来了……”炎帝缓慢的说道,毫不掩饰的散发出神秘的期待,诡异的畅快,仅仅这么一句话便有着难以阻挡的威慑力溢出,附近之人皆以冷汗爆退来缓解这其中的痛苦。

    “我来了对你并不是好事!”殊雨不为所动的冷言说道。

    “是吗?”炎帝摇了摇头道“你还是这样,自大的代价永远是你承受不起的,当年是这样……如今依旧不会改变,你以为你可以做到,不过我却想说,你……依旧没有机会!”。

    “铮!”金色的席卷让漆黑的暮色直接消散,虽然很短如同银色炸裂,可是仅仅这样的一瞬间便让看到之人皆出现由衷臣服之心。

    不同于炎帝的霸绝,这抹金的绽放携带的是无法理解的浩然……正义!

    当金色散去之时,殊雨手中毅然出现那柄古朴的帝王之剑!

    斩落刑天头颅的利刃!

    “这边是你的依仗?多少年了……你还是一点都没有变”炎帝的眼神略微露出失望的神色后缓缓站起,肉眼可见的速度下直接分解成暗黑的颗粒,直至下一刻便出现在殊雨的半尺之外。

    数据体?!!

    殊雨的瞳孔一缩,心底忽然冒出了这个难以置信的想法……怎么可能在莽荒之中也有人修习黑客之道。

    “很诧异吗?”炎帝摇了摇头说道“有个叫依依的女子,她就是以这种方法出现在我面前的,本以为是个很不错的东西,可真正悟透才发现根本……不值一提罢了”。

    顿时间,殊雨的剑遥指而去,冷色厉言道“她在哪?!”。

    “她?你是说的谁呢?”炎帝饶有兴致额笑道“是这个依依还是你的红颜知己雨忻?或者说是你……妹妹?真的很不巧,我恰好都知道她们在哪,不知你想问的是哪个?”。

    殊雨怒歇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炎帝大袖一挥,四周的景色忽然瞬息万变起来,神秘的通道之中,惬意的笑道”曾经的你想要的世界,我做到了……这里没有战争,没有杀戮,甚至连野兽都甘愿选择臣服,这难道不好吗?你为什么还要执迷,或许说你的执迷到底是什么?我真的很好奇~“。

    “这不过是统治而已!”殊雨冷言道。

    “统治有什么不好,当年的你难道不是统治?姬……你到底明不明白你到底想要什么?”炎帝感慨的笑道。

    “我不叫姬!”殊雨当即打断道。

    “哦~我想想,这一世你的名字叫……殊雨?呵呵,不过是个代号而已,那么挂怀干嘛?难道你还在意曾经的那些过往云烟吗?”炎帝好笑道。

    不知是不是炎帝有意为之,当即拂袖挥舞,通道顿时炸裂……当眼前重新出现景象之后,殊雨本想说些什么,然而却是选择了沉默。

    入眼可见的是一片坑洼之地,这里拥挤着数之不尽的人群,手脚皆被拷住在有限的空间内移动,无数人衣衫破裂,食不果腹,眼神绝望的望着天空,仿佛在质问着什么又或者在后悔着什么。

    殊雨下意识的数据范围解析便知道了一切,尤其是在人群的角落一位几乎奄奄一息之人身上油然叹息。

    曾经的地球,那个疯狂的科学家……蔡博士。

    当年的殊雨为何一直选择掩埋数据修炼之道,不是自私自利,更不是想要据为己有,而是因为……知道,如果没有当时古朴戒指的牵制,数据化之后必然会随波逐流的来到莽荒这个险恶之地。

    这里连当时在本宇宙叱咤风云的殊雨都再三犹豫,何况是连文明都是被奴役的本宇宙……可是人性的贪婪是永无至今的,当年的斐语说的时候,殊雨已经预见了这一幕。

    不错……这里被囚困的就是地球人,当见识了zoom的强大,zoom的无所不能之后,内心的欲望根本是无法阻挡的,当数据技术开发之后,没有人能克制住自己的贪婪的欲望。

    任何人都渴望着成为zoom,成为那个无所不能的人……可惜,世事往往无常,泥潭的深浅,唯有踏入才会明了,不过踏入之时,已然没有了退路,将会一步步被泥潭吞噬。

    数据体是不会死的,更不会受伤,相当于不存在的存在,如今的囚牢将是永恒,这就是想要成为zoom的……代价!

    罪孽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背负的,zoom仅有一个,任何妄图窃取之人,那么必定要做好跟zoom一样的际遇,被世界残忍的抛弃。

    殊雨沉默的看着下方寂静无声的人群,可以想象的到之前到底有多么的恐惧,多么的害怕,可是……现在表现的却是绝望,如同黑暗般的绝望,当你进入其中想要在内部找到光芒的时候才会发现,这一切不过是咎由自取。

    蔡博士的数据体几乎是几近崩溃的程度,可想而知作为这项技术的开发者到底遭遇了多么可怜的遭遇,不过这里却不会有人给予同情。

    的确蔡博士将人类的世界引领至了一个崭新的纪元,可惜却不是曙光,而是毁灭。

    “有什么感想?”炎帝忽然笑着问道。

    “……”殊雨不知道如何诉说内心的感觉,曾经被世界抛弃,遗弃,至始至终都没有人认可,哪怕到最后挽救了一切又如何呢?历史上依旧是罪大恶极之人。

    虽说殊雨从来没有想过这些,可是当看到了眼前的一幕后,内心之中还是有着难以取舍的迟疑,自己做的这一切到底值不值得。

    “其实你一直没有变……哪怕你换了方式,可你内心的原则依旧是两个可笑的至,苍生”炎帝有些鄙夷的说道“难道你不觉得这两个字很可笑吗?苍生?真的跟你有关吗?值得你这样做?”。

    “我问心无愧!”殊雨自然不会如此轻易的被炎帝蛊惑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