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零七章 决战,三十二重巅峰之力!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炎帝虽然之前失利,不过情绪的转变很快,几乎就是短暂的一瞬间便重新释然……想来也很正常,如果如此轻易的就让殊雨俯首,那岂不是太没有意思了?

    邪魅一笑的炎帝右手在虚空轻轻摆动,将平静化为涟漪,顺势抽出一道华丽的龙蛇之影,震荡之中,颤栗寰宇,天之星辰为之暗淡,地之浩瀚为之动容。

    扭转之处便足以让空间归于混沌,仅仅溢出的罚罪之念便让世间一切都为之黯然“唰!”犹如刺眼闪电,替代天地鸿沟,意为辨毒!

    将鞭笞世界之毒,人性之恶,亦正亦邪,无需获得认可的私刑之物!

    赭鞭!

    殊雨眼神微动,手中之剑更是鸣颤不息,仿佛遇到了势均力敌,急迫的想要征服……耀眼的金光不断的散发,无时无刻彰显着那独一无二的王者气息!

    “这里不合适……跟我走一趟吧,要是毁了莽荒,你我的罪过就不是简单的忏悔了”炎帝轻笑道之后转身踏入仿佛早已经准备好的时空扭曲之中。

    殊雨并不反驳毅然跟随而去……天空的雨依旧在洗刷大地的恶,人群的寂静在苍穹重新归于平静后出现了敲打胸脯的若蚊之声以及那悔过的持续抽泣之意。

    之前人群的诋毁,恶意的嘲弄,不过是埋藏在心底尤为不见的阴暗,也许并不是如此之想,可是却是实实在在的有着无法抹去的痕迹。

    人之初,性本恶!

    新生之人初到人世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攥紧拳头妄图索取,这就是人性……无法改变,因此~炎帝才能蛊惑,毕竟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真正的做到,心如镜。

    无人能做到真正的看清自己,这不是难以做到的,不过是因为那内心之恶的阻挠,不愿意认清罢了。

    这不是错,而是人之初便是如此……改变不了也无需改变!

    况且真正认清之后又有什么意思?

    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人之欲,正是因为下一刻的不确定性……哪怕是殊雨也不例外,如果不是这里有着蔡博士,内心之念超越了内心之恶,那么之前便是结局。

    炎帝的蛊惑岂是一般人可以抵挡的,之前的质问实际就是某种控制,让人诉说心底的恶念,挥发挤压的扭曲,掌握着世界私刑之物赭鞭,其意志便如其物,辨毒,引导出人性之恶为之所用!

    任何人都有恶念,这不是错,更不是罪,而是一种力量,如同殊雨以罪恶作为前进的力量,炎帝便是以此做到……莽荒之主!

    时空乱流,放眼望去便是一片的混沌,虚无……揉捏的残骸混乱,崩坏的宇宙裂痕,这里~没有造化,没有本源,仅仅是任何一个角落都添堵的狂暴,无法控制的狂暴撕裂!

    饶是炎帝和殊雨也做不到控制,唯有以悍然的躯体硬抗,这里仿佛就是上天准备好的相遇之地,毕竟放眼整个世界,能在此处淡然处之的存在也不过尔尔。

    鞭影环绕,炎帝所在之处根本就是无缝之域,辗转的芳华色彩仿佛在像世间最后的一处景色争艳,恶意四起,如今的混沌不正是……最初的恶吗?!

    殊雨不一样,金光弥漫的浩然之气与现在的环境大相庭径,不过却有着独一无二的傲然挺拔,大义之下,任何宵小忤逆之辈该做的仅为臣服!

    “还记得上次我们这样对峙是什么时候吗?”炎帝笑着问道。

    “不需要记得!”殊雨冷然道。

    “呵呵,还是一样的顽固……知道你为什么会输吗?”炎帝摇头的轻笑”因为你的固执,你的不会变通……仁慈?这是什么东西?当国不是国,家不是家的时候,食不果腹,怒天骂地的时候……请问你的仁慈有什么作用?“.

    殊雨没有争论这个问题,毕竟那都是自己上一世的坚持。

    “该杀之人必杀之,该诛之人必诛之,这就是我的想法……曾经我多次向你谏言,你却视若罔顾,呵呵,那天最后的滋味好受吗?

    没有人站在你这边,没有人选择继续追随于你,就是因为你的愚蠢!“炎帝的话越来越冷冽的说道。

    沉默少许之后,殊雨很淡定的回应“你说的对”。

    这倒是让炎帝为之一愣,随即饶有兴致的说道“哦~~你说什么?你居然认可了?难道多活一世真的不一样吗?呵呵,不管你是不是真的认可,我说这么多其实就是想要告诉你一点……一切都晚了!”。

    “唰!”鞭影怒现,恍若隔世的分离。

    “铮!”金光阐释,一如既往的强势。

    “我认为你说的对……该杀之人当然得杀,这些不过都是你肆意引导的世间之恶,对我而言,世间该杀之人唯有你而已……”殊雨摇头道“罪的链条必须斩断!”。

    炎帝收敛笑容,眼神顿时冷然,手中鞭影此起彼伏,搅乱混沌的秩序,不断的鞭笞出恶念缭绕,因为这里……唯有恶!

    恶乃意志,特质就是无时无刻的渗透,无所不在的弥漫……炎帝的攻击需要的并不是一击致命,而是缓慢的蚕食,如果换一个人,甚至连一鞭都无法接下来,因为不论有没有打到,那弥漫的恶念总会悄然无息的进入灵魂的深处,一点点的堕入不复之渊。

    殊雨很清楚这一点,因此浩然的金光稳如金汤,无论恶念如何的逼近,都会被阻挡在外……不仅仅如此,锐利至极的剑芒也在不断的切割罪念。

    然而……混沌之下,恶念丛生,寰宇之中,恶意盎然,世界皆为恶,如何斩的断?

    仅仅一人之力,奈何终究无法改变世界之恶……如果大肆屠戮,那么殊雨的自身不正是堕入恶念之中,万劫不复吗?

    想要改变,唯有斩断罪恶的链条!

    炎帝!!

    不过在如此的恶意包围之中,根本无法把握住炎帝的弱点……不对,应该说是根本无法做到这一点,按照宇宙维世界的实力划分。

    炎帝拥有者三十二重的世界之力,相比于殊雨的三十一重,整整高出一个境界的世界之力……境界差距的鸿沟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

    虽然不愿意承认……可是殊雨能坚持到现在,并不是以自身的实力硬抗,而是归功于手中的这柄剑!

    当时正是以这柄剑的威力强行斩杀刑天,如此便可以看出,这柄剑来自不凡……然而如今面对的炎帝相比于刑天,强大的何止是一天之隔,能在如此差距之下至于此时的境遇已经是难能可贵,可是想要击杀~便是有些痴人说梦了。

    炎帝时刻跳转的维世界哪怕是殊雨的数据世界都无法解析,剑芒的确强势,可是却始终无法斩到强大的炎帝,伴随着恶念的不断的凝聚,此消彼长之间……落败恐怕是迟早的。

    殊雨的眉头深锁,没有想到,居然会陷入如此困惑的局面……炎帝的强还是超越了预计,不对~应该说是恰好碰上了难得一见的大破灭,无数生灵在无法抵挡的毁灭之下导致恶念重生。

    可以说……此时此刻的地方,殊雨没有丝毫的胜算,因为这里是炎帝的世界!!

    其实殊雨是可以选择避战的,因为早就猜到了炎帝的三十二重实力,想要取胜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如同面对刑天的时候,差点便烟消云散。

    然而有些事必须是要有人来做的……如果殊雨不来,让炎帝充分利用大破灭的环境,冲击到了传说的三十三重世界之力的实力,那么世间的一切便将永远堕入无尽的恶念环绕之中。

    “怎么了?”炎帝看着殊雨的境遇不禁肆意的狂笑道“我知道你还没有恢复到当年的实力……知道为什么我没有直接杀了你吗?因为我要让你绝望,让你彻彻底底的对这个世界绝望!!让你为曾经那不切实际的坚持付出代价!

    记住,让莽荒走入强胜的人是我,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