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六七章:哈嘛少年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听得司马抠的问话,矮老头也是淡淡的摇了摇头,道:“这个老夫也无法准确的知晓。不过,只要进行的顺利。想必,明日日出之时,这位小兄弟,便能重获新生!”

    “明日日出....”心下暗暗算着,本该今日动身前往山脉最南面的回合地。看来眼下,又要耽搁一天了。

    无奈之余,司马抠也只能暗自叹气。

    “好了,大家都不要呆在这里了。如果有动静的话,老夫会有感应。”矮老头招呼着说道。旋即也是带头离开了此地。

    千叶月斜眼看向司马抠,轻呼了一声,见他没有答应,也是拂袖而去。马尾少女与韦一方也是叫唤了司马抠几声无果,方才跟着千叶月的步伐,缓缓离开。

    “怎么了司马抠兄弟。见你心事重重的摸样。若是担心你这同伴,那也大可不必。相信我,等你再次见到他的时候,一定会被他突飞猛进的实力,所震惊的。”弗拉尔笑着说道。

    “好了小弗,我没事的。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走吧,希望他能过早些度过难关。”说着,司马抠摸了摸鼻子,旋即便是随着弗拉尔一道离开。

    风刮汹涌,山林间飞叶漫天,沙沙响动,草堆之中偶有肥鼠毒蛇四下窜动,你追我赶,很是热闹。

    一只飞行疲惫的萤火虫,扇动着黑翼,滑翔许久,最终轻轻的落在一堆土包上,尾部的绿光隐隐闪动,触角上下搓动着,擦拭着复眼。

    “呲~呲~”

    萤火虫的脚下一阵骚动,一些细小的石子开始顺着土包的高出滚落。萤火虫急忙扑翅而飞,穿梭在山林之间......

    风收住了,肥鼠也不再走动,四周一片寂静......

    “轰!”

    一声巨响,土包猛地炸裂而开,尘土沙石四方散落,撞开四面高耸的杂草,碰到树干发出“砰~砰”的响声,被是沉静下来的鼠蛇,也是被惊扰而起,纷纷逃窜。

    原本的土堆刹那间化作土坑,里头,平躺着一捆白布,之间那白布左右扭曲变形,最后一只大手赫然从白布的缝隙中钻出,在空中摆动几下,像是在画着什么。

    又伴着一声撕裂,另一手也是跟着伸出,双手在空中交错挥舞几下,便是开始朝头部的白布开始撕扯,左右拉扯几番后,算是露出了嘴。

    这嘴在黑暗里像是隆起土包,就见两只手又在脸上胡乱抓着,布屑横飞,这来回数下,眼睛也露了出来。眸泛笑意,眯成了弯儿,左顾右盼一番,大嘴轻挪着,三两下便是挣脱了白布,整个身体都弹了起来。

    此人正是木弓少年,只不过此时的他,头宽大于头长,大嘴横亘其中,吻短圆滑,嘴唇奇厚。眼珠一眨,带起肥厚宽大的眼睑上下浮动。脖颈之处已赫然被雪白的鼓膜代替。活活一张蛤蟆脸!

    显然,他还没有注意自己身体的异变。他正在黑暗中四下环顾,但旋即令他不解的是,自己的夜视能力似乎比之前强上了数十倍,在黑暗之中观察事物,也如同白昼一般。眼中薄膜一扇,在黑暗中发出一道银光,转瞬消失。

    “这是什么回事?!”司马抠心下疑惑连连,旋即便是将视线落回了手上,这不看不知道,一看便是尖叫了出来。

    “啊!~”

    就见他的手早已不成人形,手臂粗短,手掌呈棕红之色,表面有着大小不一的疙瘩,手指细却长,指端有着圆球。前三指等长,第四指颇短。这简直是双蛤蟆手!人的手指又岂会只有四根?

    木弓少年惊望着一手,顺势又看向另一只。

    “咯~咹!”

    他瞪圆着硕大的蛤蟆眼,眼瞳急速放大,双掌赶忙捂住大嘴,他显然是注意到,方才那恶心的蛤蟆叫竟是自己发出的!

    又见自己身子一股,喉结萎缩化成的薄皮,上下动了动,大嘴情不自禁的一张。

    “咯~咹~”

    这下倒好,木弓少年猛地弹起身子,两脚在地上来回跃动着,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又见他双手用力按住大嘴不放,可声音还是不断的发出。

    “咯~咹,咯~咹。”

    他欲哭无泪,猛地想起,就在前些时候,他还能依稀感受到体内一种澎湃的灵力,正充斥这体内的经脉和骨骼,并将其得到一种升华,可不知怎么的。待自己昏迷之后苏醒之时却成了这么一副怪样。

    他不敢看自己的身子,此时的衣袍也早已被膨胀的肉体撑破,露出白皙的肚皮。布鞋也是被放大一倍有余的脚掌贯穿,足比胫长,趾短,趾端黑色;趾侧均有缘膜,基部相连成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