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不富贵,不还乡?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一章不富贵,不还乡?

    (开始一段新的旅途,这路上有哭有笑有感动,更有你有我,期待,与你的不期而遇……)

    八月,从青海祁连县开往西宁的一辆长途运输车上,在祁连大山深处一个叫凤凰村的小山村里生活了二十多年的男人赵出息终于选择走出大山,向着在凤凰村支教已经一年半的某个女人经常说的大城市而去。赵出息是个孤儿,没什么大的理想和抱负,跟大多数走出大山的男人一样,他只是为了挣更多的钱。

    其实村里人都知道为什么溜奸耍滑好吃懒做的赵出息终于下定决心离开生他养他二十多年的凤凰村,要不是因为那件事,想来赵出息一辈子都不可能走出大山。村里人嘴上不说,可心里都知道,只是偷偷的往赵出息的帆布袋子里塞着自家省下来的干粮,就连最看不起赵出息的老村长,也塞了两包在数十公里外的小镇上买的自己都舍不得抽的兰州。

    临行前一晚,赵出息一夜没睡,在半山上的破旧学校里和那个女人聊了整整一晚上。说是学校,其实也就几间乡上拨款村里筹款才凑合建起来的瓦房,还有那块空地上女人自己买的国旗,那是赵出息生平第一次看见国旗,每次他都能坐在土堆上盯着那国旗看上半个小时。

    至于走出大山的真正原因,也只有那个女人知道……

    西宁是距离祁连县最近的大城市,赵出息知道那是青海省的省会,大城市到底有多大,赵出息用他那天天做白日梦的脑子再怎么想也想不出个模样,这便是如同他一样的小人物的悲哀。坐在陕汽重卡运输车堆满山货的车厢里,赵出息很没素质狠狠的朝着车外吐了口唾沫,用方言骂骂咧咧道“特么的,总比祁连县大吧”

    连绵起伏的祁连大山越走越远,自认为没心没肺的赵出息也越来越失落,等到祁连大山彻底消失在眼前再也看不见的时候,赵出息干脆闭上眼睛睡觉。他知道,自己不知猴年马月才能再回凤凰村。

    或许是昨晚一夜没睡,赵出息很快就睡着,睡梦中,他梦见自己在大城市里挣了很多很多的钱,开着十多辆小轿车回到了凤凰村,一直看不起他的老村长以及总是在背后骂他戳他脊梁骨的村民们对着他点头哈腰,他大手一挥便给村里建了座希望小学,然后屁颠屁颠的去找那个女人兑现承诺,可他怎么找都再也找不到她,他突然明白,她不属于凤凰村,也不属于他。

    赵出息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刻,夕阳照的他努力才睁开眼睛,想起刚刚那个梦,赵出息不禁心里大骂自己,妈的就你还开小车,凤凰村那破地方估计小车没进村全翻山沟里去了。

    赵出息摇摇头,傻不啦矶的嘿嘿笑着,随意的抬头准备伸个懒腰,这才突然发现周围的环境早已发生变化,远处的高楼大厦替代了连绵不绝的大山,身边一辆辆豪华的汽车飞驰而过,赵出息急切的想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慌忙的站起来四处张望着,当偶然瞅见远处西宁两个字的时候,赵出息却突然安静,痴痴的扶着山货堆一动不动的瞅着身边陌生的一切,喃喃自语道“这就是大城市?”

    有惊喜,有失望,更多的是期待……

    赵出息突然傻不啦矶的大吼道“大城市,我来了”

    如此惊世骇俗的举动,加上那一身破破烂烂如同流浪汉的衣服,自然换来的是路上行人看怪物一样的眼神,更有甚者鄙夷的大骂土鳖,山炮,傻逼。

    赵出息懒得理会,继续肆无忌惮的傻笑。

    与此同时,千里之外的凤凰村里,一个扎着马尾的女人正坐在山腰的破落学校门前望着天边快要落山的夕阳淡淡的笑着,那笑容不倾国也不倾城,只是如同暖春的太阳,温暖和煦。

    以往每天这个时候,总有个男人会给她来送饭,女人记得很清楚,除非男人去了祁连县城。只是今天那个男人没有来,女人也知道,他再也不会来了,想到昨天晚上男人给她说的那句话,女人不禁自言自语,那出俗的气质却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像一朵清风自来的白莲花。

    城市很大,如同祁连大山一样,赵出息使劲瞅也瞅不到边,多半小时后赵出息慢慢熟悉了这陌生的一切,掏出老村长塞的最普通的兰州,肆无忌惮的抽着,他略显迷茫,不知道自己如何在这个城市立足,如何能挣到很多钱。他很凌乱,答应她的绝不能食言,不然村里那些孩子就没有老师了,不是谁都喜欢凤凰村那鸟不拉屎的地方。

    西宁彻底天黑已经是九点多,陕汽重卡终于到了西宁的落脚点,一个货运中转站。大货车的司机是四川人,一口川普让赵出息似懂不懂,虽然他自己跟着女人学的普通话更二逼,有时候听到蹩脚的方言时还得去猜,赵出息叫他王哥,跟车的司机则是王哥上大学的儿子,比赵出息小两岁,赵出息喊他小王,如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