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百七十三章 立于浮华之世,奏响天籁之音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立花奏曾长期被由理等人称为天使,她被认为是死后世界的神之使者,不断面临由理等人挑起的战斗。

    由理说立花奏“无感情、无表情、基本不说话”,立花奏冷淡的性格除了生前个性影响的缘故,更多的是在死后世界逐渐蜕变而成。

    她误入死后世界,为的是感谢移植心脏给她,赐予她生命和青春的音无结弦。在死后世界长久的等待过程中,她用对生命的感激和向往之情,帮助死后世界不少朋友成功解脱转世。

    友情的归属感对于立花奏而言极不稳定,她要频繁体会朋友消失后的孤独,在孤独中她渐渐失去与人正常的沟通能力,变得笨拙,仅仅凭借自己的理念“让生前悲哀命运的人得到解脱”,一次次试图让制造骚乱的由理等人回归正途,享受生前没能享受的青春校园生活。

    立花奏因为社交需要的紊乱,即朋友逐一消失带来的不稳定,引起性格的冷淡和行为的笨拙(由理等人制造出武器投入战斗,她只是相对性地利用软件开发防御能力),立花奏的心理因素对于死后世界发生的一切波折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从故事中的那些形形色色的角色,完全可以看出《angel-beats》的主题——“活着是很美好的事”。

    (

    岩泽不顾一切追寻音乐梦想,由理将没能保护弟弟妹妹的自责转化到保护每一位伙伴的实际行动中;日向说“就连我这样死前是个人渣的家伙,也能在这个世界给别人一个答案”;直井从音无那里得到认可“取回了人的心”;由依“即使打不出本垒打,但身体已经充分运动过。所以已经够了”;奏为了一句感谢永不疲倦地为死后世界里“生前悲哀命运的人”奔波劳累。即使被孤立。一次次被子弹击中受伤流血(伤势会自动恢复,但是受伤和死亡的疼痛无法避免)。被大家理解接纳后,奏为救伙伴,和没有感情、冷血的分身拼命……

    这些主要人物的行为使得《angel-beats》散发出更深层次的理念:人生不单单只是活着,还要活得精彩、活得有价值。有追求或者有需要守护的东西,可以为了它们奋不顾身,只求活得有意义。

    这样说,事实或许悲观地近乎矛盾。《angel-beats》里每一位角色都在竭力追求有价值的人生,但是他们生前都遭遇悲剧,人生匆匆煞尾,所谓的追求被各种意外的天灾人祸毫不留情地打碎,死亡成为他们共同的归宿。他们是因为无法容忍生前不讲道理的人生,才走上对抗死后世界的神和神之使者的道路。

    《angel-beats》给予每一位角色悲哀的命运,某种程度上是对现实生活立于真是之上带有夸张的解读——艺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人生难免经历磨难,致命或非致命,对现实生活而言再正常不过。《angel-beats》里人物生前悲哀命运在隐喻现实的同时,也是一种“物哀”世界观的自然显现。

    “物哀”是一种生死观。它追求“瞬间美”,正如《angel-beats》里每一个人物都是在正值青春年少。追求梦想的途中生命刹那凋零。

    《angel-beats》里人物从生前的悲哀命运里得以解脱,实际上与佛教禅宗的思想相互印证。禅宗核心思想有“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禅宗认为人皆有佛性,人之所以不能成佛,往生极乐,是因为佛性被充斥**的人性遮蔽,不能真生看清自身和生活的世间。成佛需要觉悟,禅宗认为觉悟仅在一念之间,即成佛需要顿悟。但是顿悟不是无源之水,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出现,它需要一系列行为作铺垫,在某个阶段,蒙尘的心性复现清明,立地成佛(解脱)。

    故事中众人的解脱转世,是因为明悟了本心,简单来说他们与前生和死后的生活达成和解。

    当然,达成和解并非一时之功,譬如岩泽因为唱出一直想唱的歌心灵圆满得到解脱;由理外部得来的满足(庇护了伙伴)逐渐向内部满足(由理始终无法释怀生前未能保护好弟弟妹妹)转化,解开心结;由依完成生前瘫痪无法进行的运动,得到日向的结婚答复弥补了生前的遗憾……

    虽然过程中借助了些许外力,但是所有人心灵的满足更多依靠的是“自解自悟”的力量,从明心见性中醒悟生前的自己遗憾而终,死后的自己却弥补了遗憾,再无所谓悲哀,灵魂得以圆融通透,众人真正接受“活过的是真实的人生,没有半点虚假的人生”,摆脱生前悲哀命运的纠缠,见性成佛,坦然转世。

    ……

    “小奏不是得到了音无的心脏移植才能活下来吗?那么她应该是在音无之后才死亡的吧?但是为什么音无是在她后边才来死后世界呢?”

    麻美子被这复杂的关系绕糊涂了。

    “来到这里都是为了完成生前的遗憾,你可以这样想,虽然音无是先死的,但是立华奏的遗憾是为了对音无说一声谢谢,所以在死的时候没有遗憾、根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音无,才会来到这里。”贺晨对麻美子说道。

    “他,为了小奏而来吗……”麻美子说着。

    “两人的关系,其实从一开始就已经埋下了伏笔吧?”伊静姌这样说道,“一个叫立华奏,一个叫音无结弦。结弦而奏——音无自己的生命已经到了尽头,他捐献出了自己的器官,而立华奏已经走到尽头的生命因为音无的心脏,而再一次被延续了下去,他用自己的心脏为立华续结了一个生命之弦,立华用音无的心脏演奏了一曲生命之歌。”

    麻美子又被感动的哭了。

    立于浮华之世,奏响天籁之音。(未完待续……)i1292

    <b>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