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65章 秦敏,不要哭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顾七少此时此刻更担心的是燕儿。是生,是死?

    为什么在旋窝里会出现玄空大陆的幻象?那股带走燕儿的神秘力量是什么?难不成是那股力量把燕儿带去了玄空大陆?

    顾七少不敢多想,他的声音都有些颤,他说,“回大营去,我立马给顾北月送信!”

    他真的很害怕。

    可是,在睿儿面前,他必须藏起他的恐惧和绝望来,他若倒下,睿儿还怎么能撑下去?

    顾七少要走,睿儿去拉住他,“干爹,你的伤。”

    顾七少下意识将血流不止的手臂往背后藏着。他的身体已非不死之身,已血肉来喂养血藤种子,是那相当伤身之事。

    睿儿撕下一块布条,小心翼翼替顾七少包扎伤口。他才十岁,可包扎起伤口来动作一板一眼,毫不含糊,不输他父亲的手法,更不输他娘亲的专业。

    这一大一小,两人心里都是担忧的,都是慌的。

    他们没有再多说话,匆忙往大营赶去。

    大营那边,金子他们全都还在。

    金子已经把紧急撤退的命令全都飞鹰传书送出去,这个时候,他已经把调派出去的人手也都调派好。

    唐离和沐灵儿亲自率领了一支骑兵,准备出发告知牧民们逃亡的消息。而金子和沐灵儿准备赶往冬乌。

    飞鹰传书的消息自是比他们要快很多,但是,如此危及的情况,在几座大的城池必须有能掌事的人亲自坐镇。

    否则,牧民一惶恐起来,草原会乱的!

    不仅仅雪山以北的草原会乱,雪山以南的草原也会混乱,甚至会波及整个北历,乃至大秦!所以,金子在急件里并没有说明冰海要崩的事情,只说有瘟疫,让大家尽快撤退。

    就在金子他们要离开的时候,顾七少和睿儿赶了回来。

    见顾七少一身伤痕累累,血迹斑斑,再见小睿儿脸上都有血迹,大家都吓着了。

    沐灵儿几乎是从马背上摔下来,她冲到睿儿面前去,忍不住就哭了。

    她一边擦睿儿脸上的血迹,一边问,“你妹妹呢?你爹爹和娘亲呢?发生了什么事?”

    唐离冲到了顾七少面前,话到嘴边,却哽咽了,最后还是宁静出声,“七少,到底怎么了?”

    顾七少看了看大家,二话不说就冲到营帐里去写信。

    唐离和金子连忙追进去,宁静和沐灵儿守着睿儿,着急询问。

    当大家冰海变成毒海,韩芸汐和龙非夜被冰封在冰海之下,而燕儿下落不明之后,沐灵儿最先哇一声就哭了起来。唐离翻身上马,直接往冰海冲去。   顾七少寄出了信后,整个人便痴愣住了,也不知道他想什么,就跌坐在椅子上,愣愣的。

    “大白!”沐灵儿忽然惊声,“对!大白可以!大白也是毒兽!”

    大白是被君亦邪养成的毒尸之兽,对很多剧透都有免疫,不受侵犯。

    沐灵儿急急说,“七哥哥,大白可以过冰海,大白可以的!”

    顾七少抬头看来,喃喃道,“冰海染的毒是万至之水,如今那片玄冰已成万毒之冰。除了小东西,谁都休想踏入!”

    只能等……

    无崖山那边,秦敏奋战了两天两夜,和死神争夺顾北月。终于,“咿呀”一声,门开了。

    小影子,芍药和药童全都站起来,却没有人敢冲上去问。

    这两天,到底经历了什么,秦敏憔悴得不像话,她走到门前,坐在台阶上,低下头。

    看不到她的表情,可是,如此失落的样子,让小影子他们害怕。

    小影子往房里看去,屏风挡着,看不到里头,看不到他爹爹。

    爹爹,到底怎么样了?

    是生,还是……

    着娘亲这幅模样,小影子不敢往前,反倒不自觉一步一步往后退,他抿着嘴,不敢哭出声。

    芍药急了,连忙走过去在秦敏身旁坐下,“小姐……小姐你……”

    芍药的话还未问出来,秦敏便抬头朝她看来,不再是红眼眶,而泪流了满面。她说,“芍药,我真的……舍不得他。”

    “小姐,你,你……你哭了,你哭了……呜呜……”芍药忍不住哭起来。

    是的。

    秦敏哭了。

    十年了……

    她忍了十年,藏了十年。

    今日,她的眼泪终究是流了出来,哭了。

    她尽力了,她昨天晚上就帮顾北月平复了真气。可是,不到半个时辰,那些真气就又开始在顾北月体内横冲直撞,她根本压不住,也不知道该怎么压。

    顾北月昏迷了,昏迷至今。

    她从昨夜一直守到了现在,顾北月都没有醒。

    即便真气没有压住,他也应该醒来的呀!

    她都不知道自己哪里出错了。她不敢想,甚至不敢去探他的鼻息。她无法接受自己赌输了,哪怕在决定赌一把的时候她已经做了输的准备!

    她埋头在膝盖上,呜呜地哭了起来。芍药也跟着哭,小影子和药童站在一旁,也跟着哭。

    悲戚的哭声,苍凉了整个院子,整个无涯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