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八十一章 大导演李鸿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很清楚沙俄方面肯定不会轻易上当,故意一再分兵引蛇出洞的曹炎忠当然做好了耐心等待的心理准备,结果也不出曹炎忠所料,分兵的当天,沙俄军队和沈阳清军一起按兵不动,到了第二天上午时,沙俄军队和沈阳清军的主力还是不见动静,仅仅是由清军方面派遣了一些斥候轻骑在吴军大石桥营地附近游弋,小心探察吴军营地的各种情况,还除非是恰好与吴军斥候正面相遇,才会与吴军斥候互相开枪射击,否则一般都是远远看到吴军斥候就马上远遁,尽量避免与吴军斥候发生冲突。

    这一情况一直到了下午都没有发生改变,结果这么一来,不但钱威和蒋玉泰等吴军将领,就连成竹在胸的曹炎忠也难免有些七上八下,忍不住向吴观礼、严咸和李鸿章等幕僚文官说道:“怪了?怎么沈阳那边一直不见动静?就算罗刹洋鬼子肯定会怀疑我们分兵是为了诱敌,也应该派一些乱党军队来试探一下我们实力情况啊?难道说,罗刹洋鬼子已经彻底看穿我们的目的,下定决心不上当了?”

    吴观礼和严咸等人都是比较传统的文官,擅长钱粮、文笔和施政却短于军事谋略,自然看不出其中蹊跷,不敢胡说八道扰乱曹炎忠的判断,惟有曹炎忠向江忠济借来的李鸿章马上开口,答道:“罗刹人能够看穿我们的目的倒是肯定的,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这么大胆分兵,换了是谁都会怀疑我们是在引蛇出洞。但是说罗刹洋鬼子下定决心不上我们的当,这点又绝不可能。”

    “少荃这话什么意思?尽量说明白点。”曹炎忠问道。

    “很简单,这是罗刹洋鬼子唯一能够掌握主动权的机会。”李鸿章朗声答道:“现在的情况是,假如罗刹洋鬼子不肯抓住这个机会出兵和我们决战,等我们的偏师拿下了铁岭退兵回来,沈阳战场的主动权就会完全掌握在我们手里,罗刹洋人也就只剩下了凭城死守这一个选择。”

    “而罗刹洋鬼子要想改变这一局面,掌握东北战场的主动权,惟一的办法就是赶紧出兵来打我们的大石桥营地,烧毁我们囤积在大石桥的粮草弹药,一举奠定胜势,这么好的局面放在罗刹洋鬼子面前,由不得他们不会动心。”

    “话虽有理,但洋鬼子为什么到现在还没动作?”曹炎忠追问道。

    “鱼吃鱼饵的时候,还要围着鱼饵转一转碰一碰,试试鱼饵里是不是藏在鱼钩,更何况是人?”李鸿章自信的说道:“耐心的等着,罗刹洋鬼子那边肯定会有动作,只不过现在对他们来说时间还很充足,所以用不着急着试探我们。”

    曹炎忠是个听得进劝也沉得住气了,听了李鸿章的分析后心中稍定,便也不再去徒劳担心沙俄军队是否不会上当,定下心来只是耐心等候敌人的下一步动作,李鸿章则十分卖力一一接见出营哨探的吴军斥候,了解吴军斥候巡逻探察时发现的各种细微情况,借以分析敌人的策略打算。

    整整一个白天都没什么动静,可是到了晚上二更时,当大部分的吴军将士都已经进入了梦乡之后,营外的吴军暗哨却突然鸣枪报警,警告说有敌人来发起偷袭,值夜的吴军将士赶紧进入各自阵地备战,然后很快的,还真有一支戴着红缨斗笠帽的清军队伍出现在了吴军营外的西南处,向吴军营地发起了进攻。

    战斗并不十分激烈,轻装潜行过来偷袭的清军连相对比较轻便的劈山炮都没有携带,光靠开枪射击和投掷用黑火药制成的火弹焚烧吴军营防工事,对吴军营地自然形不成什么大的威胁。然而即便如此,曹炎忠还是匆匆披衣起身,赶到中军大帐调派了一支预备队侯命以便应急,李鸿章和吴观礼等人也匆匆赶到中军大帐侯命,等待曹炎忠吩咐。

    已经在战场上摸跌滚打了十几年时间,不用亲临第一线观察,光是靠听枪声的密集程度和连续时间,曹炎忠和李鸿章就一致断定来敌最多只有千余人,装备的也大都是已经比较落后的米尼枪和燧发枪。然后李鸿章很快就对曹炎忠说道:“曹大帅,鱼开始来碰鱼饵了。来敌的目的不是为了攻破我们的营地,甚至都不是为了摸清楚我们的装备情况,就是为了试探我们的反应,要看我们怎么应对他们的偷袭。”

    “那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应对?”曹炎忠问道。

    “卑职认为应该强硬还击。”李鸿章沉声回答,又说道:“不过在黑夜之中贸然出营反击,有些过于冒险,还是用我们的后装炸炮吧,打一些苦味酸炮弹出去。”

    “来的只是很普通的乱党军队,装备一般数量也不多,直接用苦味酸炮弹招待,太浪费了吧?”曹炎忠盘算着问道。

    “曹大帅,如果你是罗刹洋鬼子的主帅,看到我们拿苦味酸炮弹招待不够格的乱党军队,你会怎么想?”李鸿章反问道。

    李鸿章的反问让曹炎忠开动起了脑筋,设身处地的仔细琢磨了一段时间后,曹炎忠醒过味来,说道:“没错,是应该怎么办。假如我是罗刹洋鬼子的主帅,看到我们拿最重要的苦味酸炮弹迎接他们的偷袭,肯定会怀疑我们是外强中干,底气不足,不敢冒险大意甚至还有些胆小,这样一来,我才更有胆子出兵决战。”

    “大帅高明,卑职也是这么想。”李鸿章点头,又说道:“卑职还认为,假如乱党军队是在白天来试探我们,我们就应该更加强硬的还击,这样才能迷惑罗刹洋鬼子的判断,更加坚定他们的决战决心。不然的话,一旦示敌以弱,罗刹人肯定会怀疑我们是在示弱诱敌,反倒不敢下定决心出兵决战。”

    “不愧是我们镇南王的师兄,果然擅长随机应变。”曹炎忠又赞许了李鸿章一句,然后才派人传令,吩咐调派十门后装膛线炮到营地助战,拿大炮打蚊子,用苦味酸炮弹轰击营外确实根本不够格被这么招待的敌人。

    巨大的爆炸声很快就因此响彻了吴军营外的野地,虽说黑夜之中炮弹的命中率不高,清军的队形又比较松散,导致吴军的炮火降低,然而横飞的弹片还是打死打伤了不少的清军士兵,同时熊熊燃烧的苦味酸火焰还照亮旷野,暴露了许多清军士兵的身形,吴军将士的火枪命中率也因此开始上升,所以没过多少时间后,这支本来就士气不高的清军队伍就主动撤退,逃向了沈阳方向,吴军依令没有追赶,这场规模不大的夜间骚扰战也就此结束。

    …………

    战斗情况很快就被随着清军一起到前线观战的沙俄军官报告到了俄军主帅卡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